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周末买到相机了.
不过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卡片机,而是一个半专业的,有手动功能的相机.
由于它很丑,很大,又黑黑的.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笨笨.
现在我已经发现笨笨的好处啦,因为它的手动功能,给我留下了”玩”的空间.
发一张我和笨笨合作出来的一张照片.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新作一篇。前面黄老师写的编者案让我颇为钦佩。
    题目也是他写的。我就永远也不知道该如何起标题。

  编者按:贩夫走卒,引车卖浆,古已有之。但是在我国壮阔的城市化进程中,这些称为“小商小贩”的人们被视为城市这个有机体中的“盲肠”——他们是城市管理者的大敌,游走于行政之手的缝隙间,而他们与城管部门的矛盾冲突正愈演愈烈。

    与中国以行政力量管制小商贩相比,发达国家的城市管理中多靠商贩自治,同行互相敦促,遵纪守法,善待顾客,保持环境,缴纳税费。北京市崇文区革新西里小区也曾尝试过这种思路,并且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商贩们珍惜机会,爱护环境,居民们在生活便利的同时,重新拥有舒适的生活环境。这一变化的意义在于,居民委员会作为基层的居民自治组织,对于小商贩的态度代表了普通居民的态度,它与小商贩之间的互信协议也表明:城市居民与小商贩之间能够达成互利互惠的局面。

    遗憾的是,这一来自基层,以自治形态化解城市化沉疴的尝试被叫停,原因仅仅是因为与目前的某些规章和制度安排不合。为了某个良好目的而做出的制度安排,未能适应变化的形势,反倒因为本身的路径依赖和思维定势,妨害了问题更优解的产生,这正是改革进程中十分熟悉的一幕。

    因此,我们关注革新西里小区这样一个微观事件,目的无非是希望城市管理者:第一,能够从城市居民的自发行动中发现智慧的火花。第二:有勇气除旧革新。城市管理不是目的,目的是每一个人都能有饭吃,生活舒心,共享城市化的福祉。

绝口不提“社区管小摊贩”的话题,这是夏素明现在的原则。

傍晚,她从革新西里居委会出来,走过西罗园北路,看看人行道上的小摊贩,并和熟悉的街坊打着招呼。这条路已经不是她理想中的样子,但仍然是她熟悉的那条路。

——卖菠萝的小板车在马路边招徕生意;卖菜的人也将不太新鲜的蔬菜挑出来,扎成捆,堆在靠近马路的人行道边甩卖。人们在马路边停下,询问水果和菜的价钱,
并渐渐占据了半边马路。来往的汽车速度缓慢下来,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飞舞的杨絮和苍蝇的嗡嗡声让人内心燥热,虽然只是4月中旬。

一个月前,夏素明,作为革新西里居委会主任,勾勒出了她想象中西罗园北路的样子。

2007年3月8日,她在革新西里小区124号楼前的西罗园北路人行道上画了一条白线——在线内,小摊贩可以卖各种蔬菜。她和她的同事还和小摊贩约法三
章:要求摊贩们成立自治会自我约束;自治会条例中明确要求摊贩负责周围卫生、不许缺斤少两等;摊贩如有违约,摆摊资格将可能取消。

她还准备为小摊贩统一定制柜台,以规范形象。

那正是“两会”期间,陈文占、罗益锋等全国人大代表正激烈地讨论是否应当适当解除路边摆摊禁令。革新西里的举动受到关注,被称为“社区管小摊贩”的一个大胆尝试。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了了之。夏素明不想再提她的这个“尝试”。当有记者找上门来询问此事时,她会推脱自己要开会,或谎称自己不是居委会主任,有时候也会无奈地说:“不好说呀,你还是去问城管吧。”


矛盾

城管出现时,西罗园北路会一片大乱。但是与其他地区不同的是,小贩们常常只是一个箭步,从路的一边跑到另一边——如果是丰台区的城管来了,他们从路南跑到路北;如果是崇文区的城管来了,他们就从路北跑到路南。

