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一些事,对某些人而言理所应当想都不会费力去想一下,对另外一些人而言,简直就要头疼死。

人际关系之于我大概就是这样。

最好的状况应该是,大部分情况都自己呆着。要打交道也只和最亲密的朋友和亲人。再不然,就是那种萍水相逢,这次笑着聊天,下次就不再见面的那种。

但偏偏生活中还有好多其它人际关系。

例如,有一家离家很近很方便的咖啡馆,午餐做得也好吃,我愿意天天都在那里工作,把它当作我的食堂。

但不妙的情况开始于咖啡店老板和我打了招呼,并和我聊了十几分钟的天。我们成为了“彼此认识”的人。这意味着我下次进这家咖啡馆时,要和他打招呼,要接受他的问候。有时候我工作到一半,他也会过来朝我眨眨眼睛,问我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为什么不能回到我们彼此不认识的时候呢,相安无事多好。

我还害怕在朋友圈加新朋友,或者任何聊天软件中加朋友。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能妙语连珠,而我却笨拙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不那么亲密的人,为什么不能有事说事没事闭嘴,为什么一定要成为一个风趣的段子手?

也害怕同事,不管是现在的还是前同事。保持同事关系似乎在于不断聊天,但我不会聊天啊,我是冷场王啊,我到底要怎么谈笑风生。

甚至要不要点赞都要想半天,我觉得我没救了。可能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给谁都赞一下。

Uncategorized

丹尼尔•卡尼曼基本上就是在打脸老派的经济学家们。

但David Grether 和Charles Plott做为经济学家能承认理性人的缺陷还真了不起

Uncategorized

因为自己也不是什么聪明人,所以一般不敢嫌弃人家。

但今天从早到晚,遇到了一堆庸人折腾事的事儿。。。只要稍微做点功课就不至于这样啦!他们为什么就这么不清不楚,带来的损失却是要大家来承担的。

Uncategorized

Daniel Kaheman提到一个例子,说,又一次他去给以色列空军做培训,并且说奖励要比惩罚的效果更好。

一个军官站起来反对,说,你知道吗,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每次一个飞行学院做得不错,我表扬了他,结果下一次他一定做得超级差,插到我忍不住要吵着他的耳麦吼,一般被狠狠吼一顿之后,这个学员下一次就飞得挺好了。所以,惩罚要比表扬有用啊。

但其实这可能和表扬批评完全没关。会表扬一定是因为做得尤其好,在一个人做得尤其好的时候,下一次做得没有上一次好的概率更大,看起来就是做得差了。。。而被看到做得差的时候,再差也没有什么空间了,所以做得比上一次更好的概率更大。

所以。。。吼了墨点一顿。。。。他貌似能够变乖一段时间,这是错觉。。。错觉。。。错觉。。。。

 

Uncategorized

和Ray的爸爸聊起来,说那些小屁孩都已经开始说谁谁fall in love 谁谁了。我们家Qimo爱的是maia。

Ray的爸爸若有所思,嗯,那我们家Ray估计爱的也是这个女孩,因为虽然不肯说是谁,但说是个M开头的女孩。

Ray的爸爸说,我一年级也爱上过一个女孩啊。Ray就追问,那你有没有告诉她呀。Ray的爸爸说,当然没有,因为那是他同学的姐姐,已经5年级了。

不过有后续,当Ray的爸爸21岁时,他开始和这个大他4岁的女孩dating,并告诉他一年级开始就喜欢她了。

听起来好浪漫!

