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好冷啊,冷得打字都不利索了。

    回家前一天,梦见拿着wii腾空而起,在犹如动漫游戏一般美丽又仙幻的漓江上飞。迎面会过来大船或者秀丽的山。我按动wii左边的按钮,上面的怪物就会高亮显示,按动右边的按钮,就进入打怪模式。

    如是我拿着wii,往左一点就会往左飞,往有一点就会往右飞。一个怪物袭来,我拼命想,怎么往上飞啊,差点惨遭怪物毒手。

    醒来后,我想这个做出游戏因该能热卖。我现在灰常灰常想玩这个游戏。

——–我是想玩游戏的分割线———–

    昨天拿着《机器人与帝国》看的时候,犯下了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行——我出乎我意料的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结局。

这让我很伤心,因为我知道其中一个读心机器人死掉了。并。。。瞬间失去了接着读的欲望。

因此,以后我要写小说,我要让读者即使翻到最后一页,也不明白结局究竟如何。。。。。。。似乎八百万中死法就是这样一本小说,哎呀我至今还没有把书还给咱老师呢。

其中机器人争论关于人类概念是否应该放入修正第一法则的争论,可以拿给愤青们看看。惊叹萨根和阿西莫夫在这些方面的思考。

Uncategorized

    好冷啊,冷得打字都不利索了。

    回家前一天,梦见拿着wii腾空而起,在犹如动漫游戏一般美丽又仙幻的漓江上飞。迎面会过来大船或者秀丽的山。我按动wii左边的按钮,上面的怪物就会高亮显示,按动右边的按钮,就进入打怪模式。

    如是我拿着wii,往左一点就会往左飞,往有一点就会往右飞。一个怪物袭来,我拼命想,怎么往上飞啊,差点惨遭怪物毒手。

    醒来后,我想这个做出游戏因该能热卖。我现在灰常灰常想玩这个游戏。

——–我是想玩游戏的分割线———–

    昨天拿着《机器人与帝国》看的时候,犯下了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行——我出乎我意料的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结局。

这让我很伤心,因为我知道其中一个读心机器人死掉了。并。。。瞬间失去了接着读的欲望。

因此,以后我要写小说,我要让读者即使翻到最后一页,也不明白结局究竟如何。。。。。。。似乎八百万中死法就是这样一本小说,哎呀我至今还没有把书还给咱老师呢。

其中机器人争论关于人类概念是否应该放入修正第一法则的争论,可以拿给愤青们看看。惊叹萨根和阿西莫夫在这些方面的思考。

Uncategorized

    某天,
    去开发布会,
    一个美国美女副总裁暗示说未来会有一家媒体公司收购一家网游公司
    今天,看见王冉说好莱坞会不会收购网游公司
    谁会收购谁?
    悬念真大呀。

    ps:阿西莫夫的新小说到啦。我的假日之行今晚启程。

    ps:ps:前几天去茶馆听相声,
继郭德纲之后又来了个嘻哈包袱铺,
也是不端着的那种类型。
其中李林和赵晨的相声简直笑死我了。

     想到郭德纲插科打诨的一句:

    他们老说我的相声没有品味。
    所以我和他们有一个君子协定,
    我负责逗乐,
    他们负责品味。
         
 

Uncategorized

    某天,
    去开发布会,
    一个美国美女副总裁暗示说未来会有一家媒体公司收购一家网游公司
    今天,看见王冉说好莱坞会不会收购网游公司
    谁会收购谁?
    悬念真大呀。

    ps:阿西莫夫的新小说到啦。我的假日之行今晚启程。

    ps:ps:前几天去茶馆听相声,
继郭德纲之后又来了个嘻哈包袱铺,
也是不端着的那种类型。
其中李林和赵晨的相声简直笑死我了。

     想到郭德纲插科打诨的一句:

    他们老说我的相声没有品味。
    所以我和他们有一个君子协定,
    我负责逗乐,
    他们负责品味。
         
 

Uncategorized

    昨天梦开场很好。

    我正在家里忙碌,然后六六来了。紧接着来的还有黑黑。我开心得不得了。于是放下手边的事情一起出去玩。
   
    一路上还碰见了陈相、小菜、阿斗等人。转一圈回来,好像已经俨然是个同学聚会了。

    突然有个人跑过来说,任大人在叫你。

    我跑出去,任大人说,你带着你的同学们去唱歌吧。

    我高兴坏了,看见同事们都排着长队(为虾米要排着队?)准备去“东方斯卡拉”(为虾米是斯卡拉?)唱歌。

   省略喜悦心情若干。

    但是突然,我沮丧起来。我说,算了,我不去唱了,我还没有写完稿子呢。

    sigh,这个周末连打球都没有打,好歹在梦里玩一下。。。。还是要被写稿子煞一下风景。

ps:王超说,某天他在写汽车的稿子,然后做了一整晚看见小汽车从流水线上开下来的梦。

Uncategorized

    昨天梦开场很好。

    我正在家里忙碌,然后六六来了。紧接着来的还有黑黑。我开心得不得了。于是放下手边的事情一起出去玩。
   
    一路上还碰见了陈相、小菜、阿斗等人。转一圈回来,好像已经俨然是个同学聚会了。

    突然有个人跑过来说,任大人在叫你。

    我跑出去,任大人说,你带着你的同学们去唱歌吧。

    我高兴坏了,看见同事们都排着长队(为虾米要排着队?)准备去“东方斯卡拉”(为虾米是斯卡拉?)唱歌。

   省略喜悦心情若干。

    但是突然,我沮丧起来。我说,算了,我不去唱了,我还没有写完稿子呢。

    sigh,这个周末连打球都没有打,好歹在梦里玩一下。。。。还是要被写稿子煞一下风景。

ps:王超说,某天他在写汽车的稿子,然后做了一整晚看见小汽车从流水线上开下来的梦。

Uncategorized

    家里网络因为移机断着,于是大清早就跑到一个咖啡馆里工作。
   
    不多久来了两个中学生,坐在我后面,开始热烈地讨论函数和化学方程式。

    突然,安静下来。

    我转头看,他们打起kiss来。

    哎呀,还真是让人觉得美好呀。。。虽然他们的爸妈老师看到肯定要跳脚了。

  

Uncategorized

    家里网络因为移机断着,于是大清早就跑到一个咖啡馆里工作。
   
    不多久来了两个中学生,坐在我后面,开始热烈地讨论函数和化学方程式。

    突然,安静下来。

    我转头看,他们打起kiss来。

    哎呀,还真是让人觉得美好呀。。。虽然他们的爸妈老师看到肯定要跳脚了。

  

Uncategorized

    说到联想
    有个人对我说:一家本土公司,如果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失去了“本”,那就只剩下“土”啦。

Uncategorized

    说到联想
    有个人对我说:一家本土公司,如果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失去了“本”,那就只剩下“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