西罗园北路是丰台区和崇文区交界的一条路。由于城管不能跨区执法,这条只有两个机动车道宽的马路让小贩少了一些奔逃之苦。

不过即使逃跑很方便,小贩们也不喜欢这样猫捉老鼠的游戏。“有一次,我刚把菜摊给摆上,城管就来了。收拾都来不及,全都给端了。”西罗园北路东头超市门脸
旁,一个卖菜的安徽大嫂把菜摊摆在了那里。她从2003年就开始在这儿卖菜。说到城管,立刻显出忧虑的神色来,她最多的一次损失上千元。

“叫我该在哪儿摆摊,我就听。”她说。一个月前,夏素明规定她不许占用人行道太多,只能在超市的门脸旁不到3平方米的地方窝着,她就一直遵守到现在。她用
来运输蔬菜的的各色行头也归整起来,放置在人行道树旁。顾客不多时,她会拿起扫帚将蔬菜叶子等垃圾拾掇到一边。傍晚顾客多时,这个工作由她下班回来的女儿
做。

“以前,我们经常把摊摆到这里呢。”她指着人行道靠近马路不到半米的地方说。那时,由于小摊占据了整个人行道,行人路过此地都不得不走马路。在下班高峰期,行人、自行车、汽车混杂在一起,拥堵不堪。

现在,到下午5点之后,她仍然会把要甩卖的菜放在临靠马路的人行道上。因为夏素明不像前一段时间一样对这些进行管理了,城管在这个时间段一般不会来。而她也不太清楚,夏素明为何不管了。

“其实也该管管,之前,这条路上能摆十几个小摊儿,一到晚上,干脆全摆马路中央去了,车子根本就走不动。”张芬说,她是这里的街坊,临街开着一家小店卖彩票。她不喜欢的,还有夏天小摊带来的臭味和苍蝇。

“胡同乱得连过三轮车都困难,万一着火连救火车都过不来!”另一个居民投诉。

不过,没有这些小摊贩似乎也不行。“今年‘两会’时,据说有官员要来视察这条路,于是城管每天早上7点就在这儿守着,小贩都不敢来了。但是老百姓买菜也麻烦了很多,都抱怨哪。”张芬说。

西罗园北路以南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有个小型菜市场。由于每月摊位费要收200多元,因而菜比别处要贵一些,周围的老百姓都不爱去那儿买菜。如果他们要去另外一个大型菜市场,那就要多走20分钟的路程。

“摊还是要摆的,但是要管管,老百姓图个方便呗。”街坊七嘴八舌地说。

就连他们也不喜欢城管的管理方式。“一辆卡车一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端走。看着让人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你说大家都是人,怎么能这么对待人家呢?”其中一个街坊说。

“是不是这本来就很矛盾,我们又要便利,又要有个好的环境?”张芬问。

这个矛盾理论上可以解决。

“让居民讨论并和摊贩商议,然后达成一种互信的安排,应该能比较妥善地解决这些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说,“这正是居民自治的意义所在。”

而夏素明的举措,在张千帆看来,正是居民自治的尝试。


不了了之的尝试

夏素明的尝试不了了之,是因为革新西里所在的崇文区永定门外街道办事处(下简称永外街道办)和城管都不认同。

“她划定了一个地方就能摆摊,那城管执法怎么办呢?这和城管执法所依据的法律是相违背的。”王建波,永外街道办城建科的科长,在评论这个做法时直摇头。

他提到的执法依据是指1997年开始执行的《北京市生活消费品、生产资料市场管理条例》和2002年10月开始执行的《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在这两个法规中,无营业执照的小贩,和有营业执照但在户外摆摊的小贩都属于违法,城管部门可以对之查处。

“你说,居委会认可他们了,那城管到底是算他们违法还是不违法呢?”王建波问。

永外地区的城管队长闫建恒也抱同样的态度,并不认同这种做法。“就算是上海等其他地区都放宽对小摊贩的管理,北京也不行。08年北京还有个奥运呢!”他说。

上海重庆等地已经开禁路边摊点:上海市将于2007年5月1日前出台《城市设摊导则》,并于下半年正式开始实施;重庆市2007年主城9区将陆续开放部分
背街小巷,允许摆摊设点,目前已规划出443个摊区,设置摊点11169个;南京市市容局今年的工作计划也提出,将有计划地设置一些露天市场、夜市摊群和
夏季西瓜等临时销售网点。夏素明的“小区管理摊贩”的尝试在两会期间和这些城市的做法相提并论,为人们所关注。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的立场并没有站在夏素明和她的支持者一边。这个专司立法的政府部门将在2007年着手制定《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规定》。而在这个规范中,小贩解禁的问题并没有涉及。市法制办主任周继东在3月下旬表态说:“(小摊解禁之后的管理)操作起来很难。”

