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回来的路上,老听见有人抱怨青岛不好玩。

    事实上青岛不是漓江九寨沟。它就是个且走且看的城市。最好的风景不是跑到海边的栈桥,往乌泱泱的人群中一扎去看海。而是在透过树叶洒下阳光的路上慢慢散步。

    没有很多人和车,却有老房子在两边静静站着。突然看见一行行樱花或是古朴又可爱的教堂,会觉得这个偶遇真好。走到一个山坡,会看见一排排的红房子顶,那边就是海,像童话中一样。

————-流水帐开始啦————
@1.青岛啤酒厂
参观了博物馆,还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博物馆
【古老的招贴画,下面两幅分别是德国占领时期和日本占领时期的青岛啤酒广告】

(刘关张也爱喝青岛啤酒之意)


【啤酒就是用这个酿出来的】

【都是酒】

【喝了一大杯刚生产出来尚含酵母菌的啤酒。。。。据说这种只有在青岛啤酒厂内才能喝到】

———-
在酒店中自拍一张

———
酒店外的花朵成行,美不胜收。很多新人来此拍婚纱照

———-
看美景前先看一个在阳光下睡午觉的民工

【天主教堂】

【风实在太大啦】

【多么卡哇伊呀】

【老房子,一看现在是被人大给用着呢】

【路边总有枝桠掩映的小红尖顶】

【基督教堂。可爱的要命。后来买了一个模型回家】

【教堂里面很安静,影绰绰有百合的香气。让人觉得世界一下子宁静起来。这是窗户】

【从钟楼上眺望能看见海。。。我们特意听了五点的钟声。这口大钟是1908年制造】

Technorati 标签:

Uncategorized

    其实前段时间充满疲惫和不知所措,不想读任何非小说类书籍,常常连篇累牍地看美剧不动脑。

    但这几天收获颇丰。看见一堆人,都那么勤奋的生产知识和思想,会觉得自己的堕怠非常可耻。

    其中田翼的《他乡之税》让我异常震惊。作为记者他抽出业余时间做了乡村税制的田野调查,采访几百人,查阅了无数资料,写就这样一本书。这样的工作是在学校时我所看到的社会学系的老师都不曾如此做过的。会让人想到费孝通。

    这一方面让人觉得未必学院里出学术,另一方面也让我看到了做记者的意义所在。以往总觉得自己写出的是片段,是知识和信息的碎片。但是其实这些碎片积累起来,即为历史。记者是更细致和广泛的历史现场观察者。

    耐心并且笨拙的积累。。。。学科知识的广度。。。。记录下来。。。好提醒自己。

   

   

   

Uncategorized

    其实前段时间充满疲惫和不知所措,不想读任何非小说类书籍,常常连篇累牍地看美剧不动脑。

    但这几天收获颇丰。看见一堆人,都那么勤奋的生产知识和思想,会觉得自己的堕怠非常可耻。

    其中田翼的《他乡之税》让我异常震惊。作为记者他抽出业余时间做了乡村税制的田野调查,采访几百人,查阅了无数资料,写就这样一本书。这样的工作是在学校时我所看到的社会学系的老师都不曾如此做过的。会让人想到费孝通。

    这一方面让人觉得未必学院里出学术,另一方面也让我看到了做记者的意义所在。以往总觉得自己写出的是片段,是知识和信息的碎片。但是其实这些碎片积累起来,即为历史。记者是更细致和广泛的历史现场观察者。

    耐心并且笨拙的积累。。。。学科知识的广度。。。。记录下来。。。好提醒自己。

   

   

   

Uncategorized

今天又听一帮人在说联邦和邦联,经济和政治云云。
大体的意思是,一个人说,如果经济自由,那么某头文字C的国家会成为大小不一的碎片。
另一个人说,这样挺好的呀。

遥想研一时候写的一篇论文就是关于此,若是基于当时的推断和论证,经济自由未必导致整个结果。随后又想,不知道强世功老师在这方面的学问做得如何了。他当时就非常关心这个命题,而这几年间,我丝毫都没有去碰与之相关的书籍。

