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又到凌晨,思维再次异常活跃。

还是关于阿西莫夫。他的很多假设都很靠谱,比方说机器人三大定律(这个还用说吗?)
但是其中有个不靠谱的就是读心机器人。

按照他数本书的说法,因为改变了机器人正电子脑的回路,因此机器人能够感觉到人类的意志,并且能推动这些意志。
多么不靠谱的说法。

现在,看了lie to me,我觉得阿西莫夫在读心机器人这段,应该这样
这种机器人采集了所有人类表情的样本,能够通过细微的表情变化来判断人的情绪,并以此施加某种种类的压力,进而实现读心机器人的效果。

所以读心机器人的前传是这样的——-
—————-前传分割线————————
离莱特宁博士预约的10点还差15分钟,苏珊·凯文就停下手边的事情,下意识开始等待莱特宁的到来。事实上,这种情况极少发生——谁都知道,苏珊·凯文是个工作狂,并且,严格掐准每一秒钟。或许这正是她能成为优秀的机器人心理学家的原因之一。

莱特宁为何会突然要求前来拜访?苏珊望着窗外盘算。上次见面是半年前,苏珊一个叫做sunny的部下涉嫌将未经检验完毕的机器人带出机器人公司而被起诉,而sunny的却矢口否认。莱特宁这个表情学家前来判断sunny是否撒谎,结果轻而易举通过sunny的表情撕破了其谎言。这使得苏珊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助手。因为这个惧怕机器人的社会制定了一条法律:任何人在未经机器人公司检验并允许的情况下将机器人带出机器人公司,将受到 民事惩罚,并不得再从事和机器人有关的研究和制造工作。

苏珊正出神,门打开了。门边的机器人用恭敬而刻板的声音说:莱特宁博士前来求访。不等苏珊应答,一个高大的人越过门边的机器人大步走了进来,在三步两步走到苏珊面前时,他伸出手,用一种热情得近乎夸张的声音说:我们又见面了,凯文博士。”

凯文站起身来,彬彬有礼地和他握了握手,然后说,“您的到来让我惶恐不安。”
“是吗?”莱特宁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苏珊,“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一点都不惶恐。你看,眉毛微微上扬,嘴角也在微微上扬。你在好奇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好吧,你现在真的让我惶恐了,既然我的心思被你一览无余。直接说吧,为什么来找我,又是因为我的某个不守规矩的部下吗?”
“如果真的是因为你的某个部下,你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其实,我来是想和您探讨一个问题。事情是这样的,一周前,我家的机器人坏了。。。。凯文博士,别这幅表情,我知道你要说如果机器人坏了就应该去找修理厂。。。。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发现,当有些客人来我家做客时,我家的机器人就会躲起来。直到客人离开才出来。”
莱特宁停顿下来,看看苏珊的眼睛,确定看见她拧起眉头,露出困惑的眼神来,才继续往下说。
“我们确保使用过程一切正常,没有短路,没有不恰当的命令。我们甚至将它送去了机器人修理厂,但是还是没有用。”
苏珊沉思一下,说:“我知道您是机器学教授布朗的好朋友,您为什么不问问他呢?”
莱特宁一笑,说:“正是他推荐我到您这儿来的。他说从机械、电路和软件的角度而言,一切正常。所以也许应该问问您这位机器人心理学家。”
苏珊摇摇头:“很多让专家都头疼的问题往往来自于一个小疏忽。比方说为什么电脑突然不工作了,专家猜是不是病毒,是不是软件冲突,但是结果发现原来是电源被不小心踢了一脚接触不良。。。。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所以,我劝您还是再做一次检查。”
莱特宁盯着苏珊的眼睛,笑眯眯的说:“凯文博士,我看出来了您很好奇。您想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竟然布朗教授都解决不了。不要故作推辞了。我估计像您这样的博士,如果拒接去看看我这个奇怪的机器人,你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您是怎么看出我想去的呢?”苏珊问。
“您说前半句话的时候微微耸了左边的肩,后半句话的时候微微抿了一下嘴唇。我知道你在刻意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和动作。但是我能够分辨出1/10秒的表情。我在这方面很专业。您要不要也证明一下您在您的领域很专业?”
“好,我跟你去,现在。”苏珊说。

莱特宁的家看上去是一个典型的教授的家。尽管流行轻合金无缝润圆式样的家具已经流行了几十年,但是他的家里却仍然都是红木复古家具。家用机器人将家具擦拭得泛着亮光。不知道是用了空气清新剂还是那些家具木料的缘故,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檀香味。

