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我憎恨干燥

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南方
忘记冬天的时候我是多么喜欢北方的暖气了

火车在穿越中国的时候
我就一点点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然后看着自己手上的皮肤开始呈橘子皮状
之前看惯了北方女人们粗糙的皮肤还不觉得
这次一回南方觉得同学啊姐妹啊皮肤水灵得像比我小了好几岁

穿着短袖上火车的
到北京时,隔着车窗看见外面的人们都已经穿上了厚外套
而且,因为干燥的风的缘故,大多首如飞蓬
十分骇然

Uncategorized

    船上同游的一对夫妇说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游三峡啦
    之前那真是峡
    现在则更像是个大水库。

    我只能看到大水库

    上大坝和过五级船闸的时候会忍不住害怕那种钢筋混凝土后面人的力量
    尤其是在看着《接触》将自己想象为蓝色孤单星球上的一个生物的时候
    周围那些人感慨着毛的高峡出平湖诗句的诗句,还真是豪迈和乐观

    为什么这样的力量会让恐惧和豪迈和乐观并存呢

发件人 小no
发件人 小no

照片满了,删掉了大坝的照片,盗用一张别人拍的
https://i2.wp.com/www.jsxnw.gov.cn/uploadfiles/img/news/0605/20060521120733sx1.jpg?w=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