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这本书还真是挺好看。尤其是之前刚看过《镜中爹》,就更觉得人和人,不论在思想还是叙述方式上,可以高下立现。

其实和苏浙一直以来都会拿来讨论的话题是,为什么现在的中国在各个方面做得都不行,而在战乱时却出了那么多大家。结论很清晰,不过读了《上学记》会让人更加感慨。

想起来我高中时还有忙里偷闲看闲书的时间,现在表妹正值高中,却天天要晚上9点才能放学回家,整日只学高考要考的三门课,真是扼杀求知欲。如果考上北大清华,或许还有4到7年时间可以自由选课跨系去体验各种新知识,如果考了一个不好的学校,那依然面对的是一堆死规矩和暮气沉沉毫无思想的老师。

这样想下去,那建国后的那套思维方式不止害了两三代人,还会子子孙孙无穷匮矣。

撇去这个不说,一个困惑是为啥中国这么有思想专制的土壤。国民党看起来也是很意识形态,在其管辖范围内只有三民主义政治正确,而且很多做法也和后来关键词做的如出一辙?

何兆武说自己读书是个杂乱无章漫无目的的人,这点让我找到了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一直很苦恼自己为啥看书总是看到东看到西,却不像别人那样有系统肯深入,再加上自己又是个记性很差的人,往往读过就忘。读书不少,但好像一点用都没有。以后再为这事情自愧不如的时候就拿何老先生安慰一下自己好了,他说:“至少有两个很熟的同学批评过我,说我这种读书不行,做不出成绩。的确如他们所说,我一声没有做出任何成绩,可我总觉得,人各有志。”。。。。。反正我也不想做出什么成绩,我也就这样乱读书好了。

还有一个新发现,书和音乐一样,有些能让人平心静气,有些会让人浮躁不耐烦。《我们仨》和《上学记》就属于这段时间读了让我平心静气的书。不过大概也由于这些书都出于平心静气的温文尔雅的老学者之手吧。

—-

ps:刚才重新翻了一遍书,才发现我的疑问原来在《上学记》的一开始何老就已经解释了。我还真是个看书粗心的人。

“孙中山改组国民党以俄为师的思路和当时国际大气候有很大关系。当时英美等老牌西方民主国家正值经济大恐慌,都显得很没落,而苏联的斯大林则气势逼人,有一股方兴未艾的气象。所以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初期,专制独裁乃是一种世界性的潮流,甚至张学良下野岛欧洲游历一番后,也相信了法西斯主义。。。。。。”

BTW: 这本书打动我的程度远远超过我上述写出来的感想,但我也不知为啥我写不出我所有的情绪和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