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7月,因为妈妈手术,匆匆回了一趟常州。

常州反而比纽约或者旧金山更充满不真实的感觉。在出租车上,我认不出街道和高楼;在病房阳台上,我觉得对面的宾馆熟悉之极却找不到记忆中的坐标;我用家乡话说话,但仿佛是在说一种很流利的外语。

还去了一趟奶奶的墓地,这是奶奶去世5年来第一次去;哭了半天,却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伤心。还惊觉姑姑已经是年越70的老人了,而这个年龄我总觉得是我奶奶的年龄。

陪着妹妹去一个小小的公安局换身份证;和侄女讨论她的高考,连她都高考了。

就像是,在北京或者旧金山,时间一直静止,我年轻,有着无限可能性,还总有着不切实际的想法,总要四处闯荡。但在这个小城市里,时间一直没有停止,改变城市,改变亲人,将我陈旧的记忆扫荡得所剩无几。

也不知道哪个世界更加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