如果按照今天话题见讨论的逻辑是。。。如果要达到经济自由。。。。那么某类精英和某类精英要联合起来。。。。但是他们没有联合起来。。。所以。。。。

但所有这些都基于一种不完整的推断,没有严密如同自然科学的演算。而这种反推之后的说应该如何如何实在是不足为道。说了等于白说。。。。我多虚无啊。

另外,不知道经济学界和法学界是否在这方面互通有无。这种情形颇似阿西莫夫写的银河帝国:学术壁垒日渐加高。

我很奇怪的是阿西莫夫居然会在科幻作品中阐述这样的观点:社会变革不是基于一两个人或者一两个群体阶层之上,而是将个体都看成微观上自由乱撞 的的原子。尽管不可测原理已经说了无法测量每一个个体如何已经将如何,但是在宏观上,依然会有规律可循。。。。。。并且,即使循到这种规律,依然无法通过互相乱撞的个体来实现整体的改变。。。。

或者阿西莫夫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在观测人类社会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太多种可能性和必然性,而当时物理学(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正是量子力学的范式盛行的时候)成为他一个参照。是他自己构想出了一个理论来解答自己的困惑。。。而且他当时肯定已经困惑于学科间的壁垒。

在后来他的帝国系列中,谢顿基地的几次危机是这样发展和度过的:第一次靠人。。。第二次靠宗教。。。第三次靠自由贸易。。。。后面我还没有看到。

这某种程度上像是地球通史的一个翻版,他还真是野心勃勃。

——————–

以上话语皆无逻辑,我已经是一个不太愿意思考并且宁愿没有思想的怀疑论者了。

一个规律是,每次午夜一过,只要我还没有睡觉,思维就异常混乱和活跃。

————–

ps:
所以。。。。对于一个公司而言,公司的规模和领导者的魅力之间会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吧。

Uncategorized

今天又听一帮人在说联邦和邦联,经济和政治云云。
大体的意思是,一个人说,如果经济自由,那么某头文字C的国家会成为大小不一的碎片。
另一个人说,这样挺好的呀。

遥想研一时候写的一篇论文就是关于此,若是基于当时的推断和论证,经济自由未必导致整个结果。随后又想,不知道强世功老师在这方面的学问做得如何了。他当时就非常关心这个命题,而这几年间,我丝毫都没有去碰与之相关的书籍。

如果按照今天话题见讨论的逻辑是。。。如果要达到经济自由。。。。那么某类精英和某类精英要联合起来。。。。但是他们没有联合起来。。。所以。。。。

但所有这些都基于一种不完整的推断,没有严密如同自然科学的演算。而这种反推之后的说应该如何如何实在是不足为道。说了等于白说。。。。我多虚无啊。

另外,不知道经济学界和法学界是否在这方面互通有无。这种情形颇似阿西莫夫写的银河帝国:学术壁垒日渐加高。

我很奇怪的是阿西莫夫居然会在科幻作品中阐述这样的观点:社会变革不是基于一两个人或者一两个群体阶层之上,而是将个体都看成微观上自由乱撞 的的原子。尽管不可测原理已经说了无法测量每一个个体如何已经将如何,但是在宏观上,依然会有规律可循。。。。。。并且,即使循到这种规律,依然无法通过互相乱撞的个体来实现整体的改变。。。。

或者阿西莫夫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在观测人类社会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太多种可能性和必然性,而当时物理学(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正是量子力学的范式盛行的时候)成为他一个参照。是他自己构想出了一个理论来解答自己的困惑。。。而且他当时肯定已经困惑于学科间的壁垒。

在后来他的帝国系列中,谢顿基地的几次危机是这样发展和度过的:第一次靠人。。。第二次靠宗教。。。第三次靠自由贸易。。。。后面我还没有看到。

这某种程度上像是地球通史的一个翻版,他还真是野心勃勃。

——————–

以上话语皆无逻辑,我已经是一个不太愿意思考并且宁愿没有思想的怀疑论者了。

一个规律是,每次午夜一过,只要我还没有睡觉,思维就异常混乱和活跃。

————–

ps:
所以。。。。对于一个公司而言,公司的规模和领导者的魅力之间会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吧。

