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看了youtube上占领中环的视频。

有时候希望有Asimov笔下的那个心理史学,通过计算机计算能知道一个政治决策的对错与之后的影响。零和的状态就不会出现吧。

反正现在是双输。香港民众多悲哀,中央政府维持了威权却也数了声誉和另外一次尝试变革的机会。

Uncategorized

LinkedIn会显示这个月是我入职周刊第7年的Anniversary。好多人来congrats。但这个数字好让我恼怒!我也不喜欢那种被人留在一艘遗弃船上的感觉。

Uncategorized

在看一封来自名字古怪人发来的邮件,发现自己边看边脑补了印度口音。#干嘛这么入戏# – Read on Path.

Uncategorized

貌似虽说是我和墨点的39号码头,但是没写什么墨点呀。这样不好,要改

Uncategorized

貌似虽说是我和墨点的39号码头,但是没写什么墨点呀。这样不好,要改

Uncategorized

看zero to one,里面的一个例子说,Palo Alto没有一个英式餐馆,所以你会觉得在这里开个英式餐馆不会有激烈竞争,但问题是其它餐馆是你的竞争对手呢,或者竞争对手不只是在Palo Alto。

今天看朋友圈里各种新媒体的插科打诨卖萌逗逼,就想起这段了。每个人都相做buzzfeed,当然竞争惨烈了。但是即使真的所有人都去做逗逼新闻了,严谨差异化的就真的算是安全了吗?

和新闻竞争的是视频、游戏、手机上的聊天。酱紫~悠闲一整个周末看报纸的时代过去了,酱紫~即使是曾经新闻所承担的各种价值,也都可以被别的东西替代,酱紫~

所以寻找新闻的新商业模式貌似也是伪命题。

好没劲。

墨点超市里看到了小学生练字本,ABC那种。嚷嚷要买啦。

我以为他只是错会了这个产品的用途,想来以后也要,就买了。

不料回去还真正经八百写上了。

为娘好省心!再接再厉,争当学霸!

Uncategorized

看zero to one,里面的一个例子说,Palo Alto没有一个英式餐馆,所以你会觉得在这里开个英式餐馆不会有激烈竞争,但问题是其它餐馆是你的竞争对手呢,或者竞争对手不只是在Palo Alto。

今天看朋友圈里各种新媒体的插科打诨卖萌逗逼,就想起这段了。每个人都相做buzzfeed,当然竞争惨烈了。但是即使真的所有人都去做逗逼新闻了,严谨差异化的就真的算是安全了吗?

和新闻竞争的是视频、游戏、手机上的聊天。酱紫~悠闲一整个周末看报纸的时代过去了,酱紫~即使是曾经新闻所承担的各种价值,也都可以被别的东西替代,酱紫~

所以寻找新闻的新商业模式貌似也是伪命题。

好没劲。

墨点超市里看到了小学生练字本,ABC那种。嚷嚷要买啦。

我以为他只是错会了这个产品的用途,想来以后也要,就买了。

不料回去还真正经八百写上了。

为娘好省心!再接再厉,争当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