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当然包括我写的。

很早就开始自我怀疑,觉得商业报道是没有意义的。一方面是,公司对于我们是黑盒子,很是事实记者都不知道;另外一方面,哪儿来那么多原因,以及凭什么我们对这些原因这么有自信。总而言之,就是一方面说着要客观,一方面主观得不得了。

Kahneman的第19章几乎就是证实了我的这个想法。简单说来,就是公司发展好坏,运气成分占很多,CEO好坏的相关指数占0.3,公司文化可能又只占零点几。。。。。所以基业长青这种书就是瞎说八道。是因为人们归因的倾向太厉害了,总是要找点简单的原因才罢休。

更重要的是,选出来的这些公司是因为太出色了,所以之后也会regression to the mean,所以之后也未必那么好呢。

我写苹果也一样啊。业绩好,我写Cook其实是个运营能收,业绩不好,我写Cook创造力不够;如果下一次业绩又好了,估计我又会写Cook擅长寻找新的增长方向。

所以梅耶尔是个倒霉蛋。如果按照贝叶斯分析,前提条件是雅虎本来盈利的可能性就不高,她即使能力挽狂澜也只增加了30%的可能性,所以雅虎还是不成。

当然如果事情成了,对梅耶尔的判断就又不一样了。会像描述马克·扎克伯格一样去描述她吧。

但我说的“我很早就开始怀疑”。。。这个说不定也是我的hindsight。

 

【读书】

如果用Mindset那本书来解释呢,就是一般小时候聪明的小孩,觉得自己聪明是天生的,而不是努力的结果,因此不会更加努力,遇到挫折也会觉得自己不再聪明了。。。。

如果用regression to the mean的方式来解释,就是小时候神童真是太小概率的事件了,超出均值。统计学上日后回归均线的可能性更加大。

两种解释都行得通。

当然更有趣的是贝叶斯统计在里面的应用。

Kahneman给出的那个4岁阅读很好的小孩,长大后GPA如何,公式这样:

Reading age= shared factors+factors specific to reading age=100%

GPA = shared factors+factors specific to GPA= 100%

所以shared factors成为了决定corelation系数很重要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有天分啦,是不是养成了勤奋自律的好习惯啦,是不是真的有阅读的热情啦。

所以如果从一个学究的角度去看小孩子小时候成绩如何,就不能只看到一个分数啦,要看这个分数背后究竟和日后目标的关系有多大。

 

【三省己身牌鸡汤】, 【读书】

这个实验很好玩。1990年代早期,德国心理学家Norbert Schwaz带领做的。

实验室,你要想出一些专断独行的例子,然后再判断自己是不是真的专断独行。一组人要列出12个,一组要列出6个例子。结果是,那些绞尽脑汁想出12个例子的人普遍觉得自己没那么专断独行。

这个被称为 ” the role of’ fluency ”

一些例子还包括:

如果要想出更多的论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那这些人在做选择的时候就没有那么自信了。

回想过去一段时间自己骑自行车的例子。。。然后就觉得自己也没那么经常骑自行车了。

所以想来打击一个人很容易啊,只要说,你给我举十个例子就好了。

或者苏浙声称自己做了很多家务的时候,我就说,你给我举20个例子,你做了哪些家务。。。。

鼓励人也能变得很容易吧

如果下次再有人抱怨她老失败,我就说你能说出你50个失败吗。。。。她估计就不会觉得自己那么失败了

 

 

【读书】

又是system 1和system 2.

为什么人们喜欢看短八卦,因为system 1觉得好轻松。

为什么人们会轻信很多东西,因为相信是system 1的工作,简单归因也是system 1做的事情

system 1是自动巡航系统,所以基本上媒体规律也就被这么决定了。

【读书】, Uncategorized

今天看书,终于看到了基于system 1和system 2的科学解释:

