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有本书,叫简爱

读第一遍时是初一

然后列我的最爱之列

电影各个版本都看过

书隔三岔五也会翻出来看看

及至大学,每个暑假回家无书可看的时候,也都还会再看一遍

 

昨天发现,这样的一本书,我居然除了几个经典情节,其它一概想不起来了

 

发现自己记忆力差不是一天两天

每每有人在我面前谈论读过的书并和我讨论时,我就慌张不已,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读过

看到那种能对情节和著名桥段倒背如流的人,更是羡慕不已

 

但,读过n遍的书也不能逃脱被遗忘的命运,我就对我自己的记忆力之差要忧心忡忡起来

结合我惯常的丢三落四,我很快会得老年痴呆症的吧。

【读书】

月子里看的一本让我欢欣鼓舞的书是斯蒂芬·金的《写作这回事儿》

这本书前半部分是个自传。我觉得这是这几个月来我看到的最好看的传记。

之前看的滚雪球之类的传记也还好,不过论好看一下就被比下去了

就让我想起某本教人怎么写财经新闻的书上说,写财经新闻的,宁可是选学着看财报的作家,也不选学着写作的会计。反正就这个意思吧。

不过要公道一点,财经人物的传记能引起的通感,总要比一个平民出生的作家少一点,而写自传也要比写他传讨巧些。但这些都无法抹杀斯蒂芬·金在运用词句的技高一筹。

然后斯蒂芬·金就开始教人怎么写作。还蛮实用的,简直可以成为《华尔街日报如何讲故事》那样的教材。而且里面举了很多其他作家的例子,会让人会心一笑——哎呀,斯蒂芬·金也喜欢钱德勒和J`K·罗琳的作品啊~这种

—————-

斯蒂芬·金说他很多书都是听的有声书,使得他在开车时也能读书

看到这段我就很抱怨

在verycd上搜到的中文有声书值得听的寥寥,英文资源优秀的倒是很多

不过这也可以想见啦,连电视电影小说都优秀者寥寥,又怎么能指望有声书方面让人意外呢。

恩~非但有声书的内容方面选材让人不齿,朗读者也让人觉得无法忍受

听过BBC版的H·P·,知道了朗读者能如何惟妙惟肖,就再也受不了某些国内朗读者的调调了,尤其是那个艾宝良。

sigh~我的英文听力还是有待提高

—————-

越发觉得北京不是个宜居城市

常州还蛮宜居的

即使梅雨天里也宜居

【墨大人】

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默默来到世界的前一天是什么样的。

主要那天太普通了,和妈妈买菜散步~下午洗澡~在阳台上看楼下的学生练跨栏打网球~毫不犹豫地嘲笑那个打网球的人根本不懂怎么打~还妄图穿上一条裙子,好应了那天夏天般的通透明朗。

结果晚上10点,肚子疼了。

还不敢肯定是不是阵痛,因为下午洗澡完因为臭美穿裙子,着凉也说不定。万一是拉肚子呢?于是只好忍痛睡觉。

半夜两点,被痛醒,去卫生间一看见红了,总算可以确定不是拉肚子疼,于是把苏浙摇摇醒,开始和他算我的阵痛几分钟一次。

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我的生小孩历程会和我妈相似。我妈那会儿生我是晚上10点多钟肚子疼,挨到半夜3点多,受不了了去医院,8点不到我就出生了。于是我和苏浙掐着表算到5分钟疼一次的时候,我们就坚定不移地去了医院。我还吃了奶酪加面包,准备在黎明到来时有足够体力迎接默默的到来。

但,事实是,我当时的宫口还开呢。医生大人轻描淡写这么说的时候,我觉得我之前看的书,听的课,全都白搭,一点都不准。

所以尽信书不如无书~

———————–

尽管如此,我还是被要求住院。

我异想天开希望能有单间,结果根本就没有病床。护士大人随手一指,说,你现在这里休息吧。我一看,是个检查室,里面两张小检查床。一个大胖孕妇已经在里面呆着了。因为她太胖,小小检查床无法容下她,她的老公不得不从家里运来一个躺椅让她容身。她已经在这张躺椅上从下午5点辗转反侧到现在了。

我也开始辗转反侧,期间还视察了一下厕所,绝望的发现我将在这个医院最差的“产三区”度过我的生产生涯。此前网上所说的产一产六果然条件更好,老妈转了一圈说,产六连灯光都要比产三更亮一些。

