Uncategorized

    我悲哀的发现,我现在只能看类似the big bang theroy这类的美剧,它显得高智商,而且就算有漏洞我也看不出来——谁弄得懂理论物理那些东西。。总不能一边看一边让苏浙同学在旁边给我解释。

我估计这是被阿西莫夫被惯的。。。这个科学家出身的小说家无论写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在逻辑上严丝合缝。

发此感叹是因为这几天一直在看HUSTLE。之前被推荐了好几遍,因为其中的高智商犯罪被描述的神乎其神。现在我看到第二季,却突然发现。。。即使我不动脑筋,也会看出其中一些纰漏。起初我没有意识到,在我意识到之后,我就对这部片子失去兴趣了。

最近我还憎恶暮光之城。。。这个犹如琼瑶席绢言情小说一样的小说。。。披上魔幻的定语真是有辱写魔幻小说的那些作者的智商和想象力。。。我死也不会去看根据其改编的电影的 。

那为什么我还这么挚爱哈利波特?

好吧。。我就继续跟lie to me之类的片子吧。。和医学生物学等等等等有关的都可以。。因为里面的科学我都不懂。

——-

突然发现我也有点Sheldon~

想起来妈妈来北京后,她有天不耐烦地跟我说,你怎么什么都有“御用的”。。。。。我每次吃饭是都要从一堆一模一样的筷子中拿出一个不一样的,说这是我的御用筷子;打乒乓球时说,哎呀我的御用拍子上哪里去了。。。

我还霸占了大的写字桌,在发现我讨厌大写字桌散发的涂料气味之后,就直接霸占了苏浙的小写字桌。。。之后还不满意,于是精心将其位置调整到了新位置,当苏浙和妈妈问为什么是这个位置的时候,我说因为这在两个窗户之间,可以抬头看见风景,而且早晨直射的阳光不会让屏幕看不清,blablabla~

啊。。幸好苏浙一点都不Sheldon,他无所谓用哪个筷子哪个碗。。。。当然他有他的御用的杯子的。。。。

恩。。。我不Sheldon的时候会抢着穿他的拖鞋。。。羽绒背心。。。大毛衣。。。。有时候也抢他的御用杯子。。。。

我好像越来越罗嗦了。好吧我不写了。

【读书】

Carved gallant genre scene with figurines from...前几天刚和苏浙同学讨论过辐射和变异的问题,今天看到阿西莫夫的帝国系列中就有类似的想象了。

当时我的问题是,如果辐射导致变异,那么微波炉和安检设备会不会让置于其中的细菌变异,然后生产出令人畏惧的变种?

苏浙的回答是,这种辐射是小剂量的,和核爆炸的剂量无法比拟。而且变异之后的生命体是不稳定的,更加容易死亡。这也是苏联核爆炸辐射后有硕大如猪的鼠,但是并未出现科幻片般的猪鼠肆虐案——因为很快它们就死掉了,并且无法繁殖。

但是更加让我吓一跳的回答是,我们地球本身就充满了辐射,也正是因为此,我们星球上的物种才如此多样化,才会有进化。这似乎是个常识,但是我却将它忽略了。记得在看阿西莫夫其它系列的时候,他不止一次说到地球的辐射和生命多样性。

阿西莫夫的苍穹微石就想象了地球的辐射剂量加大之后会如何。他设想人的生理状态在变化,但是依然处于稳定状态。没有变得是人性和社会结构——专制的~满足自己膨胀的~

这也似乎是阿西莫夫在此后不断探讨人类应该有何种社会结构才能减少杀戮和悲惨的潜因。他最后寻找到的是一种类似现实版matrix的解决之道——在一个星球,乃至一整个星系中,每种物质,包括每个人,每个动物,都恰到好处得知道自己应尽之则,他们之间存在通感,雨水不会多下一点,人也只吃必要的食物,这些物体的分子在彼此之间循环,达到平衡。

这是最佳的人类生存之道,阿西莫夫说,这也是他小说中一个伟大的机器人缔造而成的。但是如果果真如此,没有了变异,是否是最好的世界。

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这或许是最好的稳态,但是如果有外力介入呢。

大学的时候探讨联邦制和大一统,讨论的结论就是,因为联邦制的各个州有着自己独立的体系,它是一个小小平衡社会。人们选择在哪个州建立公司,在哪个州结婚或者离婚,事实上是进行一系列的实验,来测量这些制度的实效——犹如外界的自然在测试各种变异一样。

写这个还真是没有意思~只是每次阿西莫夫都能让我惊讶一下,他真了不起

Technorati 标签: ,,

Reblog this post [with Zemanta]
【读书】

   

之前不写是因为发热了 IMAGE_163
    这周没写是因为许久不写就觉得无话可说

上上周的某天,梦见年轻时候的妈妈 ,很漂亮,站在洒满阳光的楼梯上,招呼着那些同样年轻时的张间阿姨等等…….特别动人

基地系列已经全部看完,久违的机器人丹尼尔在最后的篇章中出现,让人激动不已。

小的时候看漫长的电视剧,每到结束,总让我很伤感。因此我总是期望在别的地方能看到这些剧中了的主角们,并想象他们剧终后的日子如何

阿西莫夫让我来不及伤感,因为它安排机器人丹尼尔再次出现,告诉我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不到剧终。

