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其实糟糕不止是今天一天,连续糟糕了好几天

 

 

非常非常非常累

 

不知道别人过我这样的生活会不会觉得累,可能根本觉得没什么

 

希望什么都不想,只天天和墨点在一起

Uncategorized

鱼鱼之前说过,看见惫懒这个词,就会想到熊罷。哈哈哈哈.

—-

之前的一个烦恼是,在这一行做了这么久,但还是和很多从业者距离颇远。

这几日,不断的见一些从业者,他们也不断的邀请我去参加一些他们自己的meetup,我却又心生另一种烦恼

就是那种恨不得把自己裹起来,哪里也不去,谁也不见的冲动

真羡慕那些喜欢热闹喜欢在人群中的人,比方说落一行

而我即使已经克服那种畏惧见各种陌生人的心态,却还是会觉得身心俱疲,见得人多了,就要窝在家里谁也不见很久才能恢复元气。

这是不是说明我不适合做这一行

—-

今天终于给墨点理了头发

刚开始是我亲自捉刀,选了6mm的刀头,目标是个小板寸

理了几下,心下里疑惑,为啥这个刀头剃出来的效果和光头一样?

墨点爷爷大喊,拿反了吧。。。。

我果真是把刀给拿反了

苏浙抢走了我的理发刀,即使这样,也无法挽回墨点左侧耳边的发型。

至此,我可以作为理发师的权利估计被终身剥夺。

—-

我觉得墨点不适合板寸,他适合乱发蓬蓬

小分头也可以接受

我看着理过发的墨点觉得我都快不认识他了

这是脸盲症的缘故吗?

几天前梦见花花抱着一个小宝宝,我待会儿要问问她我是不是做了个很准的梦

Uncategorized

还没进门,只是皮鞋在地上放出笃笃声,墨点就知道是我回来了。

我在门外能听到他尖叫一声,等我进门时,通常能看到他手脚并用,从房间里爬出来迎接我

立刻要紧紧抱住我,不能耽搁一秒,洗个手的时间都能让他满眼含泪

等抱住他的时候,他就用带着泪花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

有时候还会叫着打我一下,像在嗔怪我离开了他一整天

 

这个小不点怎么那么神奇

神奇到一整天没有看见他再抱起他时

那温暖而柔软的小身体会让你觉得要融化

 

我说,叫妈妈

他抿着嘴说妈妈妈妈妈妈

苏浙说,叫爸爸

他依然抿着嘴说妈妈妈妈吗

他好奇地看着小球从纸筒中滑落,认真得不得了

还发现了小碗能够盖住小球的秘密,反反复复盖住小球又揭开小碗

 

再过几天他就要一岁啦

会想起他还像个小小小猫咪一样软绵绵窝在我臂弯里的样子

不知道是想让他快快长大还是不要长大

Uncategorized

之前一窍不通,觉得有趣的企业都在硅谷,结果现在发现好多有趣的startups是在东海岸,比方说path、foursquareKickstarter…彻底颠覆了我对纽约的印象。

Uncategorized

写color即将收尾,突然就像被别人吓了一跳那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color会获得那么多融资了。

怎么描述才能清晰呢?

这么入手吧~

Google在做什么?

通过cookie,搜索记录,或者其它的方式来了解每个点击背后的人的个性,因此来有针对性的卖广告。

Facebook在干什么?

通过你发布自己的状态,和好友的联系来确定你的个性,因此来有针对性的卖广告

如果有个机器能和人如影随形,随时记录你的每个行动,那些数据真实商家再喜欢不过的了,因为这比Google和Facebook都要准确得能定位人的需求。

什么机器?手机!

怎么记录~拍照~

打开照相窗口的那个瞬间是我们的大机会。。。那个创始人比尔说。他没有使用gps进行定位,而是捕捉了各种数据,例如蓝牙,无线信号等等来区分你和周围的别人,它甚至能定位你将照相机对准了什么方向。如果样本量足够大估计它能精确计算出在一个体育馆里多少人喜欢A队而多少人喜欢B队。

除此之外,通过一段时间的数据积累,它能判断你和其它人关系的亲疏远近,因为它可以排序和你一同出现在一个group中的人的次数,以及你们互动的频率。

这比Facebook更好的地方在于,商家可以知道什么是真的好友,而什么知识虚拟世界里难得理一次的好友。

所以bill说他们的公司是个数据挖掘公司。。。对,和Google一样,处理大量信息。

我觉得令人又激动又战栗又恐惧的是他说进行照片分享是个偶然,这将是他们所有项目中的一个部分

就是说,如果color一直开着会如何。如果我们的手机一直能做color在拍照一瞬间在做的事情会怎么样

手机会成为我们的avatar。只要有电脑的地方,这些电脑会通过我们的手机来知道我们是谁,我们的经历,我们的偏好,而且是详详细细准准确好像有个书记官形影不离跟着我们那样——————太太太科幻了。。。但color等于在宣告这种可能离我们非常近。

在达到这种科幻之前,只要诸多用户不断拍照,那拍照的短短一瞬所积累的信息,已经多到能超过Google和Facebook的地步。这种程度足以让你到星巴克zhuangbility时,星巴克的电脑能从图库中识别出你的独特的id,并且向你推荐你曾经喝过的咖啡或者你的熟人所喝过的咖啡。

