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昨天看霸王别姬,果然看得很伤心——最怕看这样的片子,觉得每个人的命运都很飘摇,裹挟在时代中,不能自已。
好在我生活的是个太平岁月吧——虽然物价一直在涨薪水却不涨。也没有一点看出来我会富贵的迹象。

无论如何,生活还是美好的,特别是今天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
而且刚才买来了鸡翅,用调料腌好,准备晚上拷鸡翅吃。
动手做点东西似乎总是让人无比的快乐。刚才看到了一个博客,让我萌生了要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的念头。
yoyo的食色空间

这都是她做的。。。真是兰心慧智呀!

前几天还发现了一个做各种各样芝士汤的小秘诀
什么西芹芝士汤啊,奶油蘑菇浓汤啊
只要用食品搅拌机把牛奶和蘑菇,西芹之类的这些东西搅拌碎了
然后放到小奶锅中和奶酪等佐料一锅炖了就可以

那天下雨阴冷无比,我到家迅速地将香菇和牛奶搅拌了,5分钟做除了这样一道香菇奶油浓汤
说实在,真的还蛮好喝的。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昨天看霸王别姬,果然看得很伤心——最怕看这样的片子,觉得每个人的命运都很飘摇,裹挟在时代中,不能自已。
好在我生活的是个太平岁月吧——虽然物价一直在涨薪水却不涨。也没有一点看出来我会富贵的迹象。

无论如何,生活还是美好的,特别是今天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
而且刚才买来了鸡翅,用调料腌好,准备晚上拷鸡翅吃。
动手做点东西似乎总是让人无比的快乐。刚才看到了一个博客,让我萌生了要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的念头。
yoyo的食色空间

这都是她做的。。。真是兰心慧智呀!

前几天还发现了一个做各种各样芝士汤的小秘诀
什么西芹芝士汤啊,奶油蘑菇浓汤啊
只要用食品搅拌机把牛奶和蘑菇,西芹之类的这些东西搅拌碎了
然后放到小奶锅中和奶酪等佐料一锅炖了就可以

那天下雨阴冷无比,我到家迅速地将香菇和牛奶搅拌了,5分钟做除了这样一道香菇奶油浓汤
说实在,真的还蛮好喝的。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从这周开始,本阁开始每周一老片活动
意思嘛,就是每周看一部老电影
这周就看。。。。霸王别姬吧。。。顺便纪念一下2003年选择在4月1日死去的张国荣。

上次看这部片在还是初二的时候。
因为太小,什么都没有看懂
到现在只记得“我本是。。。。”和巩俐上吊这两段了。

图像 “https://i0.wp.com/pic.enorth.com.cn/0/01/84/78/1847897_934048.jpg?w=196” 因其本身有错无法显示。https://i2.wp.com/www.douban.com/lpic/s1311076.jpg?w=147

Uncategorized

从这周开始,本阁开始每周一老片活动
意思嘛,就是每周看一部老电影
这周就看。。。。霸王别姬吧。。。顺便纪念一下2003年选择在4月1日死去的张国荣。

上次看这部片在还是初二的时候。
因为太小,什么都没有看懂
到现在只记得“我本是。。。。”和巩俐上吊这两段了。

图像 “https://i0.wp.com/pic.enorth.com.cn/0/01/84/78/1847897_934048.jpg?w=196” 因其本身有错无法显示。https://i2.wp.com/www.douban.com/lpic/s1311076.jpg?w=147

Uncategorized

一个朋友现在在西藏。到昨天,是第四天。于是,在我邮箱里就已经收到了他的第四封西藏日记。
把这第四封转载之。
西藏日记(四)

很多人同事告诉我,看了我写的东西,特别想来一趟西藏。这篇博客,献给这些想去还未曾去西藏的朋友,也献给那些来过还不那么了解西藏的朋友。

今天的故事从马原开始,一个自命不凡,才华横溢的当代小说家。他创作了一篇当时文学青年爱不释手的小说《冈底斯的诱惑》,1986年,这是我印象当中第一篇描写西藏的现实小说。十年后,一部电影《红河谷》横空出世,它告诉人们西藏是宗教的、纯洁的,也是落后的、危险的和难以逾越的。又过了五年,描写西藏土司故事的《尘埃落定》拿到了中国文学界的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神幻化的“傻子”土司凭借超人的睿智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宰者,却最后倒在了以枪炮为代表的先进文化之下。今天,西藏已经成为了艺术家和人类学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来源和研究素材。

