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1、现在北京很热,热得我没了人生的理想。
    2、在我住的楼下地下室物业办公室旁边发现了乒乓球室,免费的。嘿嘿,以后可以经常打球了。
    3、重温加州旅馆,好让人伤心的一首歌呀,一听就颓废。
    4、待续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发现维维豆奶的签名档总是很好玩。今天,她的签名档是:大梦谁先觉,平生我最知,猪圈春睡足,圈外日迟迟。
    当我夸她的时候,她说:因为我才华横溢。

    嗯,建议每个人都有签名档,这样我就可以很容易判断谁好玩,谁不好玩了。

    小邴的是:“要使人灭亡,先使人疯狂。”股市何尝不是?!——一看就是个炒股票的。

    老胡的是:外国人都变着招到内地投资A股,中国新股民想办法换美元去投资B股,不是给别人送钱么?牛市是大家都没遭遇过的,所以一定要容许各种可能,也一定要相信人民的力量,“股指期货创富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许智博的:2007年这个万恶的旧社会啊……怀念我的U盘。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CDATA[  小镇变城

     发自江苏常州

  编者按:作为中国广大农村和城市的结合纽带,小城镇的“成长烦恼”,困扰着中国的新农村建设和城市化进程。

  凭借乡镇企业做发动机,苏南的乡镇发展蓬勃而迅速,甚至有些已成为颇具规模的小城。但这种自发的成长不免杂乱而恣意——产业结构雷同、重复建设、占用过多土地等问题随之浮出水面。

  因此,在新一轮的撤乡并镇中,苏南各市所做的,不是仅仅局限于将经济已融为一体的乡镇合并,而是有规划的将诸多乡镇合并为十几个中心镇,并把这些中心镇定位为小城市,纳入整个城市发展的通盘考虑中。

  然而,人们的搭便车行为、官员的寻租、人事调动的艰难、相关利益者的不满等,都成为小镇变城过程中无形的羁绊。而长三角地区整体规划未定,各城镇定位不明,也使得作为长三角城镇群的一部分的这些小镇在变城的过程中多了许多变数。这种情形下,各城市对中心镇的自我规划和发展,又反之影响着整个长三角城镇群的发展。

  这些都注定了小镇变城的道路漫长而坎坷。而本报所做的,就是观察并记录这一过程。

  

    春季,太湖之滨的雪堰镇。一些田地里并不像往年那样种着庄稼和蔬菜,而是种上了香樟树。

  “树木比庄稼得的青苗费多。”田东侧的马路上,当地农民谢文轻描淡写地解释。

  他和他的乡亲们已经做好了田地被征收的准备。因为从2007年3月24日起,他所在的雪堰镇将成为一个中心镇,管辖原有的雪堰镇、潘家桥镇和漕桥镇。之前,雪堰镇人口不到3万人,面积35.16平方公里。它所合并的漕桥镇人口3.19万人,面积40.22平方公里;潘家镇人口超过3万,面积将近50平方公里。这意味着雪堰这个小镇,将扩大3倍。

  这并不仅仅是雪堰一个镇的未来,而是很多个镇的未来。从3月24日起,常州市武进区进行新一轮的撤乡并镇,把原有23个镇调整为1个街道办事处、14个镇。在常州市的城市总体规划中,它们都被定位为“重点中心镇”,并“按照小城市的要求进行规划建设”。

  而和常州同处长三角地区的苏州、无锡,也在做同样的工作。未来,这几个中心城市周围的农村地区会涌现出一个个小城市。

  “我们这些田在镇政府附近,将来肯定要被征去盖房子。我们能多拿一点是一点。”谢文微微一笑,眼里闪过苏南农民的精明,“其他有些镇,田里间隔2、3寸就种一棵香樟,密密麻麻,真是吓人。”

  这种精打细算不光体现在田地中,农户在自己自建的房子上也打“小九九”。“我们现在都在天井(院子)中盖房子,这样可以扩大房屋的面积。”谢文说。而乡里房屋产权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忙碌起来,隔三岔五去各个乡村溜达一下,看看村民是否私自在没有得到批准的宅基地上盖房。

  雪堰镇临近太湖的区域,已经有开发商开始建造现代化的居民小区。镇上集市旁的水泥路拓宽了两个车道。其他沙土路也修建成了水泥路。而之前,这个小镇因为位于常州和无锡的交界处,发展并不迅速。