“您先请坐,也许我要花时间把ben找出来,哦,ben就是我说的那个看见客人会躲起来的机器人。。。。啊。。。ben。。。你居然出来的。。。。呃。。。。ben居然没有躲起来。。。快给客人倒茶吧。”
那个叫做ben的机器人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不对劲,熟练的问:请问,您要喝什么茶?苏珊柔声说:绿茶。机器人ben就转身去倒茶了。
“动作很麻利嘛。”苏珊说。
“对,我跟您提过,他是在有的客人面前会躲起来,而有的却不会。”
“你保证没有任何机械/线路和软件的问题。”
“没有,除非您不相信布朗的判断。”
“那您有没有发现他失灵前后有什么异常?”
“异常,不知道。即使有我也没有察觉到。”莱特宁说。
“好吧。。让我来看看他。ben,你过来。”苏珊对着本说,放佛ben是个孩子。“你能告诉我你的出厂日期吗?”
“2209年3月30日下午4点32分。”ben说。
”那看来现在正处于最佳使用期。好,再告诉我,12345乘以54089是多少?“
“667728705”ben立刻回答。
“看来计算能力也没有发生紊乱。”苏珊自言自语。

这时,玄关的门被撞开了。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孩子闯了进来。”Gio!“莱特宁的眼睛像是被点亮了一样。他立刻站了起来,迎了过去。走到一半,似乎才发觉苏珊还在客厅里坐着,于是转过头来介绍:“苏珊,这是我的孙子Gio;Gio,这是著名的机器人心理学家苏珊·凯文博士。”
“您好,凯文博士,我读过您的一些机器人心理学的著作,虽然有些地方我看不懂。”Gio站定看着苏珊。苏珊这时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身体微微向ben的方向倾斜,而ben像个小学生一样毕恭毕敬站在苏珊面前。
“您在测试ben的心理吗?他怎么了?”Gio露出忧虑的表情。
莱特宁将经过讲述一遍。
“可是上周我离开的时候Ben还好好的呀。”Gio说着走到ben面前,向ben打招呼:“嘿,ben。” 这是,Ben转过头来,愣愣的也同样打招呼:“嘿,Gio!”这种语调着实憨态可掬。
“问题也只是在你走后这一周才出现的,苏珊博士正在帮助我们诊断。”莱特宁说。“苏珊博士正要我回忆一下在Ben失灵前后是否有一些异常,可是我回忆不起来。“
”像爷爷你这样经常思考着您的论文,怎么可能会想起来各种细节呢?”Gio边说边取下背上的书包。而Ben顺势接过去,然后将之放入一个特定的房间。看起来Ben训练有素极了。
”但是分析机器人的心理往往就靠这些细节,有时候我们会像侦探一样去推理。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成为线索。“苏珊说。”所以,还烦请莱特宁博士把这周和Ben有关的所有细节都回忆一遍。“
莱特宁皱起眉头,回想了一阵,这一周来和Ben有关的细节还真不少。因为客人就来了5拨,它倒躲了3次。而其余时间起居饮食无一不是Ben在一旁料理。这一回忆足足回忆了一个多小时。
当莱特宁回忆完,Gio都已经打了不下10个哈欠。苏珊转过身了,对Gio说:”现在轮到你来说说上周你离开这里之前和Ben有关的事情。“
”可是Ben出现问题是我走之后。“Gio说
”也许会有对我有帮助的细节。“
”好吧,每周末我都会来爷爷这里。通常我会在客厅中碰到Gio,就像爷爷说的,我们的早餐,茶水,中餐晚餐都是他端上来的。上个周末我让他去图书馆帮我找了两本关于阿西莫夫的小说,除此之外。。。。。“
”你在隐瞒什么吗?“莱特宁突然打断他的孙子,他发现孙子微微抿了一下嘴唇。
”不,呃。。事实上我还用他做了一下实验。不过我不觉得这会对他造成伤害。”Gio有点慌张的说。
“你做了什么?”苏珊问。
“爷爷,你曾经教过我如何向机器人的存储体中灌输数据,并且教我如何检验数据的正确性和机器人是否还在正常工作。你知道我经常这么做,把我读过的书或是看过的画册给他灌进去。这也是为什么Ben和其他机器人那么与众不同的原因。我上个周末只是又灌输了一些资料进去。”Gio说。
“灌了什么数据呢?”苏珊追问。
“是爷爷的关于表情研究的数据库。”Gio怯怯的说。”如果这些数据库的内容没有和特定的指令联系在一起,它应该不会对机器人产生影响的吧。而且事后我检查了机器人,一切都良好。相信我,我不是个菜鸟。”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不是个菜鸟。”莱特宁安慰着说,他一向为自己孙子的动手能力感到自豪。Gio曾经获得过机器人编程大赛的冠军。
“让我想想。。。。”苏珊说。
”我也不认为是这些数据的问题。机器人的每个动作都是和一系列指令相关联的。如果没有指令,这些复杂的表情对于机器人没有任何作用。“莱特宁说。在机器人学历史上,一个经典的案例是,尽管科学家已经发明出了语音识别,但是因为机器人依然没有人脑那么聪明,因而在收到带有方言口音的语音时,机器人会无法将之和指令相关联,因此无法触发行动。
”不,有关联。莱特宁博士,请问Ben刻意躲开的那些客人是不是那些比较惧怕机器人的人?“苏珊问,眼睛紧盯莱特宁。
”嗯,让我想想。也许是的。其中有一个人是个觉得机器人不安全;还有一个人从来没有买过机器人;还有两个人只用第一代的机器人来修剪草坪和浇花,家务机器人他一点也不想尝试。“莱特宁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这就对了,Ben通过数据库能够明白人们表情的含义,因此那些人的表情泄露了他们的恐惧。机器人第一法则要求机器人不得伤害任何人,事实上,让人产生恐惧也是一种伤害。Ben为了不让他们受到伤害,于是躲了起来。而有些客人,比方说我,并不害怕机器人,于是Ben不会躲避我,就这么简单。“
”啊。。。真相大白。“Gio说。

