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省己身牌鸡汤】

误打误撞,翻完了麦肯锡一个人1987年写的pyramid principle,看完觉得,原来我那么多年工作意识到的东西,她都写了;我觉得玄乎只在直觉的东西,她也写了。真觉得应该丢给逻辑从来梳理不清的记者看。。。呃,不过我自己也未必逻辑从来都梳理的清。

还有看critical thinking,那句思辨过程其实就是value证据再做出判断的过程,真是说的好。但里面讲的证据,其实就是证据法里学到的啊。。。。我相当于是守着这些知道的东西,却完全不懂触类旁通,依然在黑隧道里摸索一样。

还有关于教育的讨论。为一篇说海淀如何拼娃吵翻天。。。但如果有更多的框架,儿童认知和心理学,就知道争论的都无意义,大多是表达焦虑和主观猜测而已。

越来越觉得大多道理,思维方式,路径,其实都有前人研究过做过阐释,只是我坐井观天而已。

Uncategorized

决定给奥斯汀取名为大烤肉国。

SXSW edu 结束,阴雨绵绵,整个人所有力气似乎都用光在了panel上,连脑袋里都是浆糊。

但走到Copper Old Time时,活过来了。

长条凳,的确很old time,一个大学食堂一般的点餐台,只是点餐之处满满放着各种烤肉。一个豪迈大叔就来问,你要吃什么,我说,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并且陡然生出气吞山河之感。大叔切完,问,你就要这么点?然后我嚣张的气焰一下就没了。

切下来的肉也不讲究,往一个红色餐盘里一堆。拜托,那种盘子我们一般是用来托碗啊碟子的,你就这么让肉胡乱一堆合适吗?人家不管啊,转手将肉交给另外一个大叔,另外一个大叔就把肉放在秤上来过秤,然后将这些肉用油纸一包,打上价签,交给你。这时么如果将他的英文翻译过来,应该是,客官,您的二两牛肉三两肋排。。。。

的确很好吃,想到奥斯汀通常炎热干燥,一些小业主就在卡车里做着烤肉生意,吃客们就露天喝着啤酒吃着烤肉,简直就和我们吃烤串的意境是一样的嘛!

怪不得硅谷那么多人搬到奥斯汀来了,如果能,我也要搬来!

可惜没拍照,拿来yelp的图,充数Cooper's Old Time Pit Bar-B-Que - Austin, TX, United States. Meat Meat Meat

Cooper's Old Time Pit Bar-B-Que - Austin, TX, United States. Here is the meat station.  The server is cutting Pork Ribs.

Cooper's Old Time Pit Bar-B-Que - Austin, TX, United States

Uncategorized

这次参加SXSW Edu,一点都没有两年前的兴奋感。

不过想想也是,两年前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听嘉宾说什么都有启发。两年中看了一些书,很多博客,零零散散关注着业内,所以再听Panel,觉得他们说的我都知道。

也算是成长了吧。

比较有启发的在于,美国学界在说如何将那么多研究成果translate成为practice。这也回答了我之前的困惑:教育这么专业的事情,心理学行为学做了那么多研究,为什么没有一个像操作手册一样的东西。

另外一个老师说到有些孩子学到的东西,不是分数能够体现的。例子是,一个一年级的小不点儿跟着老师观察蚂蚁,然后写了一篇30句句子的文章。他们觉得超级了不起,因为没多少一年级小孩能做到。然后我就激动的想到了墨点,他可是在上周写了一本书呀。。。虽然前后也没几个句子。

此外,接着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吧。

 

【读书】

最近在看Our kids,哈佛的一个政治学家写的书。里面用了大量田野调查的案例,来证明此后的社会分层会越来越严重,而且是好不了的。

角度是从教育出发的,就我看的前半部分,基本上说的是,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富裕的人,对教育也更加重视,也愿意给孩子更多陪伴时间和教育资源,小孩子无论是在认知、情商等各个方面都发展得很好;只受过高中教育或者更差的,他们本来赚的就少,还没有更多的心血和资源在小孩身上,这样的小孩从出生没几个月无论是认知水平还是情商水平都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再加上日后的各种身心压力,能不抑郁不酗酒就已经是奇迹了,更遑论逆袭。