如果说艺术离我们毕竟还是遥远,那早已点点滴滴沁入了我们日常的生活中的藏族文化却不能视而不见。很多年前,灯市口就开了一家专门出售西藏特产的小店,就在首都剧院对面,让所有欣赏《茶馆》、《天下第一楼》的天朝子民有机会领略另一种文化。这些年,在过街天桥上,我们经常能看到藏民摊开一张布,上面摆满了各种藏族首饰,几块钱就能买到一个刻着六字真言的藏银手镯。达娃央宗,中国的圣火之女,洛桑,最有表演才华的藏族艺人,他们都曾书写着我们对藏族和藏族文化理解的片段。在二环边上,还有一座矗立了几百个年头的雍和宫,很多人都知道那儿的菩萨灵,鲜有人知道,宫里的喇嘛信奉的是藏传佛教。

然而,这些片断显然没有帮助我们建立起对这个神秘雪域和这片土地上生长的藏人的认识。这次来拉萨之前,朋友对我说,他们想要米拉、想要藏银手镯,我知道再问下去,绿松石、红珊瑚、唐卡这些名词都会一一迸出,而又嘎然而止,因为我们对西藏的印象就止于此。我们理所当然地拿着从北京赚来的钱,走入八角街,心情愉快、居高临下地与藏人讨价还价。我们屈下膝和脏乎乎的西藏小孩玩耍,似乎想融入真正的西藏生活,却不知道,这只是一种强势文化者的施舍。漫步在剑桥街道上的你会和行走在拉萨街头时的你心情一样么?不一样,为什么?强势的西方文化强迫了华夏文化,而强势的华夏文化正强迫着西藏文化。在剑桥我们怯懦地掩盖着自己的无知,在拉萨我们肆无忌惮地炫耀着我们的先进。多少次来到西藏,多少次和藏族打交道,先开口的总是我。在我们这些代表先进文化的族类面前,他们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们不知道,来自古老东土大唐的人又会有什么样的惊人之语,什么样的盖天见识。我们确实太强势了,强势得从没有放下架子去理解藏族人心中的一份纯朴和执着。

我们说藏族人懒惰,他们习惯早上九点半上班,中午十二点走人,下午三点半报道,六点回家;我们说藏族人肮脏,他们一辈子也洗不了几次澡;我们还说藏族人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围绕着布达拉宫一圈圈打转,在寺庙前没完没了地叩头,为的是飘忽不定的来世。我们烦西藏满街的乞丐,其实很多都是僧侣,他们化缘的钱会真正购买酥油供奉寺庙中不熄的灯火;我们烦西藏人的粗鲁,随身带刀,要知道狩猎确实是藏族的传统,佩刀是藏族男人的标志;我们甚至讨厌酥油茶的怪味,那是因为我们只是这里的过客,要想应付高原的严寒和缺氧,没有盐和酥油几乎不可想象。我们带着太多的误解和成见,排斥这里,来到这里,接着更加排斥这里,原因就是我们高高在上。这样的话,我们没有理由去指责西方对我们的偏见,在他们眼里,我们也只是一个“西藏”而已。

今天上午在西藏登协和加措主任办理进藏的车辆和酒店安排,他负责核算这次我们整体需要付给西藏登协的费用。经过1个多小时的核对,在最后计算总价的关键时候,加措突然腼腆地对我说:“你算得快,你来算吧。”在那一刹那,我体会到了久违的信任和一丝纯朴的羞涩。

西藏是一个整体,她包涵着雪山、高原的美景,也包含着神圣、纯洁的宗教,朴实、执着的藏民。如果我们真正希望读懂这里,就摒弃一切成见,放下所有架子,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平等的。在这一点上,参透世事的喇嘛比我们更加明白:“其实,我们的前世也许是汉人,我们的下一世也可能转世为汉人;而有些汉人前世也许是藏人,以后也可能转世为藏人;外国人中国人,男人女人,爱人敌人,世上众生轮转不已……”(此句转自唐丹鸿的博客)


注:乌云笼罩下的拉萨,有一丝光亮,李季摄

注:飘扬着经幡的藏族建筑

注:白墙是藏族建筑最主要的特点之一,八角街边的巷子

注:假如没有这满天的电线……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一个朋友现在在西藏。到昨天,是第四天。于是,在我邮箱里就已经收到了他的第四封西藏日记。
把这第四封转载之。
西藏日记(四)

