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昨天采访时,被访者对我说:我们做了4年,现在才开始摸着点版权的门道,然后就发现这是个垄断的市场,又发现大家都不在乎版权,又发现和国外媒体版权合作市场会触到雷区。。。。。我们能做的真是很少。

即使这样,似乎还是有令人高兴的地方。。。。这个例子。。有点长,我要写到我的稿子里。。。

好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Uncategorized

今天Google的公关给我打电话,说Google中国将举办一个和创新有关的大会,Google全球的技术人员也会来一些。

创新。。。我忙问:林斌是不是也离开谷歌中国啦?

公关说,是呀。

这一年里,开复之前从Google全球带到中国来的那些研发主力都离开得差不多了,不知道谷歌中国还有什么创新可言。

Google公关还在说在这次创新会上会有多少创新。我觉得黯然,Google全球再有创新力,这又和Google中国有何干呢?即使美国人民都在享用Google创新带来的好处,对于隔三岔五打不开Google的我而言,又有何干呢?

真是墙外春天墙里冬

忽然就想起了王尔德的那个童话——自私的巨人:一个自私的巨人,不让小孩去他的花园玩,结果他的花园总是冬天。

童话的下文是,一个小孩儿闯进了巨人的花园,带来了春天,巨人幡然醒悟,推倒了墙,让小孩儿都来玩儿。后来在一个冬天,那个小孩儿又来到了巨人的花园,并把巨人带去了他的花园——天堂。

对于我们的墙内花园而言,本来互联网像小孩儿,横冲直撞,百无禁忌,可自由言论,可积极创新。但是,这些小孩儿要不还是被驱逐出了花园,要不就被巨人同化得比严冬还严冬。墙现在起得比以往还要高。

我们的巨人什么时候能醒悟那?

 

Uncategorized

前天苏浙和我讨论货币和经济的问题~!@#¥%……&×(

我很郁闷,因为他说的都是天涯论坛上看来的稀奇古怪的说法和理论

刚开始我还用学得差不多都忘了的经济学和货币银行学来和他讨论

后来就觉得讨论简直不在一个语境。。。就嚷嚷说,你说得这套东西和伪科学一样呀

就像你鄙视的那些说着奇怪物理理论的伪科学家

你看这些帖子难道不去质疑一下吗?

苏浙说,我质疑呀。。某次你看了一个关于高铁引发地质灾害的帖子你信得要命但是我就质疑啦。。。

我是很有怀疑主义精神的呀。。。。。

回想一下,果然是这样

看来怀疑主义不光要有精神,还要有知识基础

苏浙学物理,所以能一眼看出伪物理科学

我学过一点点经济学,所以能识别出伪经济学的帖子

知识基础成为怀疑的参照系

经验也可以成为参照系

此前的“去一个沦陷一个”。。。估计就是我尚未识人无数。。。。因此无法将怀疑主义树在眼前吧。

——————-

前天还是我生日,苏浙提前好久就给我买了个12寸的小本,老爸给我买了我最爱的奶酪蛋糕

我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大概有了墨点儿自己就不重要了吧

老爸今天回常州。。。。他最喜欢带墨点儿去散步了。。。这样以后墨点儿就不会那么频繁地出去玩儿了吧。

——————–

这几天,天天头疼

我就希望我赶紧好起来

Uncategorized

前天苏浙和我讨论货币和经济的问题~!@#¥%……&×(

我很郁闷,因为他说的都是天涯论坛上看来的稀奇古怪的说法和理论

刚开始我还用学得差不多都忘了的经济学和货币银行学来和他讨论

后来就觉得讨论简直不在一个语境。。。就嚷嚷说,你说得这套东西和伪科学一样呀

就像你鄙视的那些说着奇怪物理理论的伪科学家

你看这些帖子难道不去质疑一下吗?