当你的system 2在忙的时候,它就没时间管你的system 1了,但你的system 1就是一个没有自控力的家伙,所以趁着没人管,就使劲吃吃吃。

哦,补记一笔:

system 1 就是不过脑子,怎么容易怎么来,但反应又特别快的那一部分。

system 2 是深思熟虑的,更加自律的那一部分。自律,思考,反省。。。等等

但他们使用的attention,mental energy是共用的,一个用了另外一个就没得用了。

所以

减肥的人不该什么都不吃啊,否则看到好吃的更加忍不住。以及减肥的人一定更加暴躁,因为控制了自己吃的欲望之后,就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以上可以看作一个吃货在给自己各种找吃的理由)

以及,对家人态度更差的,会是那些在职场中付出很多脑力或者需要更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吧

好喜欢system 1&2的比喻,因为容易让我想到cat in the hat 里的Thing one and Thing two

—-

有趣的是,现在看到的书几乎都会提到那个棉花糖实验。

system 1&2d 角度去解释就是。。。那些有自控能力的孩子,会有更多的mental engergy留给system 2,所以他们今后也会花更多在system 2,他们在认知上得到的engergy就更多。。。。所以日后更加成功。

总之就是,system 2需要更多的自控能力和毅力。如果能用好这种能力,那也就更聪明,更能控制自己情绪。。。种种。。。。

理性和智商不是一回事情。

智商高的人也有可能不理性,更加急着去给出答案,抖激灵。

反应慢思考慢的人也不一定就是笨人。。。。只要用好system 2.

 

 

 

【读书】

最近在看Our kids,哈佛的一个政治学家写的书。里面用了大量田野调查的案例,来证明此后的社会分层会越来越严重,而且是好不了的。

角度是从教育出发的,就我看的前半部分,基本上说的是,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富裕的人,对教育也更加重视,也愿意给孩子更多陪伴时间和教育资源,小孩子无论是在认知、情商等各个方面都发展得很好;只受过高中教育或者更差的,他们本来赚的就少,还没有更多的心血和资源在小孩身上,这样的小孩从出生没几个月无论是认知水平还是情商水平都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再加上日后的各种身心压力,能不抑郁不酗酒就已经是奇迹了,更遑论逆袭。

也是碰巧,看到了1996年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被称为The Sugarscape的计算机计算机模拟经济演化的实验,结论是,只要给足够多的时间,社会财富分布不可能是平均的,永远是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状态。到了不可持续的状态,社会就崩盘了。。。也就是战争会到啦,人类社会重新清盘。

此前更多人可能是从资本的力量来说明这种贫富的分化。但看到教育这种本来应该起到缩小gap的因素,事实上实在扩大这种分化,也是蛮让人心惊的。

如果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放在一起,例如发展中国家经济的衰退,欧洲的衰落,美国那么多落魄白人被Trump煽动,也许还没到人工智能的奇点,社会分化带来的清盘临界点就已经不远了。

 

【读书】

月子里看的一本让我欢欣鼓舞的书是斯蒂芬·金的《写作这回事儿》

这本书前半部分是个自传。我觉得这是这几个月来我看到的最好看的传记。

之前看的滚雪球之类的传记也还好,不过论好看一下就被比下去了

就让我想起某本教人怎么写财经新闻的书上说,写财经新闻的,宁可是选学着看财报的作家,也不选学着写作的会计。反正就这个意思吧。

不过要公道一点,财经人物的传记能引起的通感,总要比一个平民出生的作家少一点,而写自传也要比写他传讨巧些。但这些都无法抹杀斯蒂芬·金在运用词句的技高一筹。

然后斯蒂芬·金就开始教人怎么写作。还蛮实用的,简直可以成为《华尔街日报如何讲故事》那样的教材。而且里面举了很多其他作家的例子,会让人会心一笑——哎呀,斯蒂芬·金也喜欢钱德勒和J`K·罗琳的作品啊~这种