晚饭,莱特宁留苏珊在家共进晚餐。依然是Ben端茶倒水。当第一道凉菜上到苏珊面前时,Ben的动作突然缓慢了起来,近乎于要僵住。这让莱特宁和Gio都吃了一惊。
而苏珊却大声笑了起来,笑得几乎都肚子疼了。笑罢,苏珊解释说:”这道凉菜是黎巴嫩菜,对不对?我最讨厌黎巴嫩凉菜,因此我的脸上一定表现出不要的表情了,说不定肢体也表现出了不要的信号。这让Ben非常困惑,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莱特宁和Gio也都大笑起来,变笑边说,”Ben,去换道凉菜给凯文博士。“Ben这是才恢复行动利索。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Gio眼神一闪,对莱特宁和凯文说,”我在想也许可以尝试将表情识别系统导入机器人系统中,并且写上对应的指令。这样我们的机器人会更加善解人意。你们不觉得Ben现在很善解人意吗?”
莱特宁看看苏珊,笑吟吟举起酒杯,说:“凯文博士,看来您已经同意这一合作了。”

【注】

以上人名大多数都有出处:

苏珊·凯文:阿西莫夫小说中的机器人心理学家

莱特宁博士:lie to me中的表情学家

Gio:ugly betty中的三明治王子

sunny:i robot中的有情感的机器人

ben:这个。。。。。因为落一行今天在发布会上看到谷歌的ben了,回来念叨了数次,加深了ben这个名字在我脑海中的影像。

布朗博士:这个也没有什么特殊出处。

——

啊。。。居然已经凌晨4点47啦。。。。。这次熬夜也太过分了。http://anita2506.files.wordpress.com/2008/08/wall-e-eve.jpg?resize=608%2C253

Uncategorized

    最近喜欢南瓜
    连做了两次奶油南瓜羹
    每次都在没有做完的时候,南瓜就被我吃掉了一半。。。。。
    谁叫它太好吃了呢

    于是忽然想起来,在哈利波特中有一种饮料叫做南瓜酒
    这个记忆一旦被唤起
    我异常心神往之
   
    苏浙同学说在他小时候小孩子会往还没有采摘的南瓜上切个小口
    然后喂入酒药
    再把小口封上
    接下来就能等待香甜可口的南瓜酒了
    把我馋得

    问题是,现在我就想喝,哪里能够买到呢?

https://i0.wp.com/images.nciku.com/sourcing_images/26/26420_getty_20080128162601.jpg?resize=310%2C263

Uncategorized

    天蝎座在晚间还真是思维异常活跃,再写一篇博。

    前几天看完了《基地》的前传《迈向基地》,让我极为失望。
    这又一次证明了前传和后传都鲜有靠谱的
    也证明,即使阿西莫夫被人家说得多么神乎其神
    他也无法证伪——著作等身的人只有没及小腿的著作伟大——这一no氏命题

    所以喜欢一个作者不必读他所有的著作这是对的。
    喜欢一个歌手不必听他所有的专辑这更是对的。
    只是不读不听,你怎么知道他哪些好哪些不好?
    更何况这些喜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所爱。。。。
    阿西莫夫的牛在于他基于科幻的推理。。。。其短篇大多都基于此。。。我很喜欢
    周日看了《银翼杀手》,牛也在于。。。用推理的方式一步步拷问什么样才是真正的人和人性。。。我也很喜欢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喜欢这类作品?
   
