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         柴静

回来的飞机上看书,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愣了一会儿,我不认识这个人,只是觉得很少见到这样恬静沉毅的脸,真好看。

看完才知道,我们这些知道李政道,钱学森,钱三强,王淦昌……的人,原本都应该知道他—–他是他们的老师。

李政道大二的时候,是他破格选送去美国,当时李政道才19岁,穿着短裤去办护照,办公的人员都不相信“怎么会是个儿童?”李政道后来说“他决定了我的命运”

华罗庚是初中生,是他让在清华算学系任职,又送去英国深造,华罗庚说“我一生得他爱护无尽”。

那是战乱烽火时代,但后来的重要科学发展所依仗的这些人,是他在那时满地焦土上栽下的桃李。

———可是我为什么不知道他?

深夜里我一点点找他的资料。

他生在上海,父亲是旧式文人,让他从小读经史子集。

他幼年已经以君子“慎独”之道要求自己,修身自省,对跟朋友之间“因小故而致割席”之事也写在笔下:“一时之忿,至今思之,犹有隐痛。”

他讷于言,但一生都保持温润如玉的君子之风。

1915年,他在清华上学的时候,成立清华校史上的第一个学生团体–科学会。

每两周一次科学报告会,轮流作。“范围极广,如天演演说、苹果选种、煤,无线电报之设备、测绘法、力、废物利用,等等”

他当时不过十七岁,拟订的会员守则是:(一)不谈宗教,(二)不谈政治,(三)宗旨忌远,(四)议论忌高,(五)切实求学,(六)切实做事。

那种青翠的朝气里,满满的是中国大学的刚刚起步的生机。

1918,他留学美国,后来在哈佛读博士,导师是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布里奇曼。

他的第一个研究课题,是用X射线短波极限法精确测定基本作用量子H值。实验结果,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和《光学学会学报上》发表,很快被国际科学界公认为当时最精确的H值。

这一数值被国际物理学界沿用达16年之久。

这一年他23岁。

他27岁回国清华执教,很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他的学生回忆“第一届学物理的有4个人,第二届只有两个人,第三届只有一个人。从一年级到二年级,到三年级,都是他一个人教的,所有的课都是他一个人开,不是他想一个人单枪匹马.是他想请人家来,人家不来,也请不到.”

他已不求收获,只问耕耘。

他执教之严也是出名的,他的课给李政道的分数只是83。他允许这学生不听自己的课“因为你看的参考书比我的更高明”,但是“你的实验做的不认真,要扣去25分”

他去世后多年,亲人发现他一直留着当年的那三张答卷,写在泛黄的昆明土纸上。

看史料的时候,会有一种感慨—-在动荡不安的中国大地上,只要给他们一点点空间,中国知识分子能在石缝里栽种下什么?

他是清华物理系主任,这对他自己来说其实是一种牺牲,相当于要放弃了自己的专业研究来作行政的工作。因为他把聘任第一流学者到清华任教列为头等大事。

从1926年到1937年,他先后为物理系和理学院聘来了熊庆来、吴有训、萨本栋、张子高、黄子卿、周培源、赵忠尧、任之恭等一批学者。

吴有训还只不过是刚到校的普通教师,资历年纪都不如他,他把吴有训的工资定得比自己还高,1934年,他引荐吴有训接替自己的物理系主任一职。四年后,他力主吴有训接替自己的理学院院长一职,那时他正当盛年。

冯秉铨毕业的时候,他对他们说:“我教书不好,对不住你们。可是有一点对得住你们的就是,我请来教你们的先生个个都比我强。”

他不光要栽种,他还要育土。

他在1929年又组建了清华理学院,其中包括算学、物理、化学、生物、心理、地学6系。

他说凡是出人才的地方,必然是科学文化最盛行、科学土壤最肥沃、科学气氛最浓厚之地。比如欧洲的哥廷根、慕尼黑和美国的芝加哥等。

中国科学研究停滞数千年,第一次有了这滚热得烫手的雄心:”除造就科学致用人才外,尚谋树立一研究科学之中心,以求中国之学术独立。”

