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家里换了网通,结果发现博客上不去了。
翻墙
得上。
真锻炼身体。
以后出个kinect版本的翻墙利器,可以强身健体。
现在我就翻着墙写博客呢。
—-
楼下大门口常有一妇女抱着个孩子在晒太阳。
我看那孩子也正是扶着能在地上迈步的年龄,就问多大。
8个月,比墨点儿小一点儿。

一来二去熟了,才知道她们住在地下室里
后来又知道地下室没有暖气,因此但凡外面出太阳,即使是零下10度,这妇女也会抱着孩子出来晒太阳,好歹太阳下比地下室里要暖和点。

我起先还奇怪这孩子怎么能脸皴成这样,脓鼻涕怎么能流成这样
现在只觉得心疼
要说孩子都一样,懵懂无辜,但出生时命就定了。

听说北京要清理住在地下室的人了,也不曾问这个妇女和孩子会如何。

——————

Uncategorized

周五和人吃饭,不知为何说到我们的奶奶辈。我就想起我过世的奶奶来,落了点矫情的眼泪。

刚才和同学吃饭,席间苏浙接到电话,说他的奶奶也去世了。

我和苏浙,关于奶奶,各有各的遗憾。

我奶奶在墨点儿出生3天前去世,去世前还为墨点儿做小被子。偶尔想起来,会难过的想,如果她再坚持一两个月,她就能看到她最喜欢的孙女的儿子,她的重孙。

苏浙则一直想着五月他奶奶大寿时,带着墨点儿回去给奶奶祝寿。他懊恼没有早些把墨点儿的照片发回家,好让他奶奶看到重孙。

我们的奶奶在2011年都90.

我似乎从来没有直面过去世这种事,我的爷爷姥姥姥爷都在我很小或者干脆我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当我看着我奶奶日渐衰老时,我因为无法想象去世是什么样而觉得奶奶永远会在那里。

奶奶会说过去的事,日本人打到宜兴的事,她认识的大公报记者的事,她小时候她奶奶和姥姥的事。。。初中时我觉得这些事应该有人记下来,我就是那个记录的人。我想每次放假去奶奶那里就该拿着本子去做记录。

但后来满不是这回事。高中,我厌倦去奶奶那,因为常常无言以对,我会快到奶奶家时租一本小说,然后在她昏暗的屋子里看一整天。看到结束就回家。

上大学之后就更加难得去看奶奶了,甚至最后连电话也不怎么打。我像所有不孝的孩子一样讨厌她的唠叨,讨厌她不明白我究竟在做什么。

就算最后几年,我震惊于奶奶会消瘦衰老成那样,我也依然觉得坐在她床边是一种痛苦。衰老和疾病让她变得古怪,我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但我没有,我只是用沉默和不耐烦对待这一切。

但她还在念着我。姑姑说她常常会把别人当成我,爸爸说她最后去世时还念着我的名。

我抱着墨点儿时我会想到我小时候奶奶也是这样抱着我的。

奶奶去世后,那么多事充斥着我的生活,我很少想起她。。想起她的时候我甚至无法想象她已经离开了。我回到常州的时候,也没想到要去她的坟前看看,或者看看她的遗像。每次想到她已去世,我就会躲过这个念头。

现在我才知道我对奶奶是多么懊恼和悔恨。即使她是个古怪的老太太,即使她带来很多麻烦,但她对我却一直很好。对于我而言,她是个好奶奶,非常好非常好的奶奶。

我不相信有天国。所以我的这些懊恼她再也看不到了,她永远不知道她爱的孙女其实是眷恋她的,她对她孙女的好,她的孙女没忘。

她的那些故事,也再没可能记录了。就好像她本该被别人忘记一样。

奶奶。

Uncategorized

其实在回家的路上看冯小刚的《我把青春献给你》看得还是很high的,high得面露喜色,把书放下还在喜,迎面一个人过来,眼神诧异地看着我。立刻笑容收敛。

看这书的感慨之一是冯小刚这人真聪明,聪明才能贫。第二个感慨是人生有狐朋狗友真好。在墨点儿尚未来地球的日子里,狐朋狗友会在我家打升级,现在我连升级是什么都快记不得了。