这个理由在学者眼里并不成立。“关键是要明确不同治理层次的权限。小区环境应该主要由对居民负责的居委会决定,小区以外的问题由城管或其他有权限的部门解决。如果大多数小区居民不介意摊贩在那里有序地摆摊设点,那么外人似乎没有什么理由随便干预。”张千帆说。


另一种尝试

王建波和闫建恒正在做另外一种尝试。

他们所在的崇文区和丰台区正尝试“协作管理”——丰台区东铁匠营街道与崇文区永定门外街道的执法部门可越界50米执法,以取缔无照商贩和占道经营等违规行为。协作还包括两个区的主管部门每月展开至少一次联合执法行动。

这个举措源于一个偶然。据王建波介绍,2006年12月初,北京市市长王岐山看到一份报纸报道了位于崇文和丰台交界的无名胡同脏乱差。他要求两个区联合执法。

“我们在市长下命令不到20天的时间里,就完成了清理整顿。”崇文区永定门外街道办事处城建科科长王建波说。他清楚地记得王岐山下命令是在2006年的12月5日;20日,他们已经完成了清理工作。

之后,两个区决定将这个联合行动继续下去,并且选定了3月27日来举行《城市管理协作意见书》签字仪式。“那天是奥运倒计时500天。”王建波强调了一下那天的特殊意义。

“现在无名胡同的情况很好。”王建波说。

现在,他所在的街道仅仅和东铁匠营街道就无名胡同一段进行“协作管理”。下一步,这两个街道办事处将就其他交界街道进行协作管理。“那段路走下来一趟就可长了,将近3公里呢。”王说。

再下一步,他所在的街道还要和丰台区的西罗园街道合作。西罗园北路就在此范围中。

不过,王建波对于“协作管理”能起到的长期效果并不乐观。

“崇文区常驻人口8万,流动人口3-4万。”王建波说。这个数字意味着大量外来人口在这里谋生计。在崇文区的西南角,北京南站源源不断地迎来西北地区来京
打工的人群;而丰台区甚至更南边的京郊农民也在不断北上做买卖。他们中很大一部分留在了崇文区。在革新西里附近的胡同里,能看到人力三轮车排在路边等待生
意——这在北京城区的其他地区并不多见。

“他们做的都是些小本生意。这边不让做,就跑到那边去,都是为了谋生计。”王建波说,倘若一律禁止这些人做买卖,那也未免太不近人情。

除了同情以外,这些人的流动性也让管理成为了问题——他们和执法人员打着游击战。

这一点,作为城管队长的闫建恒更有体会。

“我们永外地区3.03平方公里,派出所有120号人,但是我们城管只有16个人。”闫说,“而且我们管的事情特别多,300多项。”。除了取缔无照商贩和占道经营,门前“三包”、广告牌的统一规范等等都在城管的职责范围之内。

闫所烦恼的还有超常的工作时间。早上7点到晚上10点都是他们的工作时间;节假日他们也只能休息法定假期的一半。

这个职业带给他们的压力远远要大于荣誉。“社会不理解,家庭也不理解。工作那么辛苦,都干些什么了?”闫抱怨说。自从1998年他当上城管之后,就没有休
息过一次完整的双休日。更可怕的是他和他的同事经常遭到报复。“前不久,我同事接女儿放学回家,有个人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他的家庭地址,小孩上学的学校全
都暴露。还有一次,我的另一个同事在饭馆里吃饭,对面就来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把滚烫的汤泼脸上了,现在伤还在呢……”

“协作管理”,意味着闫建恒们工作会更辛苦,更危险,招来更多的骂名,可就是很难解决问题。

街道办事处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来有效地解决小摊贩的问题。王建波甚至担心这个问题会比以往更影响自己的工作——崇文区正在创全国卫生区;设立在他所在办
公室的“08办”(2008奥运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也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环境整顿治理——这些都需要那些小摊贩乖乖配合不要捣乱。