—————-

斯蒂芬·金说他很多书都是听的有声书,使得他在开车时也能读书

看到这段我就很抱怨

在verycd上搜到的中文有声书值得听的寥寥,英文资源优秀的倒是很多

不过这也可以想见啦,连电视电影小说都优秀者寥寥,又怎么能指望有声书方面让人意外呢。

恩~非但有声书的内容方面选材让人不齿,朗读者也让人觉得无法忍受

听过BBC版的H·P·,知道了朗读者能如何惟妙惟肖,就再也受不了某些国内朗读者的调调了,尤其是那个艾宝良。

sigh~我的英文听力还是有待提高

—————-

越发觉得北京不是个宜居城市

常州还蛮宜居的

即使梅雨天里也宜居

【读书】

这本书还真是挺好看。尤其是之前刚看过《镜中爹》,就更觉得人和人,不论在思想还是叙述方式上,可以高下立现。

其实和苏浙一直以来都会拿来讨论的话题是,为什么现在的中国在各个方面做得都不行,而在战乱时却出了那么多大家。结论很清晰,不过读了《上学记》会让人更加感慨。

想起来我高中时还有忙里偷闲看闲书的时间,现在表妹正值高中,却天天要晚上9点才能放学回家,整日只学高考要考的三门课,真是扼杀求知欲。如果考上北大清华,或许还有4到7年时间可以自由选课跨系去体验各种新知识,如果考了一个不好的学校,那依然面对的是一堆死规矩和暮气沉沉毫无思想的老师。

这样想下去,那建国后的那套思维方式不止害了两三代人,还会子子孙孙无穷匮矣。

撇去这个不说,一个困惑是为啥中国这么有思想专制的土壤。国民党看起来也是很意识形态,在其管辖范围内只有三民主义政治正确,而且很多做法也和后来关键词做的如出一辙?

何兆武说自己读书是个杂乱无章漫无目的的人,这点让我找到了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一直很苦恼自己为啥看书总是看到东看到西,却不像别人那样有系统肯深入,再加上自己又是个记性很差的人,往往读过就忘。读书不少,但好像一点用都没有。以后再为这事情自愧不如的时候就拿何老先生安慰一下自己好了,他说:“至少有两个很熟的同学批评过我,说我这种读书不行,做不出成绩。的确如他们所说,我一声没有做出任何成绩,可我总觉得,人各有志。”。。。。。反正我也不想做出什么成绩,我也就这样乱读书好了。

还有一个新发现,书和音乐一样,有些能让人平心静气,有些会让人浮躁不耐烦。《我们仨》和《上学记》就属于这段时间读了让我平心静气的书。不过大概也由于这些书都出于平心静气的温文尔雅的老学者之手吧。

—-

ps:刚才重新翻了一遍书,才发现我的疑问原来在《上学记》的一开始何老就已经解释了。我还真是个看书粗心的人。

“孙中山改组国民党以俄为师的思路和当时国际大气候有很大关系。当时英美等老牌西方民主国家正值经济大恐慌,都显得很没落,而苏联的斯大林则气势逼人,有一股方兴未艾的气象。所以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初期,专制独裁乃是一种世界性的潮流,甚至张学良下野岛欧洲游历一番后,也相信了法西斯主义。。。。。。”

BTW: 这本书打动我的程度远远超过我上述写出来的感想,但我也不知为啥我写不出我所有的情绪和感想。

【读书】

春天终于来了,看见桃红柳绿心情都好了一截

而且还有那么多好吃的水果

苏浙称我现在是草莓杀手

不过我不能多吃,据说里面有膨大剂

———-

吃不完的草莓可不可以放冰箱呢

我上网搜

结果看到一个人在百度知道上问

为什么会有草莓这种东西呢

标题下的正文是

我觉得草莓好丑,好装13哦

你说问这个问题的银儿会是虾米样的银儿呢

——-

昨天梦见我要搬家,老家里的东西要统统丢掉。

于是打开一个个抽屉,看见过去用过的本子、老照片、廉价的配饰,一个都不舍得忍,统统装进我的行李箱

然后就坐上一辆车,并且,看着朋友们先下车。

然后就醒了,醒来憋闷得慌

想起前几天边散步边听《我们仨》,走在满是人的路上,正好听到钱钟书走的那段,不可抑制地哭地西里哗啦

觉得杨绛要写《我们仨》,就是觉得一个暮年老人,非但那些记忆已经久远并且没有未来,而且能与之一起珍数记忆的人也已逝,只能用写字的方式将那些人那些事儿定格以便不逝去。

但是对大多数人而言,那些记忆,就像我梦中一个都不愿丢掉杂物一样,之于我珍贵,而之于别人都毫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