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对于我而言,没有糊涂,只有更糊涂。

昨天失而复得的耳机立刻得而复失,我觉得我真是混乱得可以。但和今天比,真不算啥。

今早上6点起床,披星戴月,赶到医院。发现抽血的小条忘带了。。。顿时感觉天雷滚滚。

大概是昨天向苏浙同学show我要抽8管血是多么悲惨时忘记放回包包里了。

只好给妈妈打电话,让她给我送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想到本来只要空腹熬到11点,现在要多熬半个小时,顿时觉得委屈万分,只能无理埋怨苏浙长达几十分钟。

7点40,妈妈终于赶到,拿出小条,发现各种小条都有,唯独缺了那个天煞的一定要早起并且空腹的糖耐小条。顿时觉得杯具。。。连妈妈脸色都为之大变。

旁边一孕妇姐姐支了一招,说某个窗口可以补开小条。开心万分,赶紧去补开。

到抽血窗口,医生大人看了一眼,说,你怎么才来啊,你这个抽血只能在7点半之前完成,你明天再来吧。。。。看看钟,也不过是7点50而已。。。医生大人还叮嘱,一定要早到,宁早不宁晚。

只好垂头丧气回家,明天接着痛苦地早起吧。

————————-

哦,家长里短之后,再发表一下我的非家长里短观点。

似乎最近一则美国新闻是大金融机构加薪加得惹了众怒,奥巴马要拿大银行开刀。

这事儿放在中土帝国是多么政治正确,民心所向,带三个表的事儿

结果放在西域之美国,就惹来很多人质疑其大政府和民粹主义。

这事儿进一步加深了我对中土帝国经济的悲观

我觉得一个经济政策,实质性究竟正确与否都无所谓

经济就像大气,能够准确预测的理论还没有出来呢。

但是一个政策能被讨论,能被质疑,能被不同人来怀疑可能产生的坏的影响

这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就像司法~追求实质的正义有时是不可求的,你就得追求程序正义,而且要相信程序正义做不到,实质正义根本就不靠谱。因为。。。。你。。不是。。。上帝。

ps:还有一个触动了我一下的是,美国国会居然有个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居然还正经八百地调查取证,还真的举行听证会,而且听证了些啥居然都还可以报道。。。真“程序正义”呀。

另一方面,这个东西的存在让学术研究有了丰富资料,这样,以后的学术、以及相关的政策都有积累。这些东西积淀下来,大概就像英美法系的丰富案例一样,可以随时援引,并成为法理研究的资料一样了吧。

btw

像我这样糊涂的,连自己的事儿都做不好的人,想这些大而无当的事儿,好像有点荒谬的说。

接着放snap饰演者年轻时候的照片:

再放一张我的颇有魔法师范儿的照片,可惜当时只有雨伞没有扫帚(谢谢肖南同学,我就喜欢魔法师范儿)

2010年第一财经周刊 121

【读书】

看完黄金罗盘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我要再把哈利波特和死圣看一遍。

没有哪本书像哈利波特那样把一个奇异的世界描述得那么生动和详细,生动到每一个细节。

在哈7中有个人现在想来让人觉得悲情万分,那就是Snape。

这个潜伏者,因为饱含对哈利波特妈妈的爱,一直在伏地魔那儿做卧底,

克制着自己的情感,克制着自己心爱女人的孩子对自己的偏见,还要亲手杀死恩师

他的经历多传奇,他的小宇宙多强大呀

简直可以单独拿出来再写一个Snape传。

罗琳女士,你再写个Snape传吧~

—————

ps:虽然哈利波特的电影灰常失败,但是Snape的演员饰演者选得还挺好。我脑海里的Snape就是这样的,阴郁但又不邪恶。

https://i1.wp.com/neatorama.cachefly.net/stacy/snape.jpg?w=628

【科技】

我又要开始抱怨我的智商了

最新的一个杯具是,昨个儿我想着今天要去做糖筛,临睡前一边说着要空腹12小时得早起,一边还接过苏浙递过来的苹果吃了,导致今天检查超标了一点点。就因为这一点点,我周五又要去抽n管血,更可怕的是,又要早起~还要空腹一直熬到中午11点。

之前的一个悲剧受害者是富大人。。杀人过后洗漱睡觉,富大人问,有带水没,我看看化妆包,里面有个小瓶子第一行字写着skin care于是想也没想就给她了。第二天,我们才发现skin care下面写着这是卸妆油~

富大人,我对不起你!!

还有几个小小杯具,我忘了。

反正,我恨你,你这个笨no!

Uncategorized

对于我而言,有个永远抽不中奖魔咒

今年的年会我又没有抽中奖,去年没有,前年也没有

所以我不应该抱任何希望,我是所有抽奖人的绿叶。

不过我真喜欢年会啊。看见啦么多同事,杀了拉姆多人

特别是在我憋了那木久没有出去玩了之后。。。。

心满意足~

我要想想我的春节要怎么玩啦~

难道会是和苏浙、爸妈凑成一桌打上几天的双升?