而闫建恒在不断总结自己的经验:“对待不同小贩,要用不同的方法。”他希望凭借这个,执法能更顺利些:“比方说,如果碰到崔英杰这样的,一激动就拔刀,那就拍拍他的肩膀,跟他称兄道弟,讲讲义气;如果是碰到老人家摆摊,那就叫大爷大妈,说些软的好听的……”

他也不知道这是否能够让自己的职业获得人们的尊重,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因为压力而出现在执法中怒上心头的情况。

只是,西罗园北路每天仍然会熙熙攘攘。丁字路口往南,已经有一两家大排档将桌椅摆在人行道上;被大排档挤下人行道的菜摊水果摊摆在了马路边;来吃大排档的人将汽车停在小摊旁,任由堵在一旁的汽车拼命地按喇叭……

    夏素明拒绝记者的采访。目前为止,她不能也不想再做改变现状的尝试

Technorati Tags: , , ,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最近爱心泛滥,看见街上卖的那些小动物都喜欢得不得了。

    但是很害怕自己把他们养不好……因为……我好像……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如果不能照顾,然后他们生病了,死亡了,或者遗弃了,不是更加不好?

    好多人都是这样的。北大很多流浪猫都是被人遗弃的。

    最近妈妈收留了一只哑巴狗。刚开始,妈妈每天把饭菜放在固定的位置,等狗狗来吃……后来,妈妈一出现,狗狗就会跑过来……再后来,妈妈在楼道里给狗狗做了个窝,狗狗就住进来了,天气好的时候,它在外面玩啊玩的,然后回家;天气下雨的时候,它就很乖很乖的爬在窝里面,看着外面的雨……

    我没有看见过这只狗狗啦……但是……听着就觉得很心疼很喜欢的感觉,恨不能把它抱在怀里啊。

    爸妈说它是哑巴狗,因为它从来都没有发出过声音。开心的时候没有,生气的时候也没有。爸妈说,可能就是因为它生病了,所以别人才遗弃它的,后来它的病好了,但是把嗓子给烧坏了,成了哑巴。

    现在爸爸把它带到山里面去了。爸爸一直想在山里面养条大狼狗的。但是不是大狼狗也很好啊。因为哑巴狗很开心很开心呐。它在草堆里面玩来玩去,这个游乐场足够大吧。

    呵呵,所以哑巴狗……虽然被遗弃了,很可怜……但是它和很多没有被遗弃的城市里的狗狗比得到了更多的幸福。因为城里的狗狗没有自由,只有在主人用少的可怜的时间去溜的时候,才能舒展筋骨……而哑巴狗狗脖子上不会被套上项圈,也不会被关起来。它现在想玩的时候可以满山遍野的跑啦,想回家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家在等着它。

   恩那,祝福哑巴狗狗。对了,还有怀尧弟弟的小小兔子。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今天收到pandora的founder写的一封信。

    信中云,由于美国要实行一部新的针对网上音乐的专利税,因而,pandora正面临死亡的危险。

    他写信的目的是要更多的人来签名,抵制这项法案。

    The new royalty rates are irrationally high, more than four times what
satellite radio pays and broadcast radio doesn’t pay these at all. 
Left unchanged, these new royalties will kill every Internet radio
site, including Pandora.

   不知是否与之前naperster案有千丝万缕联系。不过几年前听说这个案例的时候,我对网络懂得不多,对法律也懂得不多。

    以后这种producers和consumers之间的冲突会越来越多。前者永远想要得到更多的利润,而后者永远更喜欢免费的东西。而网络……用巩老师的话来说……带有共产主义的因素……毫不留情的在虚拟空间中把producers的命给革了。

    想起来有个人说,在中国推行网络产品的付费很难的,因为……中国人喜欢贪小便宜。我真想问问他,他喜欢不喜欢网络的免费?如果同样品质的东西一个免费一个收费,他会挑哪个?