想来我六年级喜欢的男生现在也在硅谷呢。

Uncategorized

前几天老头晕,困得要命,恨不得一天能睡10个小时。老怀疑自己发烧了,一量体温,也不过37度。

结果今天去参加了F8,赶了个稿,联系了诸多事宜,反而精神好得不得了。

所以我要勤劳点,有时没病,就是懒病~~

【读书】, Uncategorized

今天看书,终于看到了基于system 1和system 2的科学解释:

当你的system 2在忙的时候,它就没时间管你的system 1了,但你的system 1就是一个没有自控力的家伙,所以趁着没人管,就使劲吃吃吃。

哦,补记一笔:

system 1 就是不过脑子,怎么容易怎么来,但反应又特别快的那一部分。

system 2 是深思熟虑的,更加自律的那一部分。自律,思考,反省。。。等等

但他们使用的attention,mental energy是共用的,一个用了另外一个就没得用了。

所以

减肥的人不该什么都不吃啊,否则看到好吃的更加忍不住。以及减肥的人一定更加暴躁,因为控制了自己吃的欲望之后,就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以上可以看作一个吃货在给自己各种找吃的理由)

以及,对家人态度更差的,会是那些在职场中付出很多脑力或者需要更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吧

好喜欢system 1&2的比喻,因为容易让我想到cat in the hat 里的Thing one and Thing two

—-

有趣的是,现在看到的书几乎都会提到那个棉花糖实验。

system 1&2d 角度去解释就是。。。那些有自控能力的孩子,会有更多的mental engergy留给system 2,所以他们今后也会花更多在system 2,他们在认知上得到的engergy就更多。。。。所以日后更加成功。

总之就是,system 2需要更多的自控能力和毅力。如果能用好这种能力,那也就更聪明,更能控制自己情绪。。。种种。。。。

理性和智商不是一回事情。

智商高的人也有可能不理性,更加急着去给出答案,抖激灵。

反应慢思考慢的人也不一定就是笨人。。。。只要用好system 2.

 

 

 

Uncategorized

决定给奥斯汀取名为大烤肉国。

SXSW edu 结束,阴雨绵绵,整个人所有力气似乎都用光在了panel上,连脑袋里都是浆糊。

但走到Copper Old Time时,活过来了。

长条凳,的确很old time,一个大学食堂一般的点餐台,只是点餐之处满满放着各种烤肉。一个豪迈大叔就来问,你要吃什么,我说,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并且陡然生出气吞山河之感。大叔切完,问,你就要这么点?然后我嚣张的气焰一下就没了。

切下来的肉也不讲究,往一个红色餐盘里一堆。拜托,那种盘子我们一般是用来托碗啊碟子的,你就这么让肉胡乱一堆合适吗?人家不管啊,转手将肉交给另外一个大叔,另外一个大叔就把肉放在秤上来过秤,然后将这些肉用油纸一包,打上价签,交给你。这时么如果将他的英文翻译过来,应该是,客官,您的二两牛肉三两肋排。。。。

的确很好吃,想到奥斯汀通常炎热干燥,一些小业主就在卡车里做着烤肉生意,吃客们就露天喝着啤酒吃着烤肉,简直就和我们吃烤串的意境是一样的嘛!

怪不得硅谷那么多人搬到奥斯汀来了,如果能,我也要搬来!

可惜没拍照,拿来yelp的图,充数Cooper's Old Time Pit Bar-B-Que - Austin, TX, United States. Meat Meat Meat

Cooper's Old Time Pit Bar-B-Que - Austin, TX, United States. Here is the meat station.  The server is cutting Pork Ribs.

Cooper's Old Time Pit Bar-B-Que - Austin, TX, United States

Uncategorized

这次参加SXSW Edu,一点都没有两年前的兴奋感。

不过想想也是,两年前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听嘉宾说什么都有启发。两年中看了一些书,很多博客,零零散散关注着业内,所以再听Panel,觉得他们说的我都知道。

也算是成长了吧。

比较有启发的在于,美国学界在说如何将那么多研究成果translate成为practice。这也回答了我之前的困惑:教育这么专业的事情,心理学行为学做了那么多研究,为什么没有一个像操作手册一样的东西。

另外一个老师说到有些孩子学到的东西,不是分数能够体现的。例子是,一个一年级的小不点儿跟着老师观察蚂蚁,然后写了一篇30句句子的文章。他们觉得超级了不起,因为没多少一年级小孩能做到。然后我就激动的想到了墨点,他可是在上周写了一本书呀。。。虽然前后也没几个句子。

此外,接着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