我觉得我是因为长时间睡不够而情绪低落的。

我要去睡觉了。我的新年愿望是,每天晚9点睡早9点醒,中午加睡午觉1小时。

Uncategorized

这个节日一点气氛也没有,之前一周一直在跑来跑去采访,然后,2011年第一天早晨,收到编辑大人一个短信,说又要写稿。

之前最夸张的一天是上午跑去北苑采访,下午跑去玉泉营采访,墨点儿可怜死了。不过好在这两个被访者都有点意思。

那天突然觉得,除去那种职业得不得了的被访者,其余采访对象大体可以分为书生意气和江湖意气的。显然书生意气的人我更谈得来点。。。。碰到江湖意气的那种就觉得谈话会施展不开,大概如果我要有点匪气,能大碗喝酒,张牙舞爪,就能对付得了这类人。

其实,我是个能大块吃肉的人。

—————大块吃肉的分割线——————

那天和苏浙探讨了一下我的配置

我的cpu是单核的,如果不和双核或者多核cpu比,其实我的cpu还不错啦。但我的内存一般,硬盘偏小,因此存储下点新东西,就有老东西被删除掉了。有强大的GPS系统,但欠缺人脸识别系统,真要命真要命。我的系统更新还比较快,但散热性能不好,运行时间长了就容易死机。

总之,我是一台勉强能用的电脑。

———-悲催配置的分割线—————-

当墨点儿的妈,就需要慢慢悠悠,像个小孩,能陪他疯玩儿,也能耐心等他边玩儿边吃饭。

工作的时候就一定要风风火火像个大人。。。像个大人。。。像个大人

这两种角色一点都不一样。。。。于是我现在是个慢吞吞的急性子。

———–当大人一点都不好玩的分割线—————–

今天饭桌上聊到宗教

我真的很希望世界上真的有神灵,祂是正义的,明辨善恶的,赏罚分明的。这样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很好,做个好人也会容易很多。

退一步,如果一个人能真诚相信个什么宗教也真好,这样他她的人生会更轻松一点,因为沉重的丢给神了

我们这些不信宗教的人最可悲。。。理性的。。。凡事都要辩证的。。。无法把悲哀丢给别人的。。。再艰难也要自己承担的。。。。

可是一个人怎么才能让自己相信这种明摆着就很虚无的东西呢。

————神们自己的分割线————————

墨点儿就是我的神,因为他太神奇了

上周,他忽然就抓着小床的栏杆自己站了起来

昨天,他一手撑着栏杆,一手挥舞着,就像一个船长,或者一个将军

他专注的时候比谁都专注,他活泼的时候简直能上天入地

喂他一口饭他就呢喃着表示好吃

他还热爱每一个漂亮女孩。。。哈哈哈。。。。

————墨点儿是sunshine的分割线—————————–

今天忽然想起了我的初中

在常州最最市中心,是个古旧木结构的建筑,操场小得要命。

校门口有个老旧的钟,电铃不能用的时候就用敲钟来提示上下课。那个时候,下课总是能听见的,但上课钟声会听不见,因为14、5岁的初中生在课间是在太闹腾了。

初三,学校围墙外面的广场开始卖彩票,会放着震耳欲聋的流行歌曲来烘托气氛,一直到晚上8点。他们最爱放的一首是恶狼传说。。。。。于是。。。我们每次的模拟考试都在恶狼传说中进行

这种嘈杂的环境,我居然没有因此考不上高中,真是奇迹。

后来学校就被拆了,再也没有学生家长去抗议音乐打扰学生上课了。

但古树还在。。。为什么年少时我那么痴迷树枝延展向天空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