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北大法学院小地震

下午看到标题党式的记录,说北大教授集体要苏力院长请辞,吓了我一跳,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对这个标题党及其不爽,也对法学院忧心忡忡了半天。

不过后来孟师兄发邮件给我,说“我前天仔细看了一遍,觉得一个工作单位能有这样鲜活的话语,还是不错的,说明“大佬”很多,说明北大法学院在管理上并没有完全压抑大家的独立精神。”想想也的确如此。

其实对于教授如何激励,又如何保持学术的宽松自由氛围,这本来就是很难的事儿。想起来以前看过一些文章,说美国大学在终身教授这制度上反复改进了很多次,因为如果年年聘用考核教授,会造成教授无法潜心研究,会功利化得去努力“达标”,但是如果终身制之后,又出现了一些教授不再锐意进取的情况,平白浪费了很多学术资源。

我们国家的大学教授其实和国外的终身制没啥两样,当上了教授之后就做一辈子,谁都有在大学里听烂教授讲课的经历。。。。论文没发表几篇,学术烂得要命,上课还特八股,耽误了我们这些好学青年。。。但他们照样过着滋润地教授生活,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反倒是年轻讲师,有些特别有学术精神,但是非常贫困,在论资排辈的制度下只好忍受清贫,后者干脆转行。

另外学术的评定也是个难事儿,它没办法像销售或者产品那样去量化。建立个学术评审委员会算是个办法,不过学院里就那么几个教授,有利益纠葛,怎么公正评定呢?通过学术论文也不行,反正现在怎么发论文的大家都知道。

文科比理工科更加麻烦的地方在于,好歹理工科可以发到国外的science或者Nature上,并且会有影响因子。文科就不行了,地域化太强,你论中国司法制度的文章也没法发到国外的刊物上,所以就少了一个公正的参照系。

反正制度建设中最常遇到的就是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肯定会两难,而且你需要抉择:现在的抉择就是:要激励,还是要宽松的学术氛围。如果苏力看到的是很多教授都已不再潜心学术,而四处捞金,那作出这个选择挺正常。。。。事实好像也恰恰如此,我能看到苏力虽然做了院长但还在不断出译作和论文,而很多教授就只是忙着去给考研或者司法考试上培训班,或者在外做法律顾问。

当然以论文评英雄的制度可以再改善一点,不知道为啥国内的论文还没有开始通过被引用量来计算影响因子,是不是因为天下文章一大抄,抄来抄去都不知道是谁在引用谁了。

————————我是分割线——————————

另外北大教授们还很不满的是苏力老师光埋头学术忘了给学院捞金了。反正苏力老师的确是个只知道学术,不会交际不懂政治的人。如果院长是要挑选学术很强的人,那苏力老师绝对胜任;如果院长的挑选条件是选一个CEO,那苏力老师的确不适合。

这某种程度上和采编/广告分离有点像把。让搞学术的埋头去做学术,让愿意经营学院的去给学院争取更多的科研经费好了。

但其实,正是苏力老师在院长这个位置的拙,显示出整个大学学术环境的恶劣。每个大学都以争夺国家项目为目标。。。国家项目是什么?真的有学术价值吗?就算有学术价值你能保证在做科研的时候不受到某些压力?。。。这些答案大家心中都有数。

想到这一点还是觉得蛮伤感的,反正按照现在的制度发展,如果有一天人们说北大法学院不是最强的,我也不会奇怪,因为超越北大法学院的那所法学院肯定不是因为其真正的学术强大。而且现在的北大法学院能和国外的那些法学院比吗?

——————接着分割——————

这次的讨论也挺好,希望理性和建设性的声音更多。旁观者最好不要抱着北大笑话的心态,这不是啥笑话,这是赤果果的中国学术的杯具。

如果北大法学院这样一个以研究制度为己任,并允许论争的的机构不能在这次论争中得到一个更优的制度,那我也不指望在其他学术机构能有更优的制度出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