———-著作等身的分割线————–

    说到著作等身,还有一个人,波斯纳
    这位美国大法官加法理学家几乎每年出一本专著
    这也造就了中国一位著作等身的法学家——苏力老师——他逢波斯纳的专著必译之
    他是否能证伪no氏命题我不知道,因为他的专著我也就读了两三本,而且还忘得差不多了.(虽然我曾经和现在都崇敬苏力老师)

    前不久,在CBN贵刊上赫然发现了波斯纳和苏力这一熟悉的名字
    在新书推荐上,《法官是如何思考》,大概是这个名字
    我激动不已,想到当年读《法律与文学》等书时的情形
    心下里还暗自赞叹
    波斯纳的书还真是通俗易懂老少皆宜

    后来去书店,我特意翻了一下,在翻看之前还有买的打算
    结果粗略几眼就发现这是一本专业得不能再专业的书
    立刻兴致全无
    不知道如果我仍然还在学校,会不会仍然对之兴趣盎然

    现在回想起来,贵刊会推荐这样一本专著,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呀。
    嗯。。。。明天。。。哦。。。今天问之。。。。

———依然著作等身————-

    所有坚持写博客的人
    和
    长期做记者的人
    都会著作等身

    但
    依然没有办法
    证伪
    no氏命题

[标题]

Uncategorized

    天蝎座在晚间还真是思维异常活跃,再写一篇博。

    前几天看完了《基地》的前传《迈向基地》,让我极为失望。
    这又一次证明了前传和后传都鲜有靠谱的
    也证明,即使阿西莫夫被人家说得多么神乎其神
    他也无法证伪——著作等身的人只有没及小腿的著作伟大——这一no氏命题

    所以喜欢一个作者不必读他所有的著作这是对的。
    喜欢一个歌手不必听他所有的专辑这更是对的。
    只是不读不听,你怎么知道他哪些好哪些不好?
    更何况这些喜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所爱。。。。
    阿西莫夫的牛在于他基于科幻的推理。。。。其短篇大多都基于此。。。我很喜欢
    周日看了《银翼杀手》,牛也在于。。。用推理的方式一步步拷问什么样才是真正的人和人性。。。我也很喜欢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喜欢这类作品?
   
———-著作等身的分割线————–

    说到著作等身,还有一个人,波斯纳
    这位美国大法官加法理学家几乎每年出一本专著
    这也造就了中国一位著作等身的法学家——苏力老师——他逢波斯纳的专著必译之
    他是否能证伪no氏命题我不知道,因为他的专著我也就读了两三本,而且还忘得差不多了.(虽然我曾经和现在都崇敬苏力老师)

    前不久,在CBN贵刊上赫然发现了波斯纳和苏力这一熟悉的名字
    在新书推荐上,《法官是如何思考》,大概是这个名字
    我激动不已,想到当年读《法律与文学》等书时的情形
    心下里还暗自赞叹
    波斯纳的书还真是通俗易懂老少皆宜

    后来去书店,我特意翻了一下,在翻看之前还有买的打算
    结果粗略几眼就发现这是一本专业得不能再专业的书
    立刻兴致全无
    不知道如果我仍然还在学校,会不会仍然对之兴趣盎然

    现在回想起来,贵刊会推荐这样一本专著,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呀。
    嗯。。。。明天。。。哦。。。今天问之。。。。

———依然著作等身————-

    所有坚持写博客的人
    和
    长期做记者的人
    都会著作等身

    但
    依然没有办法
    证伪
    no氏命题

[标题]

Uncategorized

    今天,哦,昨天,去听了超同学和唯一同学的桑巴亚

    那些鼓点和节奏还真让人入迷
    让人恨不得自己也去敲几段

    让CBN全体学鼓好了
    既体现了潮刊特点
    又能缓解长期伏案的肩周炎
    还能训练节奏感。。。。大人们不是说了。。。节奏感很重要

    另,某黑网眼丝袜女虽在南锣鼓巷走了两趟都没找到传说中的某菜馆,但是出场和亮相还是很惊艳。。。。让我现在回想起来。。。。意犹未尽。

    再另,双皮奶让这个夜晚锦上添花。

    流水帐完毕。

Uncategorized

    今天,哦,昨天,去听了超同学和唯一同学的桑巴亚

    那些鼓点和节奏还真让人入迷
    让人恨不得自己也去敲几段

    让CBN全体学鼓好了
    既体现了潮刊特点
    又能缓解长期伏案的肩周炎
    还能训练节奏感。。。。大人们不是说了。。。节奏感很重要

    另,某黑网眼丝袜女虽在南锣鼓巷走了两趟都没找到传说中的某菜馆,但是出场和亮相还是很惊艳。。。。让我现在回想起来。。。。意犹未尽。

    再另,双皮奶让这个夜晚锦上添花。

    流水帐完毕。

Uncategorized

    虾米叫做怒声歌唱?
    用很愤怒的声音歌唱吗?

   那虾米叫做怒放
   很愤怒的开放吗?

发件人 no
Uncategorized

    某日,苏浙同学听着James blunt的歌说。
    这个人唱歌的感觉和你一样。。。。
    声音没有放开。。。。
    听着真难受呀。。。。

    我到底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伤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