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10年,或者5年,或者更短的时间

我已经开始继续关注我的网络小玩意儿了,这说明地震对我的影响力正在慢慢减退。
就像古尤尤在博客上说的,无论当时如何悲伤到掉眼泪,难过,我们这些非当事人会迅速的继续我们原来的生活。

今天一个搞技术很厉害的台湾人说,10年后,我们做软件的人就不是和国内的同行比了,而是和国际上所有的牛人在比。
心下里想,新闻也是这样。这次地震我们是在和三联、南周抢眼球。。。以后就是直接和华尔街、ft抢眼球了。似乎叫春熊同学周五还嚷嚷说ft要出一个什么《FT睿》的中文杂志。

对于这种未来终将到来的事情,我只希望到那时候我不会成为一个没有用的“老帮菜”。想想如果我现在用心积累点滴经验和阅历,终有一天成为博闻强识,眼光独到的“老记者”,还真是令人激动呀。如果想到我头发苍白并且还是一个犀利的记者,那就更加让人激动啦。

不过我现在一点都不犀利。好吧。。。头发花白,精力充沛会打乒乓球的仍然写文章很厉害的记者老奶奶。。。这个目标定得真终身呀。

3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Uncategorized

10年,或者5年,或者更短的时间

我已经开始继续关注我的网络小玩意儿了,这说明地震对我的影响力正在慢慢减退。
就像古尤尤在博客上说的,无论当时如何悲伤到掉眼泪,难过,我们这些非当事人会迅速的继续我们原来的生活。

今天一个搞技术很厉害的台湾人说,10年后,我们做软件的人就不是和国内的同行比了,而是和国际上所有的牛人在比。
心下里想,新闻也是这样。这次地震我们是在和三联、南周抢眼球。。。以后就是直接和华尔街、ft抢眼球了。似乎叫春熊同学周五还嚷嚷说ft要出一个什么《FT睿》的中文杂志。

对于这种未来终将到来的事情,我只希望到那时候我不会成为一个没有用的“老帮菜”。想想如果我现在用心积累点滴经验和阅历,终有一天成为博闻强识,眼光独到的“老记者”,还真是令人激动呀。如果想到我头发苍白并且还是一个犀利的记者,那就更加让人激动啦。

不过我现在一点都不犀利。好吧。。。头发花白,精力充沛会打乒乓球的仍然写文章很厉害的记者老奶奶。。。这个目标定得真终身呀。

3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