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雾中登了一次香山。
    其实,香山的景色不让人惊讶,让人惊讶的是,香山居然会有雾。
    今年的雨水特别多,每天一次大暴雨。到周五我们去登山的时候,沾衣欲湿。到山间,细雨成雾,香山成了黄山。
    更shock了我们一下的,是山上滚下来的巨石。
    爬到1/3路程,大家开始休息。上方有轰隆声。以为是有汽车开下。第二阵轰隆声响起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是山体滑坡。想看个究竟,却雾太大,看不分明。
    等到休息得差不多,继续沿路而上,才发现山路已经被山石覆盖住了。最大的一块1立方左右。
    不敢久留,排成一溜疾步向前走。走过,听见身后轰隆,微有后怕,不知道如果当时停留第一现场,会是怎样。
   
ps:后来还遇见一只小狗。脏脏的,饿坏了。给了它点面包,它就撒欢地跟着我们走。虽然它很脏,但是魅力不小,吸引了好多只小公狗。

ps:ps:最有价值的部分不在这些。而是在于和同游者的聊天很有意思。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音乐】

    Pandora Screenshot

    再也不用限制在校园网中,耳机也搞定了。于是可以很自由的用PANDORA了。

   www.pandora.com/

    这个能够量身定做的音乐网站的确很不错。尝试到现在,他为我挑出的音乐的确都很对我的胃口。这样的好处是,我在做事情之前,用不找在我10g的音乐文件夹中挑选我想要的歌;而且还能时时刻刻保持新鲜感。

    而且居然不太会出现时滞,想当年听紫霞的时候,还经常会卡壳。所以,pandora很难能可贵啦。

   最近写完稿,总是会想唱歌。那天,大雨如注,狂想冲进雨里高声唱:“大雨如注,风在发梢……”,昨天晚十点,和xinger走在寥落的回家路上,又想唱“we all live in the yellow subrine”(好像我拼错了,不管)。

    还给失恋的朋友推荐了 the rose 和 amazing grace.

    只要每一天都有好音乐陪伴我,^_^,我就会很开心。

Technorati Tags: ,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笑话】

    写得太伤心了,写点好玩的吧。

    昨天终于开火做菜,成果如下:

香喷喷的可乐鸡翅——咸了
热腾腾的排骨汤——淡了
白白胖胖的饺子——包到一半发现馅里忘记放盐了。

于是
鸡翅当咸菜吃
排骨汤加点盐再吃
饺子沾着酱油吃  ^_^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Uncategorized

     当我还是个没有上小学的小孩的时候,一到黄昏,就会很难过。同样让我难过的,还有来做客的客人终究要离别。

    多奇怪的现象呀。到今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小时候那种悲伤和慌张的感觉仍然停留在心头。我要不断地告诉自己勇敢和快乐,才能起床,然后洗簌。

    我羡慕没心没肺的人。

    我想宝玉也有这样的感觉,起码曹雪芹会有。前几日,闲来翻周汝昌的文章,看他将委婉的一部红楼抽丝剥茧,像是手术台上的解剖对象的时候,就觉得气闷得慌。

    倘若处处双关,草蛇灰线,我在毕业时分,看一部讲年少别离的小说,这意味着什么?

    况且这本书是阿月生日时候送我的。送时没看。隔了大半年,她要走的前一天,我刚好拿起来,看了前三章。她走的那天,我整理东西,手被扎了一下,一看,是我搬家时候她给我的那些贝壳。

    有些事情终究会淡去。想起3年前,送走压力。我在火车站大哭。现在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仿佛那些离别的痛苦从来不曾发生过。

    想起前几天,黑黑给我短信。仿佛她还在北京,只是北京太大,把我们隔开了。

   还有小木偶的信。现在我没有办法想象她在的那个城市,她行走的街道是什么样的。我也没有办法想象她写那些文字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若干年后,我翻起这封信,可会像今天一样潸然泪下?

    繁花时节思春尽,那种不忍……
    落红满地却忆春,那种感伤……

只能告诉自己,还有未来,还有未来……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电影】


【疯狂的石头】
老黄把这个电影介绍给我的时候,我对电影的胃口已经败坏无疑。虽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往往能够准确地说出电影下一步要演什么,甚至能清楚地说出演员下一步要做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更糟糕的情况。更糟糕的是,会在导演的意愿之外爆笑,或者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我对这部片子还是怀着强烈的期待。因为是老黄推荐的,我没有由来的相信他的眼光。

于是,在晚饭时分,一边胡乱吃着盒饭,一边看着17寸的电脑屏幕。在导演能够预期的地方爆笑或者感动。而且很多情节的确出乎我意料。

无疑,这对于一个中国影片而言,对于我而言,石头成功了。因为它没有把观众当弱智,它的导演和编剧本身也不是弱智。我就是讨厌那种宏大叙事。我喜欢的就是这种平凡中的喜怒哀乐。

老黄告诉过我,宁浩模仿了盖里奇。我还看见,网上有很多人对他的模仿抨击了一番。

不过模仿又怎么样呢?中国很多大导演想模仿好莱坞还画虎不成呢。那种在对西方的模仿中,很多作品让中国人陌生得觉得没有“自己的”感觉。

如果要再写下去,我又会牵扯到苏力的本土资源了。为了不画蛇添足,就此打住。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电影】, 【音乐】

词曲:润土
编曲:润土
监制:邓海燕吕厚霖

演唱:润土胡子
演员:辽崽 土狗 河马

动画:谷蕾
导演:王启蘅 杨庆

靓鸟影音工作室制作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没有)神住了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形容词:很)梗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里面的人脾气大得黑(动词:吓)死人