这些都不重要,我的阵痛才重要,一阵比一阵更疼。

黎明到来时,我吞下的面包终于没有能为生宝宝贡献力量。

————————-

接下来整个上午都在等待阵痛和病床。

我是隔三岔五疼一下,妈妈是隔三岔五去问一下有病床了没。

怎么形容产三的差劲呢?有独立卫生间的病房只有那么几间。其余病房小得几乎挤不下多余的人。

临近12点,妈妈前一刻才打听到我被分配到了那个有独立卫生间的病房,后一刻,那个病床又鬼使神差分配给了排在我后面的人。

于是在等待苏浙和妈妈给我拿行李的时候,我只能坐在那个挤不下更多人的病房门口,边疼边看那些挪不动步的产妇挪去公共卫生间,想象我生完小孩也要这么狼狈。

等了好久,苏浙和老妈都不来。等到他们来的时候,我妈脸上带着一种凯旋归来的神气。。。。原来她不服气地和护士大人理论,理论,又理论。。。结果最后终于给我争取到了带独立卫生间的病房。

妈妈,只有在为我的时候才那么彪悍。。。。

——————–

我的病房中,另一个产妇昨天刚剖,因此正经历着伤口和宫缩的双重疼痛。于是整个下午,我不是在疼,就是在看别人疼。

终于等到阵痛2分钟一次时,我高兴地和苏浙跑到护士站去,说,我2分钟疼一次啦。护士大人抬眼看看我,说,你宫口肯定还没开,瞧你还能笑,等你笑不出来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好吧,我接着疼。

到5点,去完洗手间,疼得站不稳啦,简直要蹲到了地上。一个查房的护士看见了,说,都疼成这样啦,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于是,我终于要进产房了。

临入产房,苏浙说,你申请无痛分娩吧。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疼啦。

以前苏浙说“我疼你”的时候,意味着要把我掐疼一把。这次他是真的疼我~

—————–

我是扶着墙进产房的。和我一同进产房的还有一个大肚子。她像没事儿人似的。

产房不够,我俩被安排在了同一个产房。那个产房有着一个看着颇为高级的产床,和一个简易病床。护士看看我俩,对我说,你快生了,快去那个产床。原来那个产妇宫口才刚开。

那个高级产床视野真好,还能透过窗户看到苏州桥上飞驰的汽车,一些车窗玻璃折射着夕阳的光,在碧蓝的天和窗外绿叶子的背景下格外明耀。我居然还有功夫想,哎呀,这么好的天气,可惜我不能在户外。

后来就没什么可想的了。两个产妇在产床上哼哼唧唧,痛苦地扭动。苏浙发来短信提醒我申请无痛分娩,我赶紧申。我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疼完下一次,一个天使般的麻醉师就会把麻药打到我体内,然后我就解脱了。

可是疼完下一次,又疼下下次。刚开始,我在疼痛时念动咒语不疼了不疼了不疼了三五次,阵痛就过去了,到后来,我念完n遍咒语,阵痛却才刚开了个头。

麻醉师大人还在楼上做一个手术呢,要过一阵才下来。护士告诉我这句话的时候,我简直要哭了。

———————-

麻醉师大人终于来了,那会儿我宫口都开到4指了。

她说,待会扎针你不能动啊,麻药是打在脊椎上的,你一动,打偏了,你后半生就完了。

我说,那你等等,我正疼着,等我疼完这阵你再给我扎针。

她厉声道,你疼完这次还有下次,难道你要疼到生出来才打麻药?

我心想,扎针不就一下吗?难道不能乘阵痛的间歇。

但我不敢回嘴,只好忍气吞疼。

这才发现,原来打麻药是个浩大工程,先扎小针,再扎大针,这一整套下来,我都痛了好几轮了。

她还说,你也别出声啊,出声影响我扎针。

我觉得我特别像江姐,咬着嘴唇,一动不动。

对面床上的产妇宫口开到两指,开始大声呻吟,简直是在帮我呻吟。一个护士冲进来,对她嚷,你叫什么呀,你宫口才开这么点就这么叫,你让别的产妇怎么办?

叫我怎么办?我就觉得我背上先被扎了4、5个小针。当我以为麻药打好的时候,麻醉师大人说,我要给你扎麻药啦,针管比较粗,会很疼,你千万别动。

啊~~~~我心里惨叫,果真很疼。阵痛加上麻醉的疼。。。。还不如我自己生了。

麻醉师大人说,好了,马上你就不疼了,然后她就走开了。

可是我还是疼,等她回来的时候,她问,你的脚热吗,还有知觉吗?

有啊。我咬牙说。

结果她大叫,哎呀你回血了,我得给你重新打麻药。

我绝望,我已经疼得没有间歇了,我恨不得说我不打麻药了。

最糟糕的是我已经开始发抖了,而且不是我想要发抖,我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但麻醉师大人已经开始在我背上重新抹酒精,扎小针,然后她说,不要动哦,大针管又扎到脊椎里了。

有什么感觉?麻醉师大人问。

我整个左边背都疼

于是她又把针往有边搅了一下。

我下半辈子完了,是不是我下半辈子就只能坐轮椅了?