    这不是中国人的问题呀。你看美国人不照样很喜欢Internet radio。

   跑题了……回归本题…… 问题是……这个好像有关于法律经济学的问题了……如何制定一个法律来界定产权,才能更好的创造社会财富。

    这个问题我是想不了的。前几年可能还会说对产权的保护有利于音象产品的发展,那么这几年各色web2。0给人们带来的便利因为产权的过分保护而消失,是不是也不好捏?

    晚上找到相关资料再说吧。省得说话没谱。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要不要搬家呢?
    觉得donews越来越不好了。
    上次采访陈一舟,他说今年会在donews上投入很多的
    结果等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显著改观。

Powered by ScribeFire.

【笑话】

   题外话: 一堆人,有着相似的秉性,在同一个平台上,共同努力,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

    1、
    这期文章中有个错别字:制肘。
    应该是掣肘啦。
    老编辑们还在讨论,制和掣是不是可以通假。
    鲍编抑扬顿挫的说:……可以啊,制肘是很常见的,但是如果是制月……那就不行啦……

    2、
    这期还有一篇文章,戳了恒丰银行的痛处,结果被那厮把报摊上的报纸全都给收走了,读者想买都买不到。
    告诉给我的采访对象。
    他给我回了两封信。
    第一封写: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就加印3倍!
    第二封写:我建议报社加印3倍,恶意收购报纸可以作为“卖点”。这样能多赚点钱。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说真又假的战争
    就是镭战啦——被汽车拖到怀柔,换上迷彩服,端上枪,分成两队,然后进攻和防守。
    非常非常好玩,无论是做狙击手还是冲锋。

我们,号称沙漠之狐

没办法拍到我的正脸,因为我正脸那儿有枪口

我们在冲锋,很累的,最最最后面的那个好像是我

大家也都去玩吧。我给做个广告,大家可以上www.raywar.com查看详情

Powered by ScribeFire.

Uncategorized

<![CDATA[这是篇让我写得死去活来的一篇文章,转贴出来,表示悲壮。够不着的资本

 首席记者 黄一琨 记者 徐涛

  一大笔钱,伸出手却可能拿不到。2007年,众多优秀的中国民营企业就要面对这种煎熬。

  这是个新麻烦。

  因为过去两年事情并不是这样——只要你的企业足够优秀,就会有钱砸到你的头上。

  由于流动性过剩,
中国经济不断被看好,数量庞大的资本向中国流动,希望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高速列车,然后以钱生钱。带着这笔钱来的境外私人股权投资者们(以下简称PE)最青睐的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希望投资它们,培育它们,最终带到海外资本市场,自己功成身退并获得丰厚回报。PE们相信民营企业正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发动机,“我只瞄准民营企业。”磐天中国资本(Pantheon China Acquisition Corp.)合伙人、董事长兼CEO陈大江说。这是一家已经在美国OTCBB市场(一个电子报价系统,显示的是许多没有在美国NASDAQ和全国性证券交易所挂牌的OTC证券的价格信息)上市的私募基金,正寻找着年净利润5000万人民币,成长性较好的中国民营企业,一旦找到合适的对象,磐天就会致力于将它带到海外,最终在NASDAQ上市。

  2006年全年,一共有86家中国民营企业在境外上市,已经远远超过了国有企业13家的上市数量。

  现在,中国民营企业的机会依然很多。“以前PE会有明确的行业要求,比方说只做IT,或是食品。现在他们有点疯狂,你告诉他们企业以往赚了多少钱,以后会赚多少,算下来如果OK,他们就投。”中伦金通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刘凤良说。

  唯一的变化是一纸文件——“10号文”。

  这个将于9月生效,由商务部等六部委联合制定的“2006年第10号文”——《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民营企业变身海外红筹,迈向海外资本市场的道路?