手来了手断,脚来了脚断,脑壳来了七卟咙耸稀啪烂(就是相当的烂)

乱皮要财划起,山城啤酒喝起,喝不得的醉起,着不住(抗不住)的趴起。反正回到家头大家都是要把耳朵弄起来耷起,所以兄弟伙在外面打死都要雄起。你不晓
得,我不晓得,没得哪个晓得,那个朝天门的坎坎到底有个好多格。棒棒从来不怕热,贼娃子从来不怕黑,解放碑的美女再多没得一个是我堂客(媳妇,老婆的泛
指)

解放碑的钟声还是按时敲响,码头的船再小也会荡起波浪。船没有桥多,雾也没有雨多,看着汽车从那屋顶上的公路经过。冬天有着夏天路边时的甘露,夏天有着冬天烤火时的温度。男的不服输,女的也不会哭,所有麻辣调料到了这里都是大补。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神住了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梗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里面的人脾气大得黑死人

手来了手断,脚来了脚断,脑壳来了七卟咙耸稀啪烂

耍得黑好的,我们喊他兄弟伙。从小成绩不好的,同学们喊他莽拓(跟二楞子雷同)。女娃儿只找帊耳朵(比妻管严还残点),男娃儿不当方脑壳(同样是傻的意
思,但比二愣子稍显成熟),惹毛了我的人有危险我从后面飞起一脚。吃饭的时候上菜要喊小妹儿(特指餐厅服务员),我从小到大妈妈喊我只喊幺儿。不当猫儿,
不当狗儿,不当哈儿(完全就是傻子的地方发音),我是黑闷黑闷黑闷(形容词:相当的,特别的,很)耿直的重庆崽儿。

EVER BODY 再来一遍!!!

辽崽:兄弟们,兄弟们,猪肉好象最近涨价了。

土狗:哎,润土,你屋头(家里)花椒不是黑麻的嘛。

润土:那这样嘛,土狗,我给你二斤花椒,你把它麻晕了,我们几个把它拖到菜市场去卖了嘛。

齐:走,麻猪,走。。。。。。。。。。。。。。。麻猪。。。。。。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Uncategorized

    离开了校园网,就可以开始用msn了.
    发现除了速度慢一点之外,正是很好用.模版很好看,内容也很丰富,哈哈.
    我要不要离开donews呢?
    因为有点厌烦它的界面.我不会修改.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Uncategorized

    前一段时间,我说希望有一种能够将onenote和delicious相结合的软件,使我既能很方便地添加评论和标注,又能够按照tag进行分类。
 
    现在,发现diigo就是这样的软件,相当方便。呵呵。
 
    看来现在只要在我想象力范围之内的,网络上就有。赞一个。

Uncategorized

    最近看到这样的一种趋势:媒体和群众的指手画脚开始能够对立法和决策起一定的影响。先是垄断法行政垄断一章被截造到置疑后,又临时在上会时被添上;又是跨行查询费的收取重新要被考虑。

    记得那时候,有专家和学者说,媒体热炒这些立法和政策并不是好事,因为无助于专家和立法者的平静讨论。他举的例子是物权法的搁浅。

    然而似乎也就是在这样的不冷静和吵闹中,决策者开始注意到民间的声音。且不说普通的百姓见解有多真知灼见,(因为他们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一定会发生一些判断的错误),但是他们说出了他们的利益所在。在立法过程中加入到利益博弈之中来,要比提着人头信访等博弈好得多--于民众自己,于政府当局。

    这会是比华尔街“伟大的博弈”更伟大的一个博弈过程。若干年后,会有人用壮阔的笔触写下这一切

【笑话】

    升级有什么魅力呢?
    7月1日,晚,阿斗:嗯,聚会可以打牌,激动呀,睡不着觉了呀!

    7月2日,午后:打牌不?——打呀!一起来一起来!
                    半小时后:你们四个人打呀!——要不打6个人的吧!——好呀,一起来。

    7月2日,4点:黑黑(假装客气):王相,你忙了那么久了,来打一会儿吧。
                               王相(假装推辞,边坐上牌桌边说):我不喜欢打牌的,真的不喜欢。
                              黑黑:哦,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打,那我来打好了。
                              王相失望的起身:那你打吧,其实如果你不想打了,我打也没有关系。
                              黑黑坐下(继续假客气):你打吧你打吧。(并作出让座状)
                             王相坐下(继续假推辞):唉,我其实真的不喜欢打牌的。
                             众人晕。

     7月2日 ,5点,苏浙:小no,回来吧。
                                  小no:不,我在打牌。
                                  苏浙:不行,回来学英语。
                                  小no:大家都还在呢。我再玩一会儿。
                                  苏浙:哦,那我也过去吧!
                           (半小时后,苏浙同学出现在压力家,并迅速坐上牌桌。呵呵,往常这样的距离,他要走一个小时。)

                         5点半:小no:黑黑,待会儿我请你吃西门鸡翅吧。
                                       黑黑:不要啊,我好累啊,待会儿想回去歇着。
……
                          7点半:黑黑:好饿呀。啊呀,原来现在7点半啦。我们怎么打了这么久。

……吃饭

                          8点:——接着打吗?——嗯,打吧!
                                  ——黑黑也打吧。——嗯,打的。

                          11点:黑黑(两眼放光):好多分啊,我来数,我来数。
                            
                          半夜两点:小no梦里:我抓到了两个大鬼,两个小鬼,一堆的主,^_^。      

             

Technorati Tags: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