不知道阿西莫夫究竟是如何在创作之前想象这个漫长的故事的,这个漫长的故事的确是个历史,每册书中出现的都是新的主角,之前故事中的人只存在在故事书中的历史中。等到看到最后一册,第一册已经是好几百万年前的事儿。悠远而让人感伤。无常之中的有常,好歹也算是安慰。

在网上买到了阿西莫夫的The gods themselves。古旧得要命。而且第一章从第六章开始,让人期待万分。第一次打开这个这个第六章的时候是在苏浙单位门口的肥西老母鸡店。。现在看着这本书,就会有点鸡汤的感觉浮上来

Technorati 标签: ,
Uncategorized

度,我以为阿西莫夫黔驴技穷了。他的基地系列写了n个故事,历时几百万年,读到其中一段我甚至以为他再无包袱可抖。
结果,写到基地与地球,一波高潮再起。他用他那颗物理学的大脑探讨了一下哲学家们经常思考的个体意识和群体意识。。。俨然是阿西莫夫本人化身为男主角,站在错综的花园小径前,看选择哪条道路会通往何种结果。
想起上周去科学松鼠会,一小撮科学家们在探讨人工智能,探讨到最后,俨然也是对人性和哲学的思考。“如果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智慧,那它是一个新的人种,和白种人、黄种人、黑人一样,我们没有权力控制它,它应该得到人类应该有的权利。”这种话看似稀松平常,但在讨论过机械、仿制、机器人威胁等等话题之后,从一个专注于“物”的人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蛮震撼的。
好的科学家,必定是个哲学家。不过这种断语没有意义,因为哲学观的改变似乎一直是被科学的演进所推动的,尤其是近代之后。

Uncategorized

度,我以为阿西莫夫黔驴技穷了。他的基地系列写了n个故事,历时几百万年,读到其中一段我甚至以为他再无包袱可抖。
结果,写到基地与地球,一波高潮再起。他用他那颗物理学的大脑探讨了一下哲学家们经常思考的个体意识和群体意识。。。俨然是阿西莫夫本人化身为男主角,站在错综的花园小径前,看选择哪条道路会通往何种结果。
想起上周去科学松鼠会,一小撮科学家们在探讨人工智能,探讨到最后,俨然也是对人性和哲学的思考。“如果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智慧,那它是一个新的人种,和白种人、黄种人、黑人一样,我们没有权力控制它,它应该得到人类应该有的权利。”这种话看似稀松平常,但在讨论过机械、仿制、机器人威胁等等话题之后,从一个专注于“物”的人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蛮震撼的。
好的科学家,必定是个哲学家。不过这种断语没有意义,因为哲学观的改变似乎一直是被科学的演进所推动的,尤其是近代之后。

Uncategorized

    好冷啊,冷得打字都不利索了。

    回家前一天,梦见拿着wii腾空而起,在犹如动漫游戏一般美丽又仙幻的漓江上飞。迎面会过来大船或者秀丽的山。我按动wii左边的按钮,上面的怪物就会高亮显示,按动右边的按钮,就进入打怪模式。

    如是我拿着wii,往左一点就会往左飞,往有一点就会往右飞。一个怪物袭来,我拼命想,怎么往上飞啊,差点惨遭怪物毒手。

    醒来后,我想这个做出游戏因该能热卖。我现在灰常灰常想玩这个游戏。

——–我是想玩游戏的分割线———–

    昨天拿着《机器人与帝国》看的时候,犯下了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行——我出乎我意料的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结局。

这让我很伤心,因为我知道其中一个读心机器人死掉了。并。。。瞬间失去了接着读的欲望。

因此,以后我要写小说,我要让读者即使翻到最后一页,也不明白结局究竟如何。。。。。。。似乎八百万中死法就是这样一本小说,哎呀我至今还没有把书还给咱老师呢。

其中机器人争论关于人类概念是否应该放入修正第一法则的争论,可以拿给愤青们看看。惊叹萨根和阿西莫夫在这些方面的思考。

Uncategorized

    好冷啊,冷得打字都不利索了。

    回家前一天,梦见拿着wii腾空而起,在犹如动漫游戏一般美丽又仙幻的漓江上飞。迎面会过来大船或者秀丽的山。我按动wii左边的按钮,上面的怪物就会高亮显示,按动右边的按钮,就进入打怪模式。

    如是我拿着wii,往左一点就会往左飞,往有一点就会往右飞。一个怪物袭来,我拼命想,怎么往上飞啊,差点惨遭怪物毒手。

    醒来后,我想这个做出游戏因该能热卖。我现在灰常灰常想玩这个游戏。

——–我是想玩游戏的分割线———–

    昨天拿着《机器人与帝国》看的时候,犯下了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行——我出乎我意料的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结局。

这让我很伤心,因为我知道其中一个读心机器人死掉了。并。。。瞬间失去了接着读的欲望。

因此,以后我要写小说,我要让读者即使翻到最后一页,也不明白结局究竟如何。。。。。。。似乎八百万中死法就是这样一本小说,哎呀我至今还没有把书还给咱老师呢。

其中机器人争论关于人类概念是否应该放入修正第一法则的争论,可以拿给愤青们看看。惊叹萨根和阿西莫夫在这些方面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