很多人同事告诉我,看了我写的东西,特别想来一趟西藏。这篇博客,献给这些想去还未曾去西藏的朋友,也献给那些来过还不那么了解西藏的朋友。

今天的故事从马原开始,一个自命不凡,才华横溢的当代小说家。他创作了一篇当时文学青年爱不释手的小说《冈底斯的诱惑》,1986年,这是我印象当中第一篇描写西藏的现实小说。十年后,一部电影《红河谷》横空出世,它告诉人们西藏是宗教的、纯洁的,也是落后的、危险的和难以逾越的。又过了五年,描写西藏土司故事的《尘埃落定》拿到了中国文学界的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神幻化的“傻子”土司凭借超人的睿智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宰者,却最后倒在了以枪炮为代表的先进文化之下。今天,西藏已经成为了艺术家和人类学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来源和研究素材。

如果说艺术离我们毕竟还是遥远,那早已点点滴滴沁入了我们日常的生活中的藏族文化却不能视而不见。很多年前,灯市口就开了一家专门出售西藏特产的小店,就在首都剧院对面,让所有欣赏《茶馆》、《天下第一楼》的天朝子民有机会领略另一种文化。这些年,在过街天桥上,我们经常能看到藏民摊开一张布,上面摆满了各种藏族首饰,几块钱就能买到一个刻着六字真言的藏银手镯。达娃央宗,中国的圣火之女,洛桑,最有表演才华的藏族艺人,他们都曾书写着我们对藏族和藏族文化理解的片段。在二环边上,还有一座矗立了几百个年头的雍和宫,很多人都知道那儿的菩萨灵,鲜有人知道,宫里的喇嘛信奉的是藏传佛教。

然而,这些片断显然没有帮助我们建立起对这个神秘雪域和这片土地上生长的藏人的认识。这次来拉萨之前,朋友对我说,他们想要米拉、想要藏银手镯,我知道再问下去,绿松石、红珊瑚、唐卡这些名词都会一一迸出,而又嘎然而止,因为我们对西藏的印象就止于此。我们理所当然地拿着从北京赚来的钱,走入八角街,心情愉快、居高临下地与藏人讨价还价。我们屈下膝和脏乎乎的西藏小孩玩耍,似乎想融入真正的西藏生活,却不知道,这只是一种强势文化者的施舍。漫步在剑桥街道上的你会和行走在拉萨街头时的你心情一样么?不一样,为什么?强势的西方文化强迫了华夏文化,而强势的华夏文化正强迫着西藏文化。在剑桥我们怯懦地掩盖着自己的无知,在拉萨我们肆无忌惮地炫耀着我们的先进。多少次来到西藏,多少次和藏族打交道,先开口的总是我。在我们这些代表先进文化的族类面前,他们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们不知道,来自古老东土大唐的人又会有什么样的惊人之语,什么样的盖天见识。我们确实太强势了,强势得从没有放下架子去理解藏族人心中的一份纯朴和执着。

我们说藏族人懒惰,他们习惯早上九点半上班,中午十二点走人,下午三点半报道,六点回家;我们说藏族人肮脏,他们一辈子也洗不了几次澡;我们还说藏族人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围绕着布达拉宫一圈圈打转,在寺庙前没完没了地叩头,为的是飘忽不定的来世。我们烦西藏满街的乞丐,其实很多都是僧侣,他们化缘的钱会真正购买酥油供奉寺庙中不熄的灯火;我们烦西藏人的粗鲁,随身带刀,要知道狩猎确实是藏族的传统,佩刀是藏族男人的标志;我们甚至讨厌酥油茶的怪味,那是因为我们只是这里的过客,要想应付高原的严寒和缺氧,没有盐和酥油几乎不可想象。我们带着太多的误解和成见,排斥这里,来到这里,接着更加排斥这里,原因就是我们高高在上。这样的话,我们没有理由去指责西方对我们的偏见,在他们眼里,我们也只是一个“西藏”而已。

今天上午在西藏登协和加措主任办理进藏的车辆和酒店安排,他负责核算这次我们整体需要付给西藏登协的费用。经过1个多小时的核对,在最后计算总价的关键时候,加措突然腼腆地对我说:“你算得快,你来算吧。”在那一刹那,我体会到了久违的信任和一丝纯朴的羞涩。

