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日暮里,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这三个字是出自鲁迅的在仙台。小的时候在文章中看到这三个字,觉得异常神奇。

似乎小的时候,文字比现在更有魔力。每个漫长的暑假和寒假,我坐在我盈满绿茵的房间里,一动不动,看完一本本小说。但我现在却做不到。当我需要珍爱生命远离电脑,最好的度日方式是看小说时,我却宁愿去打连连看。

于是文字的魔力就此消散殆尽。

这也许和世界观有关,也和心态有关。我不知道这种世界观和心态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我知道变化了。

今天还没有到日暮里,我坐在爸妈的房间里,突然想起来春节期间的几个日暮中,妈妈和爸爸站在阳台上,笑咪咪的看着天上乌鸦归巢,说乌鸦下班了。他们在喜欢在阳台上了望,于是发现早晨北京的乌鸦成群往郊外飞,等到傍晚又成群回来。我觉得需要具备一点点类似文字魔力一样的魔力,才能发现这个神奇的现象。

他们还会发现楼下元大都公园中的流水在冬天依然潺潺,觉得那些古树繁茂的枝桠所组成的形状非常好看。我似乎以前也会看到这些东西觉得喜欢,但是现在却无甚感觉。似乎更热衷的是看房价现在究竟如何。

作为一个写字的人,发现文字的魔力正在渐渐远去,有点像荒诞小说里的情节。或许,我应该尝试着写一个以这个为题材的荒诞小说?

Uncategorized

像我这样没心没肺不知魏晋地混日子的人,今天突然很blue

要是硬找理由的话,也可以找到点——今天的体检太折腾,又让我检查了两次。

但是看在结果还不错的份上,我也不应该如此抑郁。

 

前几天终于看完了the god themselves。最后一章充斥着从平行空间到大爆炸理论的推论,结果我几乎是在苏浙同学的帮助下看完的。

虽然推理过程依然惊心动魄,但我突然觉得我喜欢科幻还是因为逃避现实。因为在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中,无论地球和宇宙遇到什么样的灾难,总有个聪明人——通常是物理学家——会将之神奇化解。但在现实世界中,我觉得我所看到的那些杯具是没有人能逆转的。。。。今天还真是blue。。。说着说着又悲观了。

明天苏浙同学要上班啦。。。爸妈也都回家了。。又只剩我一个人在家宅着。。我讨厌一个人宅着~

Uncategorized

话说准妈妈都会有筑巢感,我反正从元旦后就老是想要装修房子,不知道这算不算所谓筑巢感。

其实也没有啥可装修的。不过今天还是去金五星扯了布做了个新的沙发套,效果简直好得出乎我意料。现在客厅的沙发看上去还蛮时尚的。如果把我从贵州带回来的银画儿挂在沙发后面的墙上效果肯定还要好。

还打算搞些不织布在卧室墙上布置一个儿童画儿区域,那些画儿我在淘宝上已经看好啦。不过不想在墙上订钉子,不知道怎么解决好。

接下来就要去买婴儿小床了。我得快点买,现在出门就有点走不动的感觉。。。。。哎呀我的身轻如燕的往昔啊~再拖几周估计我已经逛不动街了。

————-

对啦,我春节前种的豆苗都发芽啦,前天剪下来,只够每人吃几根。。。被老爸老妈和苏浙都嘲 笑了。

————

某天我在闷声闷气的唱歌

suzhe:你为啥发出牛一样的声音

no:哼~你才牛呢,你牛,你牛,你才牛

suzhe(欣然):对啊,我牛!