Uncategorized

鉴于我精力充沛一如我6个月前

鉴于那么多人看见我都说我一点没变样

鉴于在地铁上仅仅有过两次别人起身给我让座

我就还真以为我的身材和6个月前一样窈窕。

这种幻象在昨天被无情的击破

既然单位又要给大家拍春夏照,我就积极地找寻我的夏装,期望能拍一个孕妇写真

结果。。。。没有一条裙子的拉链能拉上,即使裙子看起来是韩版。

最可气的是,一条的拉链已经拉过腰啦,但是,但是,还是没有能再往上一点点。

然后我就像是个泄气的皮球

但,如果,我真是个泄气的皮球,我就能把拉链都拉上了。

—————

oh,自从怀孕以来,每周必做之噩梦就是梦见期末——噩梦之恶在于,我为啥老觉得我数学啥也没有学,而且不断纠结于我是否需要把数学公式都看一遍才能去考试。

Uncategorized

今天才知道,我杯具了很久

上海人民但凡打开我博客时,就会出现这样的字样:

中国电信提醒您:“选择健康生活 远离低俗网站”

你倒是说说理由哪里低俗啦?我博客中脏字都不带,政治也不讨论,黄色更是没有的

家长里短,结果就低俗了

恨死~

不要把我从一个没心没肺不关心政治的人变成一个悲观主义虚无主义者好不好!!

Uncategorized

问学心理学的小菜同学索要幼儿或者儿童心理学的书目

因为突然意识到未来会有一个小小的人会处于我的摆布之下

我可以是个暴君,把我所有的习惯和价值观强加在ta的身上

也可以做个平等者,让ta能有更健康自由的环境成长和塑造自己

在对自我成长和小孩子成长知之不多的的情况下,我肯定是个暴君,即使我不想

这算是我这种被过度教育了的变态想法

不过在查阅网上资料的时候看到的那么多的从0岁开始的早教书籍和课程更让我觉得变态

这算不算是一个集权国家下的一堆集权的家庭

一个急功近利国家下的一堆急功近利的父母

那些打着美国或者xx国旗号的早教理论如果不加思索还真是容易让人信服

能让我不被这些乱七八糟理论给人云亦云的唯一办法就是

自己去了解这方面学术理论的发展轨迹~

———————-

ps:总觉得自己脱不开学校里的影子,仿佛啥事儿认真起来都要用学术的视角去看待一番。这样好像太迂了点儿。。。没辙~

【科技】

发现其实好多人都不知道

有人会说,那我们接着用google.com就好啦~

这么说吧,Google。com的服务的确会一直提供下去,但是因为在上面会能搜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伟大的墙会把它挡在外面?

其实之前墙就已经把Google.com的一部分服务墙在外面了

我去搜索一些外媒新闻时(和政治毫无关系的新闻),常常需要翻墙,因为Google.com下提供的news搜索很经常是被屏蔽的

还有人说,以后gmail要没有啦,赶紧要把资料倒出来

我敢保证gmail中我们的邮件还是会一直保存下去的,只是你在墙内无法用而已

如果你更加相信自己的硬盘,而且不会翻墙,那倒出来好了

其实如果会翻墙,而且有不想被相关人士知道的资料,那就接着用gmail好了

如果觉得翻墙麻烦,觉得倒出邮件也麻烦,就在gmail里设置一个转发好了,转发到你信任的国内的一个邮箱

无论如何,翻墙是以后必学之功夫~

估计以后相亲啊招聘啊可以把会不会翻墙看成是一个指标,和英语4、6级差不多。

【科技】

我的博客应该不会被封。。。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昨天看着twitter上每秒几百个的#google Tweets

愈发觉得带我的宝宝来到这个世界多么不明智

此前我还在想着ta大一点就得必须去上政治课,去分析段落大意,去背历史

好悲惨

现在想到以后ta在课外都可能只能在一个大局域网中去了解世界

成为一只井底之蛙

更杯具

——————

昨天还看到一篇外媒

说希拉里克林顿在给美国互联网企业通气

好给中国言论自由施压~

也觉得很杯具

说给爸妈听

爸妈说,电视里老说中美的人权主权之争

事实和说的那些抽象的调调差别那么大呀

————————-

既然已经上升到了两个国家政治的层面,这个问题会怎么解决呢?

这些信号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啥影响不?

反正去年年底一些人乐观的时候我就已经够悲观了,现在再悲观也悲观不到哪里去

————————————

啥时候能够不愚民,而是,即使信息全都透明,我们这些胸无大志的人仍然能够没心没肺的过日子呢。

Uncategorized

日子已经过糊涂了

护士小姐问,你几个月啦

我想了半天~

似乎在半个月前还无比清楚,结果现在就彻底不记得了

作为一个糊涂蛋,还开始不那么忌口,甚至开始喝可乐

觉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嘛

小宝宝要从胎儿时期就不那么娇气

哦~最近又频发大脑短路事件

今天拿家里的门卡去刷地铁卡,刷不对还想着。。咦?我的卡失效了吗?

嗯。。没什么可写了,大概也是因为糊涂了的缘故~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