苏浙说,我质疑呀。。某次你看了一个关于高铁引发地质灾害的帖子你信得要命但是我就质疑啦。。。

我是很有怀疑主义精神的呀。。。。。

回想一下,果然是这样

看来怀疑主义不光要有精神,还要有知识基础

苏浙学物理,所以能一眼看出伪物理科学

我学过一点点经济学,所以能识别出伪经济学的帖子

知识基础成为怀疑的参照系

经验也可以成为参照系

此前的“去一个沦陷一个”。。。估计就是我尚未识人无数。。。。因此无法将怀疑主义树在眼前吧。

——————-

前天还是我生日,苏浙提前好久就给我买了个12寸的小本,老爸给我买了我最爱的奶酪蛋糕

我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大概有了墨点儿自己就不重要了吧

老爸今天回常州。。。。他最喜欢带墨点儿去散步了。。。这样以后墨点儿就不会那么频繁地出去玩儿了吧。

——————–

这几天,天天头疼

我就希望我赶紧好起来

Uncategorized

按照G大人的说法,采访360一次,就沦陷一次。周鸿祎可能有特别的魅力,今天采访完,我又分了点同情分给他。

让我一直在思索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一个没有3721这样前科的人,一个单纯的人,遇到腾讯这样的侵略者,应该怎么办?

其实挺容易解答的,要不就抗争,要不就死掉。之前死掉的何止一家?

但周鸿祎的抗争却同样让人不齿,不光是让人想到他的过去,也会认为他手段不够光明磊落。虽然在中国如果走法律的途径面临的肯定是慢性自杀。

用什么样的手段。。。真让人头疼。

让我想起《袁氏当国》。

想起这个是因为唐德刚在评价“宋案”之后孙中山起兵讨袁,唐德刚觉得他做错了。他说“在民国史上政争不循法律途径,而用枪杆,这是第一次。袁之杀宋是一错;而国民党之以暴易暴,兴兵倒袁,则是在错……此例一开,就变成武力至上,军阀混战了。”

但观及史实,黄兴等人多力主通过法律方法解决,看上去也那么不现实,too naive。

涉及3Q之争,腾讯垄断是错,360突破底线的搏击也是错,直至现在政府公权力介入,并且扩张,引起更大的恶。

两者相似之处就是丛林规则,没有法律化制度化的框架。

唐德刚之后也唏嘘了一下这写闹剧的主角:“这些兴风作浪的军人和政客,往往也都是一些能力非凡的领袖之才。若在一个又制度、上轨道的国度里,他们往往都是些见过治世方面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理,他们就是害群之马了。“

而对于马化腾和周鸿祎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马化腾或许本是中国的比尔·盖兹,周鸿祎或是中国的乔布斯,或沃森。

美国的华尔街也充斥着丑恶,对商人说道德和阳光是对牛弹琴。但是它能百年之后成为一个伟大的金融创新之地和全球金融中心,就是因为其中力量不断博弈,并引起规则的不断修改。

以此作为坐标,在3Q之战中,我不期望马化腾和周鸿祎能在道德上表现出多么完美。我只希望在接下来,公权力的介入是旨在构建制度,而非寻求扩张,是厘清行为的边界,而不是越俎代庖。

但这种期望看起来似乎比要求马化腾和周鸿祎道德完美更难。

Uncategorized

今天墨点儿半周岁,已经是个好动、好奇,又讨人喜欢的小家伙了。

而我却越来越像传说中的工作狂妈妈,总是在工作,都没有时间陪伴墨点儿。

昨天陪墨点儿散步哒。一个妈妈看见墨点儿问我,说这是墨点儿吧,之前都是姥姥姥爷带着出来散步哒。

我觉得羞愧万分,觉得自己真不称职。

努力要平衡工作和墨点儿,才觉得自己不再是个没长大的人,才觉得自己已经离学校那种无忧无虑的状态很远

知道自己有责任,要有所承担,有所放弃。

这些话听起来真中年,但当了妈的人就是个中年人心态啦。

不过有了宝宝最大的好处是能够重新过一次童年,和他一起疯一起笑,把什么都放下,就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

中年人和小孩子。。。好矛盾哈。。。我就是一团矛盾。

但愿我以后有多点时间陪墨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