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大家老是讨论,微软在互联网时代是否会改变它的商业模式。

今天采访微软CIO的时候我觉得他说得比谁都明白啦。

他说他在刚上任的时候跑去问鲍尔默,微软最核心的IT架构是什么。

他本来以为鲍尔默会说财务系统云云,结果鲍尔默说,最重要的license system 和 pricing system 系统.

CIO大人还补充一句,未来这两个系统依然核心,我们会不断投资之。。。

ok~真相大白啦~

Uncategorized

和一名新京报记者一阵寒暄彼此介绍之后~~

A:第一财经周刊。。。是份日报吗?

N:额。。是周刊

A:  哦。。我怎么记得是日报

N:日报那个。。你指第一财经日报吧

A:啊。。第一财经还有日报呐

N:(汗得说不出话了~心想您们和第一财经日报还算半个竞争对手呢)

A: 我在第一财经也有认识的人。当初我一个哥们去第一财经电视面试,我特别惊讶,原来第一财经还有电视。

N:额。。对。。第一财经怎么啥都有。

Uncategorized

昨天的梦可记一笔的地方在于。。。让我担惊受怕了一整个晚上

梦见我总觉得离考试只有几天,但我还没开始复习

我不断想着是应否该把高数的公式和英语单词都看一遍

一边觉得害怕,因为似乎那些书我从来没有碰一下

我还不断回忆我是否还需要参加考试

一会儿的结论是,我已经工作了,不需要参加考试

一会儿的结论是,我在读博,还没有毕业。

作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信奉者

我到底思什么了,让我要梦到考试

真作孽

【梦】

鉴于刚看完时间旅者的妻子,最近的穿越话题又很多。。。结果昨天的梦是这样的

我回到了2000年9月,学校开学。我拖着行李回到411。

寒江在打扫卫生,皮皮如同我第一次看到她时那样在喝着盒装牛奶,花花满脸微笑。

哎呀~我的宿舍生活开始了,搭蚊帐啊,收拾床铺啊。

早晨寒江叫我起来,问我去不去食堂吃早晨。我蒙着头,觉得自己还没睡够,一方面又想,我是不是的确应该早起去读读英语之类。

晚上去上晚自习,和皮皮一起。觉得走在校园里特别舒服。我和皮皮说,我天天散步,但是在小区里散步就是没有在学校里走着这么惬意。

皮皮很诧异地看着我,我迟疑一下说,说了你也不相信,我昨天还在2005,哦,不2009年呢。

后来又参加了一个什么社团活动, 每人拿到一个cd,外面的封面上写着U2/sting/beatles/……我突然觉得热泪盈眶,想起在本科毕业若干年后,我就再也没有听过这些音乐。

寒江说为什么没有张国荣,她喜欢张国荣的歌。我再次觉得哽咽起来,因为我知道2003年时张国荣死掉了,而2000年的寒江还不知道。

我就哭起来了。

寒江连忙问,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我说你不会相信的,我是从2009年回来的。我觉得很伤心。而且我不想回去。

寒江说,但是你现在就在旁边啊

我说我很快就要回去了,我真不想回去

然后我就醒了,醒来的时候还在哭,气都喘不过来了。一时间根本分不清那是梦,还是我真的回到过2000.

——-

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让我想念我的本科~想念当时无忧无虑淋漓尽致的生活和411的舍友们。莫非1999到2009,已经10年过去,所以需要做个梦来表示纪念?

Uncategorized

今天木有病怏怏

跑出去采访啦

上午和下午两截

加上中间一节的八卦时间

哎呀~工作和八卦让我神采奕奕

橙汁带来的小小不适也让我克服啦~

妈妈说,工作让人幸福

我觉得嘛,还要加上点八卦~

Uncategorized

几天前:

妈妈大喊,快来看,好大的痰盂啊。我跑到客厅,往电视里一看,是全运会开幕式特意做的一个造型。的确像痰盂。

今天:

和妈妈耐着性子看了cctv10的一个科学探秘的节目

苏浙问:最后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说:明天还有下集。

苏浙:怎么这点事儿还要拍上下集

我说:上下集,那还便宜你了。它拍了上中下集。

【读书】

好久木有写博客了~如果有天天写的话,大概内容都是吐了~吐了~又吐了~

在看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看了大半,小说已经进入了可以预见的哀伤部分。不过前半部分还是蛮让人high的:当你看着对面的那个人,那个人就是你自己。

我觉得我现在就是另外一个自己,以前一点蔬菜都不爱吃,现在每顿饭几乎只吃得下青菜;作为一个当了20多年的食肉动物的动物,现在憎恶肉腥味。哎呀。。我曾经是多么热爱美食的人啊。。。

可能就是先从这先方面开始,一个人的人生开始发生改变,她成为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然后可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但是这个过渡也太痛苦啦~好歹让我能好好享受美食好不好。

回到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这书,这真是奇思妙想之书。我有点害怕把它看完,就像看返老还童,我也害怕把它看完。

之前还看了小说暮光之城。。。以后不要轻信畅销书,这本书的口味之差可以归类到席绢之类了(还有人知道席绢吗?)。翻完暮光之后我就更喜欢哈利波特了。

Uncategorized

有个rp很差的人

叫做老鲍

几年前,我写了个几篇”老鲍系列”

现在,我博客几乎所有的垃圾评论都跟在了”老鲍系列”后面.

删都删不完

所以…rp啊rp…..

Uncategorized

先说梦:

梦见一个欧式小镇上,如火如荼开展着足球比赛。镜头分别给向不同的观众,好来点特写。

有金发美女穿着球衣做撩人装,有wsn做痴迷装,在赛场外围,有便衣巡逻。虽然没说是便衣,但我梦里就认定是便衣了,随后有给这些人非常短时间的镜头特写。

镜头一晃到场外的一个小酒馆,因为大家都去赛场了,酒馆里人冷冷清清。几个看起来就是酒馆里的人在看着电视屏幕看比赛,并且也看到了刚才镜头给球衣金发女做撩人状的镜头。

这时突然有个穿米色风衣的金发女人闯进酒馆,面目肃然。随后又一人跟进。一挥手,仿佛嫌酒馆光线太亮,于是老板吧灯光调暗,最后的效果是,在晦暗的环境中,仅有的灯光都聚焦到了这个风衣女人身上。

这个人压低声音说。。。。然后我就醒来了。醒来的那一刻还记得这个人说了什么,当时让我心惊胆颤,并且突然明白,那个球衣金发女和一些人的动作都是暗号,场外的便衣中分为好人和坏人,酒馆中这些人不是在看电视直播,而是在监视。

当时想,赶紧睡着,看看接下去剧情如何发展,结果睡着之后就做另外一个梦了。

————–真希望借着做梦做下去的分割线————————

再说流水账

昨天去看中网,结果看到了彭帅打败莎拉波娃

正好妈妈来电话,兴奋的告诉妈妈,结果妈妈很不屑,说,主场,一切皆有可能。

嗯,之前张帅还打败了萨芬娜呢。

不过莎拉波娃输得还正是让人匪夷所思。

还看见了纳达尔~一堆人围上去要签名

苏浙说,我也要去找他签名

我不屑,说你更粉费德勒好不好

苏浙说,我跑过去,说,纳达尔,给我签个名,我是费德勒的忠实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