西藏是一个整体,她包涵着雪山、高原的美景,也包含着神圣、纯洁的宗教,朴实、执着的藏民。如果我们真正希望读懂这里,就摒弃一切成见,放下所有架子,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平等的。在这一点上,参透世事的喇嘛比我们更加明白:“其实,我们的前世也许是汉人,我们的下一世也可能转世为汉人;而有些汉人前世也许是藏人,以后也可能转世为藏人;外国人中国人,男人女人,爱人敌人,世上众生轮转不已……”(此句转自唐丹鸿的博客)


注:乌云笼罩下的拉萨,有一丝光亮,李季摄

注:飘扬着经幡的藏族建筑

注:白墙是藏族建筑最主要的特点之一,八角街边的巷子

注:假如没有这满天的电线……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如果有小天使,那就就科妮了——她的声音真的有让人感动得要落泪的感觉。
还喜欢她嫣然一笑,露出的掉了牙齿的嘴巴。

这是决赛。她唱歌的时候,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每个人都和她一样专注,沉浸在旋律中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要写出一篇稿子来不容易。

王超同学在埋头写稿。
写着写着,猛抽出他的鼓槌,有节奏的猛击腿部。
然后
突然弃鼓槌,接着埋头入本本写稿。
——所以他的文章会艺术性很强吧

长江同学好像也在写稿
虽然说是在写稿,但是我看见他背靠椅子,以左手扶头了很久了
——所以他的文章很深思熟虑呀。

冲冲似乎曾说过刘未在写论文时
会摆上一碟花生米,一瓶小酒
——他写的是考古学论文

某位老师(记不太分明了)在写作前会扫扫地
或是做个小菜
写出来的文章却是家国天下
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呀!

我写稿嘛
会若有所思的走来走去,走到超市,买很多很多零食

买完回来,腹稿差不多了

然后边吃边写

至于写不出来的时候
会站在窗边,做呆傻状
——所以我写出了一堆零碎。

https://i0.wp.com/blog.elixus.org/mao/archives/noupaXcookiejpg.jpg?w=330

Uncategorized

要写出一篇稿子来不容易。

王超同学在埋头写稿。
写着写着,猛抽出他的鼓槌,有节奏的猛击腿部。
然后
突然弃鼓槌,接着埋头入本本写稿。
——所以他的文章会艺术性很强吧

长江同学好像也在写稿
虽然说是在写稿,但是我看见他背靠椅子,以左手扶头了很久了
——所以他的文章很深思熟虑呀。

冲冲似乎曾说过刘未在写论文时
会摆上一碟花生米,一瓶小酒
——他写的是考古学论文

某位老师(记不太分明了)在写作前会扫扫地
或是做个小菜
写出来的文章却是家国天下
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呀!

我写稿嘛
会若有所思的走来走去,走到超市,买很多很多零食

买完回来,腹稿差不多了

然后边吃边写

至于写不出来的时候
会站在窗边,做呆傻状
——所以我写出了一堆零碎。

https://i0.wp.com/blog.elixus.org/mao/archives/noupaXcookiejpg.jpg?w=330

Uncategorized

下午,老爸告诉我家里的老房子卖了。

太突然了,然后开始愈发想念我的小房间,夏天,绿色爬过围墙,从纱窗外晕到我的书桌上。

这个夏天会是陌生人在我的小房间里。墙头外的绿色已经在今年冬天的雪灾中折断了,到夏天,墙头爸爸的盆景也许会替换成防盗的利刃朝上的玻璃。那时房间里肯定不会有现在那些书发出的微微的霉味儿,也不会有一个一回家就要把房间弄得有点乱糟糟,还号称这样才有“人气”的家伙。

那时候,这个老房子会不会有点想念我?

有些事情会像是一个分水岭,刷的一下把自己和过去割断,表明自己不再是属于那个岁月中的人。我之前常常梦见高中、本科毕业时的景象,并在梦里哭得生离死别。醒来后诧异的要命,想来是自己迟迟不肯告别自己小孩子和学生的时代。那是不是告别老房子,就可以不再把自己当成个学生,而把自己当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成人。

但是我以前真的觉得我在暮年的时候也会呆在这个房子里,从书柜里找出我整个中学时代都在看的小说;或是在院子里坐着等乌龟出来。就像中学里我也真的觉得发生在大人身上的挫折和伤心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一样。

不过在这个冬天,为着准备搬家,我已经把那些中学时代的书信全都烧了。边烧边诧异,带着那么多记忆和感情,人怎么还能往前走。那时似乎不曾想到离开老房子会有多少感伤,只想着新房子有多好。

现在想来,下午和老爸说的那些不该现在卖的理由都不是理由。只是我的不舍从心底里跳出来了而已。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