现在好点了吗?麻醉师大人问。

我还在发抖,我的右边背又开始疼起来了。

脚趾头觉得热了吗?、

热了~我说,终于第一个好消息出现了。

然后麻醉师大人宣告我可以平躺了。

她叫我挪我的脚,我的脚根本就不存在了,一点都挪动不了。

她说,你对麻药太敏感了。然后她开始用针扎我,反正我也感觉不到,我怀疑她用针一直扎到我的脑袋我都感觉不到。

一个护士进来,说,哎呀,怎么发抖得这么厉害,你冷吗?

我不冷啊。我为啥抖这么厉害?麻醉师大人给我量了体温,又摸摸我的手,说,没事儿~

反正她那表情一点都不让人心安。

———————

没有了知觉,感觉就好多了,尽管我还是发抖地像上了发动机一样。

隔壁床的产妇打了催产素已经被拉到别的产房了,许多护士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插上各种管子,不停问我这问我那,我觉得他们长得都一个样。

一个服装和其它护士们都不一样的人走进来,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我的主管大夫。她比其它护士都更加和蔼。她坐在我的旁边,摸我的额头,抓住我的手,就像我的亲人一样。

她还问,你做什么工作?

我犹豫,我突然想不起来我是做什么工作的,麻药把我的大脑给麻坏了

是白领吗?她问

我点头,我想起来我是记者,不知道记者算不算白领

她说,哦,一看你就是,你就像是杜拉拉升职记里的人物。

这什么意思,杜拉拉升职记里有满头是汗、头发乱七八糟、穿着病号服,左右手都插满各种管子的人吗?

——————

之后我的意识似乎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像做梦。

我听到他们在讨论我对麻药过于敏感,也许会因为无法感受宫缩而不能用力

有人在说她怎么出了那么多血

有人说她的血压在升高

还有人问是不是可以让我的家属进来陪产了

然后一个很凶的护士进来开始叫我用力生。呵斥我不好好用力之后,她才发现我打了麻药,根本感觉不到宫缩,于是顿时温柔了起来。

再后来她们都夸我很聪明很配合

再后来她们说,加油,宝宝快出来了。

于是我就看到一个小东西被她们捧在手里。

我太恍惚了,我都不记得小东西有没有哭。

我只记得护士说是个男孩,我心里就对那个小东西有点隔阂,因为我一直以为小家伙会是个女孩子。

我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苏浙一直到宝宝出生,都没有能出现在产房。

————————

小东西被包裹起来就放在我的右侧。

他安静得要命,一点都不哭,睁着一只眼睛,小嘴不断啃着包裹住他的被子。于是被子的那一角完完全全的湿了。

我和他要接受2个小时的观察。于是,我和他,就我和他,在安静的产房中度过我们相识的最初两小时。

我根本就没有疲惫,我兴奋得要命。我不断和他说话像个话痨。我还打电话给苏浙和妈妈,我觉得2个小时太漫长,我恨不得立刻就带他见到他的爸爸和外婆。

而他的爸爸和外婆已焦急万分。因为此前看着一个个准爸爸都穿上白大褂进产房陪产,而苏浙同学却被告知不能陪产,苏浙同学和我妈忧虑得以为我出了什么状况。

对于苏浙同学而言,真是个大大大遗憾~没有能见到默默同学的出生。

而为什么不让苏浙同学进去陪产,现在还是个谜。

——————-

现在默默同学6周啦,回想起他刚出生时,觉得他真的已经长大了好多。

6周那么短,却像6个月,因为每天都发生很多事情,每天他都发展出一些新技能,他开始会听,会看,会大口大口吃奶,从一个孱弱的小猫一样的小家伙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大胖小子。

而我对于我怀孕和生他的记忆也被新的记忆挤占,终究会有一天变得模糊万分把。

不过没事儿,我的默默出生记已经写出来啦。

———————

朱啟墨,5月7日21点57分出生,3180克,男,健康万分

DSCF2846

Uncategorized

以后自称奴家好了~

先是逃不出房奴的命运

又发现硬生生成了孩奴

奴家无言~

———-

昨天做了个超级科幻梦

在梦的最后,奴家慨然

想,只要把最后虫洞的那部分让苏浙给我圆了逻辑,那可以写成一个超级好看的科幻小说啊。

结果早晨醒来,只记得奴家跟着一个女科学家进入了一个秘密科研机构内部

最清楚的部分是她拿着一个有条形码的卡,而奴家需要申请一个临时卡,然后我们上了一个传送带~~~

———–

我什么时候能睡个整觉啊

Cloudy_Sticker_by_JackuB

Uncategorized

    回到家,比在北京时还要昏天黑地。觉得立刻能写出来的“默默出生记”也大概鲜有机会出来了。

    天天过着半夜要醒n次的生活,每次醒来之前都要做n个诡异的梦。即使是睡午觉,也是被默默同学的大哭声给吵醒的。

   即使这样,默默同学怎么这么可爱呢?他是小悟空,他是小熊猫,他憨态可掬,他天真无邪,他一颦一笑能征服所有人。于是我再昏天黑地也就没话可说了。

   不过这样一个漫漫长夏能在家里度过,真像是往年的暑假啊~~~而且还能和爸妈一起看世界杯~~~

    买了个无线路由器,从明天开始,就可以不用和老爸抢电脑了~

Uncategorized

昨天,在一阵敲敲打打声中醒来,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半天,琢磨敲打声的来源,频率,移动位置。。。然后得出结论。。。楼上在装修。