Uncategorized

   GOOGLE的logo变成了这样

世界地球日

另外,我现在有全套的阿西莫夫了。

发件人 Desktop

一个号称科幻迷的家伙像我描述另外一个资深阿西莫夫迷
他是阿西莫夫协会的(类似于这个意思),他有全套阿西莫夫小说
我说,我也有啊。。。。
他说前传也有吗?
我说有啊
他问基地边缘也有吗?
我说有啊

迅速的,他折服了。

但是这不是很容易吗?我在卓越上两口气就买全了。

Uncategorized

   GOOGLE的logo变成了这样

世界地球日

另外,我现在有全套的阿西莫夫了。

发件人 Desktop

一个号称科幻迷的家伙像我描述另外一个资深阿西莫夫迷
他是阿西莫夫协会的(类似于这个意思),他有全套阿西莫夫小说
我说,我也有啊。。。。
他说前传也有吗?
我说有啊
他问基地边缘也有吗?
我说有啊

迅速的,他折服了。

但是这不是很容易吗?我在卓越上两口气就买全了。

Uncategorized

    其实周六很丰富多彩的,居然没有立即成博,真奇怪

   早晨,我7点不到就起床了,然后赶完海淀外国语学校,和一帮师兄弟姐妹们带着汶川地震受难后来北京读书的小朋友去动物园看动物(哎呀,这句话真长)

   感想是:小朋友们很活泼很调皮也很懂事。。。精力充沛得太惊人啦。

   5点多回程,一干人等吃饭。席间有一名学医者,两名(包括我)学法律者,因此话题异常诡异,从精神疾病到自杀他杀。最后,无一例外,体现了北大学生以天下为己任的风格,又聊到了制度云云。师兄弟纷纷慷慨激昂,我和一个师妹相视而笑,这种话题我们许久不谈起啦。

   随后,话锋一转,开始三国杀。我扮演忠臣反贼各一次,尚意犹未尽,就已近凌晨,回家。

   出租车上,和师妹聊起学校,我们居然都参加过耕读社,都参加过网协,而且时间相近,现在又在同一写字楼办公,同属一个集团之下,两个人不由遐想当年多少字在网球场或者食堂擦肩而过,还颇像向左走向右走。

   

[在笼子里被动物看]

Uncategorized

    其实周六很丰富多彩的,居然没有立即成博,真奇怪

   早晨,我7点不到就起床了,然后赶完海淀外国语学校,和一帮师兄弟姐妹们带着汶川地震受难后来北京读书的小朋友去动物园看动物(哎呀,这句话真长)

   感想是:小朋友们很活泼很调皮也很懂事。。。精力充沛得太惊人啦。

   5点多回程,一干人等吃饭。席间有一名学医者,两名(包括我)学法律者,因此话题异常诡异,从精神疾病到自杀他杀。最后,无一例外,体现了北大学生以天下为己任的风格,又聊到了制度云云。师兄弟纷纷慷慨激昂,我和一个师妹相视而笑,这种话题我们许久不谈起啦。

   随后,话锋一转,开始三国杀。我扮演忠臣反贼各一次,尚意犹未尽,就已近凌晨,回家。

   出租车上,和师妹聊起学校,我们居然都参加过耕读社,都参加过网协,而且时间相近,现在又在同一写字楼办公,同属一个集团之下,两个人不由遐想当年多少字在网球场或者食堂擦肩而过,还颇像向左走向右走。

   

[在笼子里被动物看]

Uncategorized

在秦啊啊的博客上看到的,觉得很好玩。

所有的样式都是手绘风格。让人觉得很可爱。
其实我还没有正紧八百的试用。
只是拖动着这些手绘的图案玩了一下下。

据说,如果我在博客中作了宣传,并且把链接发给它,那就会得到一个免费的license

所以,我宣传了。。。。

不许说我写了个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