前景,太可观了。我也要投资color。

我们实际上是一个为手机打造的社交网络”

bill说的这句话还真是~~手机就是我们的avatar。

以后连身份证和社会保险号都可以省了,就一串手机号码得了。即使手机丢了也不要紧,反正这些照片这些信息都存储在云上呢~~

接着战栗~~

Uncategorized

今天终于有时间来搜索一下圈内人一直挂在嘴上的Y-Combinator了。没有稿子,没有感冒,没有头晕,有苏浙帮着缓解墨点分离焦虑的日子真好呀。

回到YC。看完几篇关于这家公司和它的创始人Paul Grahm的文章,我觉得像推开了一扇门,门那边有四通八达的路。

Paul把电脑低成本化带来的创业的低成本和历史上的技术的进步比拟,认为既然铁器、蒸汽机等新技术的普及都带来了社会的变迁,那现在又是一个变迁的时代。他给自己定位似乎就是让初创企业的创业成本更低,在推动这种趋势的时候自己也赚一笔。

恩,他看到了又一波浪潮,并且搭乘了上去。

福布斯写的关于yc的文章中有个细节还蛮好玩的,说在他们的demo秀上甚至黛咪·摩尔都出现了,而像她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越来越多,甚至到了哄抬起初创公司的价格的地步。

我和苏浙感叹了半天,突然觉得,既然在金融业兴起的年代使得资本有途径汇集到那些需要资本的大公司,那会不会yc这种业态也会壮大然后成为金融业和对冲基金一样常态的东西?

这样会使得在天使投资领域资金充沛,更多的创业者涌入,更多的好点子在实现,大公司也越发要加快创新来面对颠覆性的创新。整个创新的速度会加速到令人瞠目的地步,间或会有泡沫。

同时对个人创业的选择会影响价值观,会瓦解一系列东西,例如paul说的学历将无用等等。然后它会一点点颠覆科层制,以及科层制带来的许多观念。。。这大概就会带来社会变革的发生吧。

如果真是朝着这个方向走,那还真是令人激动。

Uncategorized

很久没写博客了,就像这段日子是空白的一样。

和人家形容我过去的记忆就像在被一点一点擦掉,突然觉得很恐怖。

不过一些过往的事情会嗖一下跑到脑海里,通常是在清晨我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

昨天想到的是我幼儿园时,常州市中心的江南商场盖了起来。那里有个雕塑,一个年轻女子骑在马上,马蹄腾空而起,那个女子手里托着一把巨大的钥匙。

雕塑的基座上写:未来属于你。

我每天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面去幼儿园,经过时,爸爸总要说,你看,未来属于你。语气应该是很郑重的,像是未来我注定会很不平凡一样。

恩,当时我的未来在现在已经到来了。很平凡。以后也不可能不平凡。而且,我爸爸已经老了。

然后再看墨点,就觉得小孩子给人的希望是多么奇妙,因为不知道他的未来是什么样,所以希望他幸福也希望他不平凡。

———————–

今天早晨做的梦非常无厘头

第一个梦梦见有个人非常非常爱我

我和他在晚上一起散步

突然一辆打这很亮的灯的车飞驰而过,把我吓得爬上了电线杆,而且我要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才能不接着往上爬。

然后这个人就把我从电线杆上抱了下来,救了我。

在梦的最后,我恍然大悟,哦,原来我是只猫。这个非常非常爱我的人只是把我当宠物而已。

第二个梦梦见了类似大革命一般的场景

一个毛泽东一样的人物成为首领

但他实在太老了,老得连话都要说不清了。

一场会议下来他就去世了。众人皆哭,我好像也哭了。他的妻子(一个犹如宋庆龄般的人)质问他的秘书为什么要让他连夜开会。秘书唯唯诺诺说这是首领自己要求的。没多久,首领的妻子也死了。

接下来是漫长的长征。好辛苦。我生病了,每咳嗽一下都咳出好多血。还有好多人也生病和死亡。我觉得好悲惨,又伤心得哭了一通。

后来我决定不干了,我冲到替代首领那里说我要退出,把我的股份还给我,20%的股份(额。。。。为什么是股份)。然后那个人说,没有了,都公有制了你还有什么股份。

我就醒了,醒来脸颊还带着泪水。

————–

好奇怪的梦吧~~无厘头把~~能按照弗洛伊德的方式解释出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

清晨的墨点是最可爱的小不点

我还没睡醒的时候,他一骨碌爬起来,然后就爬到枕头上站起来,开始攀登床头。

玩得开心的时候还要唱几句没人听得懂的歌

玩了不知道多久,累了,会爬到我身边,咚一下倒下来

有时候倒在我的肚子上,有时候是我的胳膊上,有时候干脆倒在我的脸上,把他的小脸贴着我的脸

然后就睡着啦

还有一次,他倒在我的枕头上,把脸放在离我的脸很近的地方,像是要和我聊聊知心话

接着,果真恩恩啊啊地温柔地说话起来

眼神真温柔啊,语气真温柔啊,间或拿小手来摸摸我的脸

动人得让我的心都要化成水了

然后他就开始眼神迷离,接着就睡着了~~

可我就睡不着了。。。因为好爱他,怎么看都看不厌。。。。。

 

DSCF4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