————

下面就是我看中的不织布儿童画儿~不过我很担心我做出来的画儿效果会很差。

 

想要达到的效果就是这样滴~后面蓝色的墙也是不织布的

不织布-布板小游戏-儿童居家游戏

Uncategorized

buzz~还真buzz啊~

突然觉得Google可以像腾讯,山寨一个成一个

因为他们的用户太多粘性太大啦~

他们唯一不同的可能在于,Google会追求点突破~腾讯只追求像~

——————

带老爸老妈去看了imax的阿凡达

可怜的老妈,晕3D,整个3小时都在和3D做斗争了。。斗争的结果是,闭上一只眼睛看就不晕。

不过老妈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美国人的技术和想象力太了不起了~~

我只能叹息一声,万能的领导们正在让我们国家所有的技术和想象力离人家越来越远。

回来听到男足3比0胜韩国的消息,第一反应是,科幻片儿?

——————

不知道卡梅隆有没有受到阿西莫夫的影响

反正觉得远程控制阿凡达这一段还蛮像阿西莫夫的一个短篇的。。。讲一个自闭症儿童在科学家的研究下和一个机器人融为一体,在遥远星球上找到自由的故事

另外潘多拉星球的通感网络,还蛮像阿西莫夫机器人系列中描写的盖娅星球,盖娅~爱娃~听起来还有点像

待会儿去Google一下看

——————

既然哈7也是3D,那我就用更加热烈的期盼去等待它的到来~

————————

我的春节啊~还是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谁在北京,有好玩的活动找我吧,蹿蹦跳跃的体育活动除外~

——————

Uncategorized

作为一个食肉动物,最近发现豆苗、苦苣苗真好吃呀~

这种喜好进一步发展到我要自己种它们的念头

(苏浙旁白~你奇怪的念头怎么这么多呀)

于是从淘宝上买了一堆种子,把它们种在了豆腐盒子里

反正不要土,只要湿润的纸巾,然后每天把它们放到加湿器下面。。。。

觉得真开心啊。。。期待它们长出苗来的那一天。。。哈哈哈

我开始做个幸福的农民

期待豆苗们茁壮成长。

 

ps:加上植物大战僵尸的功劳,我怎么看那些豌豆怎么觉得可爱。

ps:ps:淘宝卖家还送了我一些其它花的种子,我要去买个小花盆,然后开始我的花农生活。

*********我的春节生活终于有趣起来啦*****************

Uncategorized

下午看到标题党式的记录,说北大教授集体要苏力院长请辞,吓了我一跳,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对这个标题党及其不爽,也对法学院忧心忡忡了半天。

不过后来孟师兄发邮件给我,说“我前天仔细看了一遍,觉得一个工作单位能有这样鲜活的话语,还是不错的,说明“大佬”很多,说明北大法学院在管理上并没有完全压抑大家的独立精神。”想想也的确如此。

其实对于教授如何激励,又如何保持学术的宽松自由氛围,这本来就是很难的事儿。想起来以前看过一些文章,说美国大学在终身教授这制度上反复改进了很多次,因为如果年年聘用考核教授,会造成教授无法潜心研究,会功利化得去努力“达标”,但是如果终身制之后,又出现了一些教授不再锐意进取的情况,平白浪费了很多学术资源。

我们国家的大学教授其实和国外的终身制没啥两样,当上了教授之后就做一辈子,谁都有在大学里听烂教授讲课的经历。。。。论文没发表几篇,学术烂得要命,上课还特八股,耽误了我们这些好学青年。。。但他们照样过着滋润地教授生活,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反倒是年轻讲师,有些特别有学术精神,但是非常贫困,在论资排辈的制度下只好忍受清贫,后者干脆转行。

另外学术的评定也是个难事儿,它没办法像销售或者产品那样去量化。建立个学术评审委员会算是个办法,不过学院里就那么几个教授,有利益纠葛,怎么公正评定呢?通过学术论文也不行,反正现在怎么发论文的大家都知道。

文科比理工科更加麻烦的地方在于,好歹理工科可以发到国外的science或者Nature上,并且会有影响因子。文科就不行了,地域化太强,你论中国司法制度的文章也没法发到国外的刊物上,所以就少了一个公正的参照系。