  小镇长大

  这种撤乡并镇行动并非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已有过一轮撤乡并镇的浪潮。不过,当时苏南地区撤乡并镇的目的与其他地区相比已大不相同。当地政府考虑的不仅仅是以精简基层政府机构,减轻农民负担。乡镇企业的发展使一些乡镇迅速繁荣、成长,并蔓延成片,跨越了行政的分割,这让政府不得不考虑打破原有行政分割,以便减少这些乡镇经济发展的束缚。

  “以常州市的武进区为例,从湖塘镇驱车往东南马杭镇、鸣凰镇方向走,已经看不到农田,几个镇都连在了一起。”杨光说,他是常州市政府城乡处处长。在他看来,这些地区已自然生长成一个不可分割的经济体。

  1999年的乡镇区划调整中,马杭镇、鸣凰镇被撤销,并入湖塘镇。合并后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让人侧目。2001年,湖塘镇工业经济规模超过60亿元,一跃成为江苏省的“工业大镇”;此后,其工业产值每年都增加20亿到50亿。2006年,其工业产值、销售双超200亿,俨然已经是一个相当规模的城市。在湖塘镇的中心区域,可以看见国美电器连锁店、大型超市、市民休闲广场……常州的世贸中心也定址湖塘——它在2007年4月21日挪威举行的世界贸易中心组织(WTCA)春季年会上高票通过,并成为近3年内中国唯一一家加入WTCA的世贸中心。

  与之相似,昆山陆家镇、江阴申港镇等也都已经开始小镇变城步伐。在经济发展上,它们跻身全国百强镇,成为苏南经济的发动机;而在基础设施、文化教育等方面,它们和建制市也相差无几。

  在这轮撤乡并镇中,苏南各个市政府不仅仅是要把自然生长到一起的乡镇合并,还要把那些没有生长到一起的乡镇合并。

  “每个镇不但有自己的一套政府班子,还有自己的工业园区,以及水电气等配套设施。对于镇本身而言,需求不足;对于整个地区而言,又是重复建设。”顾春平说。

  据常州统计局统计,在2000年以前,常州共有130多个小城镇、平均每个小城镇面积约33平方公里,每个小城镇规模仅1万人左右,人均建设用地高达140平方米/人左右。而这些小城镇大多选择机械、纺织服装、化学、建材和冶金工业作为自己的支柱产业,彼此之间竞争激烈。

  “将镇合并,可以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要素汇聚。”顾春平说。

  在顾春平的办公室中,放着两幅1米高的2004-2020年的城市规划地图。该图显示,常州武进区周边的农村被划分成7块。这意味着,武进刚调整到位的14个镇以后还要合并成7个。每个镇都有自己不同的功能定位。雪堰镇定位为常州宜兴边界交通枢纽城镇和环太湖旅游度假区;其他有的则定位为精细化工为主,有的以园艺花木为主。

  与这种设想相伴的,是为整个常州构画一个蓝图——交通运输体系,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各个地区的产业定位等都将浑然一体,互相协调。

  各个小乡镇蓬勃而粗放混乱的发展时代结束了。

  4月29日刚开放的常州规划馆已经开始向前来参观的人们展示这个蓝图——展板上甚至详细说明合并成几大中心镇后,将节约多少建设用地。

  “所以这次调整,远还不是最后一次调整。”顾春平笑着说。

  这些都写在了《常州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中,并且已经在2005年末报请审查,得到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后,等待国务院的批复。

  在《规划》中不止一次说明:合并后的中心镇,发展定位为小城市。

  阵痛·震动

  规划容易实施难。

  被划到中心镇所在地的人,如谢文,喜笑颜开,并时刻准备把握好这个“发财”的机会。而被合并的镇的居民则多少有些忿忿不平。

  “我们镇经济发展蛮好的,为什么要并到雪堰桥去?”潘家桥的一位大妈很生气。她扳着手指头数落以后到位于雪堰的镇政府去]]
>

Uncategorized

    这期的封面报道是关于股指期货.
    即将大功告成之前,审读吴老来找我聊天.
    这个吴老据说是中宣部退休的老干部,很老很老,步履也蹒跚了,说话也费力了.
    这个股指期货是怎么操作的….吴老问
    我就说阿说,搞得和论文答辩似的.
    答完,他开始聊他所了解的解放前的期货——买空卖空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这是赌博呀,马克思说。。。。。。
    然后我就接受了一次思想教育。
    我是不是该告诉他我的导师是谁呢?
    他们两来聊一下,应该不错。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国庆期间没有写完的一篇博,不想写完了……但是也发出来吧。