那点嫩芽,是硬生生从石头底下顶上来的。

清华的校史有纪录“早年的清华隶属北洋政府,实行的是校长个人专权,校长多为官员政客,既无多少学问,更不懂管理,且校长更替十分频繁,严重影响了教育教学工作的正常进行。”

1927年,清华成立教授会和评议会。教授会由各科系教授组成,教授会成员投票选举各科系主任。评议会由评议员组成,评议员由各科系推举的教授担任。

第二年,他当选评议员,当时他不满30岁。这个改革,就来自“少壮派”的推动。

日后清华校史的研究者说“教授治校,说白了就是拒绝外行人进入学校管理层,把不懂

科学、不闻学术、不谙教育的人扫地出门,它防止了旧制度下官僚体系对大学教育的侵蚀和破坏,同时把学校的行政权作分散化处理,形成相互制衡的机制,在保障高等院校的民主办学、民主管理,保证学校的独立、学者和学生的思想自由,以及激发创造力方面,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从1929年至1931年的两年间,清华没有官方委任的校长,纯粹由教授会代表全体教授治校。

当时教授会的宣言是:”清华并非行政机关,学校完全可以超出政潮,独立进行”

钱学森是他的学生,了解了这段历史,就会知道,钱学森去世前的遗问,不光指向未来,也是一次拼力的回头一望。

他终身未娶,唯与学生亲厚,当中有一人叫熊大缜,是他人生里最深的一段感情。

网上可以找到熊当时的照片,生气勃勃,可以跃纸而出。他们在那几年里几乎相依为命。

1938年,熊突然对他说要去冀中抗日。

他明知这学生在河北没有依靠相熟的人,又没有政治经验,但是国难当头,他只能送他去,熊走后,他曾“约有十余天,神思郁郁,心绪茫然,每日只能静坐室中,读些英文小说,自求镇定下来。”

他唯一能安慰的一点,是他能够帮着自己的学生在后方搜购一些雷管,炸药等军用物资,

看这书时,我才知道,那些曾经炸碎日军机车车头的TNT药性地雷,是来自这些学生的制造,而不是我们小时看的电影《地雷战》中由农民土法制成。

战争中,熊大缜被疑心是汉奸,秘密逮捕,在没有调查核实,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的情况下,在押送途中被用石块砸死。

从平津来冀中参加抗日的知识分子将近百人受到株连,在这之后,因为再没有科技力量自制弹药,战士们只能拿着空枪,把秸秆塞在子弹袋里作战。

1947年6 月23日,他的日记里写“今日是旧历端午节。每逢端午,吾想到大缜。九年前的端午,他从内地回到天津,那是一个surprise。谁知道以后的事多么可悲。近几天在读《白石道人歌曲》,看到他的‘五日凄凉心事’句,更增悲痛。

建国后他仍然当过一段清华的一把手,一直到1951年。

1968,他已经七十岁,因为熊大缜的事,涉嫌“国民党C.C特务团”被捕。

他在狱中一年半。

看过提审纪录的黄延复说,他所有的话,其实只有一句”我是科学家,我是老实的,我不说假话”。

之后他由红卫兵组织隔离审查。

他出现幻听,认为有电台在监视他,“一举一动都有反映,他喝一口茶,电台就说他喝茶不对,他走出门,电台就叫他马上回去”

他的侄子看着他,“甚觉悲哀”,说“你是学物理的,你知道电波透不过墙,根本没有这种事,是幻觉”

他说“有,是你耳朵聋,听不见”

之后他再次入狱,出来的时候,已身患重病,小便失禁,双腿肿胀难以站立,整个身子弓成九十度。

当时的中关村一带,有不少人都看过他,他穿着一双帮裂头缺的破棉鞋,有时到一家小摊上,向摊主伸手索要一两个小苹果,边走边嚼。

如果遇到学生模样的人,他伸手说“你有钱给我几个”