反正制度建设中最常遇到的就是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肯定会两难,而且你需要抉择:现在的抉择就是:要激励,还是要宽松的学术氛围。如果苏力看到的是很多教授都已不再潜心学术,而四处捞金,那作出这个选择挺正常。。。。事实好像也恰恰如此,我能看到苏力虽然做了院长但还在不断出译作和论文,而很多教授就只是忙着去给考研或者司法考试上培训班,或者在外做法律顾问。

当然以论文评英雄的制度可以再改善一点,不知道为啥国内的论文还没有开始通过被引用量来计算影响因子,是不是因为天下文章一大抄,抄来抄去都不知道是谁在引用谁了。

————————我是分割线——————————

另外北大教授们还很不满的是苏力老师光埋头学术忘了给学院捞金了。反正苏力老师的确是个只知道学术,不会交际不懂政治的人。如果院长是要挑选学术很强的人,那苏力老师绝对胜任;如果院长的挑选条件是选一个CEO,那苏力老师的确不适合。

这某种程度上和采编/广告分离有点像把。让搞学术的埋头去做学术,让愿意经营学院的去给学院争取更多的科研经费好了。

但其实,正是苏力老师在院长这个位置的拙,显示出整个大学学术环境的恶劣。每个大学都以争夺国家项目为目标。。。国家项目是什么?真的有学术价值吗?就算有学术价值你能保证在做科研的时候不受到某些压力?。。。这些答案大家心中都有数。

想到这一点还是觉得蛮伤感的,反正按照现在的制度发展,如果有一天人们说北大法学院不是最强的,我也不会奇怪,因为超越北大法学院的那所法学院肯定不是因为其真正的学术强大。而且现在的北大法学院能和国外的那些法学院比吗?

——————接着分割——————

这次的讨论也挺好,希望理性和建设性的声音更多。旁观者最好不要抱着北大笑话的心态,这不是啥笑话,这是赤果果的中国学术的杯具。

如果北大法学院这样一个以研究制度为己任,并允许论争的的机构不能在这次论争中得到一个更优的制度,那我也不指望在其他学术机构能有更优的制度出现。

Uncategorized

发现宝宝开始顶着我的胃了

这直接使得ta的美食家妈咪在每次外出美食时

只吃了几口凉菜就觉得饱了

然后欲望全无

这对于一个长期饕餮的人而言是多么的杯具啊~~

尤其是凉菜过后一个又一个热菜接连上来时。

孩子ta爸说,我有金钱豹的券儿,你去不

我不去,以我现在的状态,吃金钱豹也太让他们赚了。

那。。那。。。

不能饕餮的春节这还叫春节吗?

——————

我热爱的snape教授的扮演者,居然也是理智与情感中布兰登上校的扮演者

他从一头金发换到一头黑发,我就不认得他了~

真惭愧,不配做他的粉丝。

———–

看到一个段子,一个对中国还挺了解的意大利人,说GFW就是。。。。Gov. fuck whatever

————

不能饕餮,不能去旅行,没牌局,这个春节怎么样才能变得有趣点呢

Uncategorized

这本书看了一个月了,还没有看完。但是它是多么的好看啊,阿西莫夫的想象力真是无人能敌。

真奇怪这么好的小说为虾米没有人翻译。那个出版社愿意出版,我愿意来翻译。

不过,第二部分应该很难译吧,那种超乎常识和现实,完全虚构出来的外星生物,到底如何去描述它们呢。。。可以把其中的那个部分翻译成3p吗?

ps:为虾米那么多人说看不懂李海鹏的专栏呢,好像他们是另一个星球的人?他们从来没有看过含有隐喻的小说吗,或者从来没有看过王小波之类的人的杂文?

哦。。不过想来也是。我们的语文课从来只教如何分析段落大意,然后从几千字直白的歌颂祖国的文字中总结出更直白的对祖国的一句话歌颂。

我也要直白地歌颂,我爱阿西莫夫,我爱哈利波特,我爱snape,我爱王小波。我还要学某个诗人的现代诗直白作诗一首:

我爱钱钟书

我爱他的钱

我爱他的钟

我爱他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