  陈大江现在不得不考虑一下“10号文”,他需要耐心向他选中的企业解释,为什“10号文”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作,并且努力打消他们的顾虑。但如果早一年,他只需要进行挑选优秀的中国民营企业就行。

  最爱“红筹路”

  肖南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是2007年的3月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10号文’是暂时的吧。”

  肖南是成都岸宝纸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是一家专为康师傅方便面生产纸碗的民营企业。2006年末,他刚制定了企业上市的计划。

  肖南为自己的企业选择了红筹上市的融资方式,在他看来,这条路非走不可。

  为了给这个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融资,肖南和其他民营企业家一样,像在走迷宫。试试这条道,走不通,那就再尝试另外一条路。

  肖南首先发现贷款这条路走不通。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一直以来只有两家商业银行愿意向他提供贷款。其中一家还不接受现金流和应收账款做担保,因而能得到的贷款金额很有限。

  接着,肖南又尝试和泰国的詹氏家族合作。“那个泰国的老爷子有的是钱,只要告诉他这个行业前景有多好,他就愿意投钱。所以现在我给他股份,而且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一趟泰国,告诉他公司发展得有多好。”

  不过这些钱并没有多到足以支撑企业的长远发展。因而,肖南的计划是,一旦自己的企业发展到销售额2亿、投资收益率25%时就去上市,以募得企业发展所需要的资金。与他合作的泰国企业也是上市公司——这个样本让肖南知道公司上市之后企业更能如鱼得水。

  肖南没有选择国内的A股市场,甚至也没有选择深圳的中小企业板。“门槛太高,限制也太多。排队排得太长。”他说。而2004年的“王小石案”也让他对进入A股市场信心不足。

  在“王小石案”中,证监会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涉嫌向申请上市的企业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而被逮捕,震动巨大。根据规定,在审核企业上市过程中,只有参加发审委会议的7名委员中的5名同意,才算通过。因此,一些申请上市的企业便想方设法获得审核本企业的委员名单,以便在会议前进行暗箱操作。王小石一案既使得一些希望通过“财经公关”手段抄捷径上市的企业噤若寒蝉,也让一些希望在境内上市,但不得其门而入的民营企业对上市视若畏途。

  2006年9月,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的AIM二板市场在成都的一场推介会触动了肖南赴英国上市的心思。AIM抛出了诱人条件:对上市公司的行业、融资规模、企业大小均无硬性规定,上市申请文件也不经交易所预先审核,对公司治理也没有要求。

  而在英国AIM来中国推销自己之前,美国NASDAQ、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韩国证券交易所等都已在中国向意欲上市的民营企业抛出绣球。

  和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大批PE.根据《私人股权情报》(Private Equity Intelligence)的统计,2006年可用于投资中国市场的PE新增了40家,实际投资130亿美元,新筹142亿美元的资金。其中还显示,大型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黑石、KKR等都在中国厉兵秣马,一些著名企业的退休CEO们也亲自带着自己的私募资金来到中国。

  肖南很乐观。2006年,他的“岸宝纸业”年销售额达到了2亿元,已经得到了一些境外PE的青睐。他想从PE那里得到的不仅仅是钱。对于他而言,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克服民营企业的短板,比如:管理,全球战略性的视野……然后从一个家族企业变成一个大企业。 PE的确能帮上这个忙。转战了各个国家,他们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市场观察力,而对国际市场的了解使他们能够带给民营企业更开阔的视野。

  早肖南一步的汇源果汁已经尝到了红筹路的甜头——这家果汁生产企业于2007年2月23日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一举融得24亿港元。

  在上市之前,汇源进行了几轮融资,法国达能集团、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荷兰发展银行以及香港惠里基金共同投资汇源果汁2亿多美元,并帮助汇源上市成功。

  “产业投资者在销售和研发方面对企业很有帮助,而财务投资者能够提高企业财务管理能力。”汇源果汁集团的执行董事路长青说。

  与汇源合作的美国华平投资有非常强的提高企业财务管理的能力;荷兰发展银行在全球农业的研究与发展方面颇有建树,在全球亦投资过大量农业相关类企业。“这些会为我们的发展和决策带来不同的视野。”路长青说。

  汇源早在外管局“11号文”出台时就对政策风险高度关注,并在“10号文”出台之前搭建完成了红筹上市所需的各种架构。上市成功后,一直困扰企业发展的资金问题得以缓解。比起几年前为解决资金问题,与德隆合作,将51%的控股权拱手相让,境遇有天壤之别。

  目前,肖南的岸宝纸业不可能像汇源那样幸运了。“今年我还不着急,如果明年后年还这样,那我要急死了。”肖南说。

  影响

  “10号文”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红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