也是碰巧,看到了1996年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被称为The Sugarscape的计算机计算机模拟经济演化的实验,结论是,只要给足够多的时间,社会财富分布不可能是平均的,永远是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状态。到了不可持续的状态,社会就崩盘了。。。也就是战争会到啦,人类社会重新清盘。

此前更多人可能是从资本的力量来说明这种贫富的分化。但看到教育这种本来应该起到缩小gap的因素,事实上实在扩大这种分化,也是蛮让人心惊的。

如果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放在一起,例如发展中国家经济的衰退,欧洲的衰落,美国那么多落魄白人被Trump煽动,也许还没到人工智能的奇点,社会分化带来的清盘临界点就已经不远了。

 

童话

对于Qimo这样6岁还不到的小孩而言,世界有坏人这个事实是多么的惊悚。

当然,他的那些聪明的小精灵们也讨厌坏人。

但有一天,小精灵们真的碰到了一个坏人,拿着枪,还有刀。

“不要啊,我不要坏人靠近啊!!”好几个小精灵大喊。

“别怕别怕,我们是有魔法的对伐?我们应该怎么施展我们的魔法。“一个小精灵手忙脚乱的说。

“你得说咒语,叽里咕噜砰砰!”

话音刚落,小精灵们惊讶的发现,枪中射出来的子弹看起来都是MM豆。最最馋的一个小精灵已经张开嘴,就等着MM豆落到自己的嘴中。

这是怎么回事?连坏人都吓了一跳。

“叽里咕噜砰砰!!”“叽里咕噜砰砰!”小精灵们都嚷嚷着这个咒语。坏人发现自己的枪变成了香蕉,但即使变成了香蕉,却还在往外发射甜甜圈、MM豆、棒棒糖和巧克力。

“我爱这个咒语。”小精灵们一个个蹦蹦跳跳,还不停嚷嚷着。

“叽里咕噜砰砰——海苔!”一个小精灵突发奇想,这样嚷嚷了一句。

砰——!坏人那件满是口袋的衣服里现在装满了一包包海苔。小精灵们蜂拥而上,人手一包海苔——他们最喜欢海苔了!

“我恨叽里咕噜砰砰!!!”坏人嘟囔着,拔腿就跑,边跑,“叽里咕噜”咒语让他身上冒出的各种糖果让路边的人都以为他是个促销员。

“我从来不知道我们有这样的神奇力量呢!”一个小精灵说。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应该主动去找到坏人,然后对他们说叽里咕噜砰砰!”另一个小精灵说。

于是他们就开始四处游荡,去找坏人们。

游荡到大街,看到了一个小偷,叽里咕噜砰砰,小偷手上冒出了巧克力,小偷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讲他最爱吃的巧克力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入了别人的口袋。

游荡到森林,看到了一个偷偷砍树的人。叽里咕噜砰砰,哈哈,伐木人手中的斧子变成了一个洒水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在给树木浇水。

小精灵游荡了一整天,找各种能够施展叽里咕噜咒语的地方。等到走不动了,他们一路叽叽喳喳的回家。到家门口,哦,不,居然有个坏人正想要进入他们的家。

“叽里咕噜砰砰!“小精灵们一起说。那个坏人转过头来,手上多了快递包裹。他不由自主将包裹递了过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称职的快递员。

小精灵们欢呼着接过包裹,拆开,里面有数不清的好吃的,橙子,巧克力,彩色补丁和泡芙~~~~~最后,还有一封信。

“写的是什么?”小精灵们好奇地把头凑到一起来看。

“谢谢你们发现了叽里咕噜咒语,你们正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哦!”信上写。

 

 

 

Uncategorized

重新倒腾起这个博客,把域名给买了回来,还把长久以来封存的博客存档也倒了进来。

曾经想,过去的就过去了,不想再看以前写的那些幼稚的文字,太过可笑。但现在虽然看起来还是很可笑,但似乎也没那么让人汗颜。

以前那些朋友也不会想起来这个域名后的博客会重新开张吧。

想起来这个是因为觉得自己总是在不断学到,又不断忘记。如果有什么东西能提醒自己去年这个时候看了些,思考了什么,意识到什么,是不是会更加有积累感?

而自己搭建一个博客,并且加上一个Time Machine的功能是最适合的吧。

算是2016年的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