所求不过三五元而已。

后来他已经渐渐恢复一些神智,有一次钱三强在中关村的马路上碰到他,“一看到老师呢,就马上跑上去跟先生打招呼,表示关怀,先生一看到他来了,马上就说,你赶快离开我,赶快躲开,以后你见到我,再也不要理我了,躲我远远的。”

钱三强当时是二级部的副部长,负责原子弹工程。

他的学生深知他的用意“他知道这么重要的工作,最忌讳同那些政治上有问题的人来往的,他生怕钱三强因此遭到一些不幸。”

两年后,在北大作教师的张之翔骑着自行车,在校外的一所公寓中找到了他。
张之翔说“他已经不认识我了,我说我是张之翔阿,他说哦哦,坐坐。他坐在藤椅上,就给我看,这个腿,两个腿肿得很厉害,走不了路。他也没有牢骚,很平静的。可是人已经不像个人形了。我也没有多少好说的,我说先生多多保重,我就,我就…”

他泪流满面。

“…我就离开了,以后再也没有看到他”。

他的侄子说他从没对任何人讲过自己的悲惨,“他的看法好像是世界上和历史上冤枉的事情很多,没有必要感叹自己的人生”

他只是经常坐在一张旧藤椅上,读点古典诗词或历史书打发时光。

1977年1月13日,他去世。在生命的尽头,钱临照去看他时,他取出《宋书》来,翻到范晔写的((狱中与甥侄书》中的一段:“吾狂衅覆天,岂复可言,汝等皆当以罪人弃之,然平生行已在怀,犹应可寻,至于能不,意中所解,汝等或不悉知。”

我反复念他这几句话“吾狂衅覆天,岂复可言,汝等皆当以罪人弃之……”

一直到八十年代,已经平反之后,清华想要为他塑像之时,仍有人说“你们要为这个人造像,我就尿它”。

“然平生行已在怀,犹应可寻……”

1929年,他在一篇叫《中国科学界之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文章里说“有人怀疑中国民族不适宜研究科学,我觉得这些论调都没有根据。中国在最近期内方明白研究科学的重要,我们还没有经过长时期的试验,还不能说我们缺少研究科学的能力。惟有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去做学研究,五十年后再下断语。诸君要知道,没有自然科学的民族,决不能在现代立脚得住。”

八十年过去了,他在空白处栽种的一切,让我这样的后代得以生活在一个浓荫蔽头的世界上,而我却今天才知道叶企孙先生的存在。

“至于能不,意中所解,汝等或不悉知……”

这张照片上,他是如此坦白温和地看着我,不求理解,不加责问,但这样的疑问,却从此重重放在了人的心头。


维基百科:

叶企孙(1898年7月16日1977年1月3日),也作叶企荪,原名鸿眷,以字行,男,汉族,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上海人。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

【科技】

我又要开始抱怨我的智商了

最新的一个杯具是,昨个儿我想着今天要去做糖筛,临睡前一边说着要空腹12小时得早起,一边还接过苏浙递过来的苹果吃了,导致今天检查超标了一点点。就因为这一点点,我周五又要去抽n管血,更可怕的是,又要早起~还要空腹一直熬到中午11点。

之前的一个悲剧受害者是富大人。。杀人过后洗漱睡觉,富大人问,有带水没,我看看化妆包,里面有个小瓶子第一行字写着skin care于是想也没想就给她了。第二天,我们才发现skin care下面写着这是卸妆油~

富大人,我对不起你!!

还有几个小小杯具,我忘了。

反正,我恨你,你这个笨no!

【科技】

发现其实好多人都不知道

有人会说,那我们接着用google.com就好啦~

这么说吧,Google。com的服务的确会一直提供下去,但是因为在上面会能搜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伟大的墙会把它挡在外面?