 

1

五一前离开北京的时候,天气热的要命。刚上火车,一丝丝空调吹来的凉风让人感觉很安慰。

一天后,我到了湖南怀化。这个城市用小雨欢迎我。凉飕飕的风吹来潮湿的香樟和金银花的香味

2

所有的城市长得都很相似。会看见玻璃墙,也会看见马赛克贴的墙;会看见KFC,也会看见路边的小吃店。马路上车来车往,扬起汽油味,提醒你这是个城市。

5·1那天傍晚,迎着晚霞,我们去怀化城东去看“音乐喷泉”。雨后的路面已经干燥的一片灰白,并且扬起阵阵灰尘。

这个城市没有什么工业,却有房地产业是。房价从600元一平米涨到1200多。15分钟的车程中,路边都是新建的房子。黑洞洞的窗口在暮色中凝视着路对面没有拆掉的农民的房子。

都是单位的房子。每个本地人都这样解释。

3

城东的广场很豪华,据说同一首歌在这里举行过。7点没到,犹如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音乐喷泉旁,很多人围坐在层层台阶上。看上去,像是古罗马的角斗场,人们在等待角斗士的入场。但他们等待的不过是喷泉。在喷泉没有开始之前,小孩子们在那里跑来跑去,并且兴奋得尖叫。

8点,灯光准时暗淡下来。小孩子们飞奔着跑出场外。一下子人们都在屏气凝神,仿佛等候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待到音乐响起喷泉喷出的时候,人们一阵欢呼。而且当喷泉喷到最高的时候,会有掌声。

这种欢乐不是我能理解的。也提醒我,这不是北京的广场。

4

这几天陪伴我的是《乱世佳人》。瑞德说城市的破坏和重建都能让人发财。一点没错,现在的中国就在迅速的重建中,让人失望,却并不让人绝望。

某天中午在KFC时,旁边5个打工女围着几杯可乐,在讨论如何才能“赚大钱”。

我的父亲和姨父也在谈论做生意。从我十多岁的时候,他们就在谈论做生意。现在他们仍然在谈论,不过多出来的谈资是,如果他们当时能够果断如何如何,那现在就如何如何。

5

每天看几百页《乱世佳人》,每天斯佳丽都会碰到些新的困难——战争,以及战后的重解把人裹挟在漩涡中——没有传统可以因循,会让人措手不及。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iyublog是另一个基于wordpress的博客系统。
    据说,它只邀请优秀的博客。在申请时,它还要求你提供原有的博客地址,审查是否足够优秀,然后在考虑是否给予邀请。
    我接到邀请了……是不是说明我的博客还是比较优秀的?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同门师兄师妹们一致要求我建个类似群博客能够交流的网络平台,结果,我发现了——yo2。
    和my。donews一样。它基于worepress系统,因而连后台界面都很相似。
    因而,它会是my.donews的一个强劲对手——在my.donews缓慢,不思进取很久后。起码,当我在几个月前萌生离开my.donews的想法后,yo2的出现对我有强大吸引力。
    想来,在激烈的网络世界自杀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服务没有进步。
    无论使用者知不知道web2。0的概念,他/她的基本需求是一样的,方便再方便的使用。如果面临页面打不开,使用很繁琐,这种打击是致命的。
    其实用户并不喜欢经常换其固定使用的网站服务。因为玩转一个网络的功能,比方说博客,rss等也是需要精力和时间的——注册总是需要时间吧?
    google这一点做得特别好。它像是一个永动机,永远有好玩又好用的产品出现——五一长假归来,发现自定义桌面可以设置皮肤……搞得色彩斑斓的那种……我很喜欢。
    不多说了,我只是希望我内的这些网站们,能够多花点心思在功能的提高上。否则……以后……我用的就都是国外的web2.0了。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