这怎么了得,敲打声还好,电钻声不要吵死我家宝宝啦。

我二话不说,牙没刷脸没洗,只照了一下镜子觉得自己样子不算邋遢,就冲出门外直奔楼上。

这是我出月子之后的第一次出门。

楼上人家家里已经一片狼藉,一堆施工工人,果然在装修,而且要装修将近2个月。

于是我用1分钟做了个决定,带宝宝回常州,1个多小时后,我就订好了机票

下午,电钻声开始响起来,震耳欲聋。我以比上午更快的速度冲到楼上,对施工工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楼下有个刚满月的婴儿呢~

我还没有动用更多的长篇演说,施工工人就被我真诚而又彪悍的态度给打动了,于是打了一个长长的电话,答应在我离开之后再开始大动静

彪悍妈妈凯旋而归~

所以,母爱使人彪悍,我的彪悍人生从此开始。

ps:我的默默出生博又得推后写了。写博如写稿,一拖再拖就没有感觉不想写了。。。即使是这么这么值得纪念的 big day。

Uncategorized

出月子第一博本来应该写我的生产记,但昨天晚上突然觉得应该写我老妈

 

~我的老妈~

真像小学生命体作文

 

老妈~

 

我对我的宝宝说,来,老妈抱

我妈说,别老妈老爸的,你都成~老~妈了,那我呢?

我总觉得妈妈不会老,永远是气质美女妈妈一枚。

她有一张80年代在广州穿着绿色呢大衣照的照片,放在现在看起来也依然fashion。

她的眼睛,鼻子和整齐的白牙齿很好看

我总是觉得郁闷,没有遗传到她好看的鼻子和牙齿

遗传到的大眼睛也被近视给弄难看了。

 

上上个月,我突发奇想要给妈妈搭配衣服

于是翻箱倒柜,劝说妈妈在镜子面前臭美来臭美去

我觉得妈妈即使上了年纪,也依然是气质美妈妈

只是为了我,她都不怎么打扮自己

她总觉得能省则省,省下来让我奢侈浪费都是好的。

我让她试穿我的衣服

我觉得她穿着真美~

老爸觉得我忽视了妈妈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

可在我眼里妈妈就是没有老

 

即使在我眼里妈妈没有老

但她也成为外婆啦

她说邻居有个小女孩来看外婆时总是老远就奶声奶气叫~外婆~外婆~

特别可爱

于是妈妈老想着小默默以后以后也会老远就奶声奶气叫~外婆~外婆~

我说,狼外婆~狼外婆~

妈妈于是就开始管自己叫狼外婆

这个狼外婆还真是慈祥又风趣

 

默默闹的时候,我忙来忙去

妈妈说,哎呀,你的小宝贝把我的小宝贝折腾坏啦

这句真像绕口令,在她眼里,我永远是她的小宝贝

 

住院时,我好歹说服妈妈不要陪夜,但每天早晨5、6点我被护士吵醒时,总看见妈妈已从家里赶到医院,正在我旁边忙来忙去

待回到家,我又好歹说服她晚上宝宝闹时不用来帮忙,可每天早上我醒来,都发现妈妈已将宝宝抱到她的房间,为的是让我和苏浙能多睡一会儿

月子里说是不能吃盐,老妈仍能花样翻新做出香喷喷的菜,让我胃口大开,她的荷兰豆炒腰花绝对可以做饭店里的招牌菜(当然这份招牌菜上有老爸一大半的功劳)

她心疼我,却不心疼自己,于是前天就发烧了,38.6,她还说没事儿没事儿,还故作轻松装。

 

老妈对我的爱细致入微,我对她的爱却似乎只停留在粗枝大叶

在博客里说这样的话有点肉麻

但是,我还是要说

老妈~我爱你~~~

Uncategorized

明天才可以继续博,但我已按奈不住

过去一个月,在各种疼痛和无聊和困倦中,我构思了无数篇博客

现在看来,这些博客只会停留在构思中了

因为,人永远不可能两次写出同一篇博客

—–

想结束这篇博,毕竟只是预告博

但是又不甘心

——

难道多写这两句就甘心了吗?

可见我的话痨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