其实之前墙就已经把Google.com的一部分服务墙在外面了

我去搜索一些外媒新闻时(和政治毫无关系的新闻),常常需要翻墙,因为Google.com下提供的news搜索很经常是被屏蔽的

还有人说,以后gmail要没有啦,赶紧要把资料倒出来

我敢保证gmail中我们的邮件还是会一直保存下去的,只是你在墙内无法用而已

如果你更加相信自己的硬盘,而且不会翻墙,那倒出来好了

其实如果会翻墙,而且有不想被相关人士知道的资料,那就接着用gmail好了

如果觉得翻墙麻烦,觉得倒出邮件也麻烦,就在gmail里设置一个转发好了,转发到你信任的国内的一个邮箱

无论如何,翻墙是以后必学之功夫~

估计以后相亲啊招聘啊可以把会不会翻墙看成是一个指标,和英语4、6级差不多。

【科技】

我的博客应该不会被封。。。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昨天看着twitter上每秒几百个的#google Tweets

愈发觉得带我的宝宝来到这个世界多么不明智

此前我还在想着ta大一点就得必须去上政治课,去分析段落大意,去背历史

好悲惨

现在想到以后ta在课外都可能只能在一个大局域网中去了解世界

成为一只井底之蛙

更杯具

——————

昨天还看到一篇外媒

说希拉里克林顿在给美国互联网企业通气

好给中国言论自由施压~

也觉得很杯具

说给爸妈听

爸妈说,电视里老说中美的人权主权之争

事实和说的那些抽象的调调差别那么大呀

————————-

既然已经上升到了两个国家政治的层面,这个问题会怎么解决呢?

这些信号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啥影响不?

反正去年年底一些人乐观的时候我就已经够悲观了,现在再悲观也悲观不到哪里去

————————————

啥时候能够不愚民,而是,即使信息全都透明,我们这些胸无大志的人仍然能够没心没肺的过日子呢。

【科技】

我居然昨日才知道chrome有插件了

昨晚一直玩儿到11点多,今天早晨起来就赶紧写博客。

插件还挺多的,我在firefox下常用的转换到ie,gmail reminder,等等都有。我一口气装了一堆

其中有个zemanta的,之前在Windows live writer下用得很好~现在能直接嵌入到chrome下的wordpress后台,真让人惊异万分~

除此之外,chrome也开始有theme

我在想,难道我要开始抛弃firefox了?

另外~估计这些theme和插件的制作和chrome os也不无关系吧

Candy preview

Star Gazing preview

【有如下文章和本文有关】

  1. 关于手机浏览器 (5.21)
  2. 焕然一下? (5.385)
  3. firefox的chrome插件 (6.259)
  4. le festin (5.284)

Related articles by Zemanta

Reblog this post [with Zemanta]
【科技】

随着智力下降引起的各种麻烦出现,苏浙同学不得不感慨,我的cpu坏掉了~结果,这种现象在昨天到达了顶峰

昨天收到一封来自我博客的邮件,说我的bandwidth快满了。我想着我曾经在空间中装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程序,于是跑到后台看见不顺眼的就一气乱删

删着删着觉得不对劲儿。。。。再去我博客看,博客已经坏特了。。。

你说也怪,cpu坏了,性情也大变~平时遇到这种情况我肯定觉得天要塔下来了,肯定其他啥事儿都不管了。。。。但昨天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从容地和拉同学讨论了一下Google的事儿,又从容的做了个晚饭

等到晚饭过后,才愁眉苦脸向苏浙诉说一番,并准备重装wordpress,同时做好几年来博客全部丢失的准备

苏浙说,你去问问服务器托管商,看看他那边会不会有解决的办法。

于是我辗转在qq上找到亲爱的服务提供商,开门见上说,我电话你把,然后抱着电话,口齿不清地诉说一番

接下来的情况是,服务提供商同学任劳任怨帮我解决问提一直到凌晨。而我则去美美的睡觉了,等早晨开电脑时,我的博客已经恢复啦~

所以,我义不容辞地要做个广告:

  • 如果有同学已经厌倦国内门户或者非门户的博客,烦死了对敏感词的避讳,或者想要张扬自己个性显得自己很达人很潮,那可以用wpchina.org的主机服务,自己搭建博客。
  • 搭建过程很简单,而且该网站有全套说明,我这文科生就是根据这套说明花了很短时间就搭建好的。。。并且还搭建了第二个。。。。
  • 价格很便宜(价格看这里),服务也很好。。。。。所谓性价比很高。。。。我前后用过好几个服务,就这个最稳定,速度也最快。。。。更何况在我搞了这么多trouble之后,会有专业人士来帮。。。。
  • 他在淘宝上也有店铺:taobao.wpchina.org

广告完毕~

【科技】

21世纪经济报道写了文著协和谷歌后续的谈判。。。我只能希望文著协动动脑筋,找点专业人士。

所有的谈判,都是基于情理和法理。当然法理会是更实在的基础,这表示你后面会有一个公权力支持你的诉求。

文著协仿佛一点都不明白,难道他们没有请一个法律顾问?

的诉求是这样的

应用媒体的报道:

张宏波发来的附件为“中国作家协会维权公告”的邮件,其中,文著协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向谷歌提出三项维权要求:一是提供已经扫描收录使用的中国作家作品清单;二是未经合法授权不得再以任何形式扫描收录使用中国作家作品;三是对此前未经授权扫描收录使用的中国作家作品,谷歌公司须在2009年12月31日前向中国作家协会提交处理方案并尽快办理赔偿事宜。

第一条肯定没有问题;第二条就涉及到我之前说的谷歌在美国的合法合同涉及第三国到底怎么办的情况。文著协到现在都没有说清楚到底哪里不合法了,也实在不像是拿住人家把柄的样子。

再说第三条,在人家Google根本就觉得自己没有侵权的情况,你就要人家提交处理方案,也还真是可笑。好歹你自己提个方案,说如果怎么怎么着了,我就不细追究了,着还好说一点。像美国的版权和作家这两个协会,采取的就是这样的谈判方式,所以和解中的60美元才会以“支付”而非“赔偿”一词出现。

说到底,我觉得文著协还是没有搞清楚中国版权人和著作权人什么样的权利是要保护的,什么样的则是无所谓的。。。。它甚至还搞不清楚到底如何做对中国版权人更加有利。

这也算是中国版权人的悲哀。。。本来应该有个组织出来为之说话,但是现在只是有个组织出来搅局。这个组织方佛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而大吵大嚷。

我觉得如果文著协是为了中国所有版权人的权益的抗争,它就应该开始细分各种形式的版权保护方式,例如摘要,引用,全文等等在网络上出现形式的不同保护方式。它还要考虑各种商用和非商用情况下网络传播的情况。只有这样,和Google的纠纷才不是一场闹剧,而是会形成规范版权保护的一个案例

谁都知道,在未来,互联网传播的社会里,版权保护会关系到每个版权人,一个有效率的版权保护,不但会促进我们国家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也会让那些版权人得到发展,他们正是互联网优质内容的产生者。

我也希望有学者开始讨论这个案例,因为知识产权方面的立法中国实在太薄弱了。

周日师兄说会找来他们学校的民法知识产权发和法理的老师们一起来讨论这个案例,我难得这么严肃地希望这种学术讨论会有所结果。

【科技】

今天就看到南方日报关于Google和文著协纠纷的报道(http://it.sohu.com/20091122/n268373739.shtml)。。。。简直能我气笑了。

那个记者怎么一团浆糊就开始写了呢,我估计问问他Google图书的内容来源以及Google在美国的那个和解怎么回事儿,他都说不上来。

居然还拿陈兴良诉中国数字图书馆一案来说事儿。。。这是一回事儿吗?中国数字图书馆扫描了全文还以此牟取了商业利益,而Google只扫描了封面和片段,也没有牟取商业利益。

自己拎不清就瞎写,除了误导读者煽风点火之外能达到什么效果。。。。能让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更完善吗?能像文章中说的那样让更多公司不再侵犯版权?能让更多的权利人明白如何保护自己的正当知识产权?。。。。。

一个月前要采访Google时看材料,看到的媒体报道也都大体如此,采访完了之后才知道没有哪家媒体说清楚过。。。。但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说清楚。。。这也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吧。

哦。。还有那个棉棉~本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知道啦。。。。我只能对她充满鄙夷,而且永远不会尝试看她的书。

韩寒就常识完整且清晰。。。棉棉你学学人家韩寒好伐。

——————-

觉得如果Google和文著协和解还好,如果不和解并诉之余法律的话,这个诉讼肯定也特别有意思。

因为这个案件,从简单来说,等于是Google和哈佛等大学的符合美国法律的合作中,涉及到了其他国家的利益人。。。。。因此在中国法庭上到底会如何看待呢。。。。。

哦,还有。。。文著协到底等不能代表中国版权人提起集体诉讼了。。。万一有些版权人觉得Google这种做法挺好,不想让文著协代表,就想采纳美国的那个和解呢?难道Google需要和他们个人一个个去谈?。。。。。这个我已经去问师兄了。

另外摘要是否侵权这个问题。。。就算中国法律没有规定,肯定也不算侵权。如果果真侵权,那所有的搜索引擎都不要抓取网页了。

再,如果中国的法院没有前瞻性,很可能判哈佛等大学无权决定中国版权人的作品是否加入Google的图书馆合作项目,并在Google 图书搜索中显示出来。然后Google就只能把中文作品全都撤下来。

那我们这些用户也真是倒霉死。。。等着国内的公司能作出Google这样的图书馆项目,还免费。。。。我看要等到我小孩开始写论文。我刚毕业那会儿就深刻体会到离开校园网要查一些文献和图书还真是困难呀。

sihg~这种可能性挺大的,总是会有人觉得这种中国自己的文化财产应该自己来数字化,就算侵权也要中国人自己来侵权。

不过其实我们已经挺倒霉了,上次采访Google的时候,问什么时候在中国开展图书馆项目,它说未来两年都木有计划。。。。。那就是说即使中国法院支持Google显示中文图书数字化的部分,那也只限于美国图书馆馆藏的部分。

【科技】

这几天,想去未名湖和朗润园散步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每天吃完饭,就想着,如果这个时候能走在未名湖边会多好。

学校对我的吸引力还是那么大,大概那里代表着一种无忧无虑和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挺幸福的,好像无限的知识和可能都放在面前,我可以有无限的时间和能量去接触它。以前每次在图书馆里都会觉得宁神静气的,走出图书馆就觉得心满意足。

那种胡思乱想能让人观察到很多细微的东西。比方说书中一句简单的话会让我愉悦,走在路上看见叶子、光影会觉得心神荡漾,夕阳会让我凝视许久。

但是现在都没有啦。很久没有那种神游的乐趣,也没有那种胸怀去体会这些细微。当然也很久没有那种心满意足。

想来是否能体会神游或者细微,和在哪里没有关系,只和自己有关系。

只是我的学生时代,学校的宁静为我围绕起一圈对知识好奇的气场。离开这个气场,我就愈发无法自发这种好奇。现在,毕业已三年,我也是准妈妈一枚,每日混沌吃混沌喝混沌睡,更加没有学生时候的劲儿了。

周末或许会去一下学校。但愿这次去能有学生时那种感觉,好让肚子里的小宝宝也感觉到。

—————

似乎喜欢哈利波特也和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有关,充满着不确定、冒险和友谊。魔法学校,总是最好的童话背景,比公主和王子的宫殿更好。

奉上03年秋拍的学校的照片

发件人 北大的秋天
发件人 北大的秋天
发件人 北大的秋天
发件人 北大的秋天
发件人 北大的秋天
【科技】

刚写完神奇博,查看邮件,发现得到了google wave的邀请,而且我还有20个邀请名额。

哈哈哈.

妈妈说,不要得意忘形,好事儿多了,后面就会到倒霉,倒霉多了,后面就会走好运。

那我是不是因为之前吐得太严重了,算是倒霉的一种?

 

大家赶紧来加吧。。这样才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